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烛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刺破黑夜的星光(7)

烛契 南风北止 2020 2019.10.08 11:12

  枯栩靠在一棵大树上喘着粗气,在逃亡路上他和其他人冲散了,此刻他的旁边只有一个脸色苍白的瘦弱男子。

  那个男子说他的名字叫赵核。

  赵核从地上捧起一把雪狠狠地搓着脸,如果这是一个梦,真想尽快从这个梦中醒来。

  可是他其实很清楚,这不是一个梦,他的弟弟死了,方明西他们几个全都死了......

  他是被旁边这个叫枯栩的少年救下了,这个少年挥舞着魔族的大剑硬生生开出了一条路。

  也不知道无容使怎么样了,赵核恍惚间看到他被四五个魔扑倒了,那是见到他的最后一眼,然后就被枯栩拽走了。还有那个小女孩,通天塔的所有人都叫她小祖宗,她的血似乎对那些堕落者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吧......

  枯栩放下了那把大剑,他的整条手臂血淋淋的,无力的垂在地上。

  师父说过“横无际涯”用多了滋味不好受,可是直到现在他才有机会亲身体验师父所说的那种滋味。他整条胳膊上的肌肉都崩开了,血流不止!

  赵核身上的隐踪水都已经用光了,若不是那些堕落者似乎正急着赶往后山没功夫搭理他们,他们根本就逃不掉。

  “出口一定在后山。”赵核怔怔地说着,七年了,他们整整找了七年了,现在终于找到那个出口了,可是却只剩下了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枯栩轻轻地点了点头,他能感受到那双眼睛里满满的悲伤。

  突然,那双悲伤的眼睛瞪得滚圆。

  “咔擦”

  地上的一根树枝被人踩折了。

  枯栩猛然惊觉,回过头来,不远处果然站着一个魔!它强壮如牛,黑暗中,它的眼中亮着血红的光,可是......那身衣服又是那样的熟悉......

  是了,那身衣服和赵核身上的一模一样,那是古尹先生家仆的衣服!和赵核一样,它的衣服也是磨损得残破不堪。

  枯栩伸手去够地上的大剑,沉重得他几乎拎不起来,只能两只手握住。

  “阿吴!”赵核突然喊,眼中泪光闪烁。

  枯栩没有太过惊讶,从看到那身衣服的时候他就大概已经猜到了,面前这个魔曾经和赵核一样是古尹先生的家仆,他们曾一起共事,而后来不知何时它......堕落了!

  从那时起,他,就只能被写作它。

  阿吴也看到了他们,嘶吼着扑了过来,它手中握着一柄和赵核一样的刀。

  枯栩两只手才勉强架住了那一刀,“醒醒啊!”他喊着。

  阿吴没有任何回应,只是疯狂的举刀挥砍。枯栩连连招架,他的右手已经握不住剑了,不过好在他左手依然能使剑,有好几次手中的大剑都挥到了阿吴的头顶,可终究是没有斩下去,他一个劲儿的呼喊:你不认识赵核大哥了吗?你还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依然没有任何回答,唯有咆哮连连。

  “呼”

  一道身影突然从旁边撞了过来,将阿吴扑倒在地。“他醒不过来了!”赵核眼中噙着泪,死死地按住它,刀刃就架在它的脖子上。

  “醒不过来了......”他的声音有些哽咽,恶狠狠地咬着牙,似在心中奋力发着狠。

  终于,他闭上了眼睛,刀刃切了下去,血溅了满脸。

  枯栩扑通的一声跪倒在地,“真的、真的就没有挽救的余地了吗?”

  他觉得自己的心有些痛,之前砍杀那些堕落者的时候都还没有这样明显的感觉,可是现在一看到那身和赵核一样的衣服他就能联想到它和赵核还有其他穿着一样衣服的人在宽敞的院子里扫着落叶、嬉戏着用扫把打闹,突然一看到那个佝偻着走过来的身影就会立马站好,齐声喊着:老爷福寿安康......

  那曾经可是个活生生的人啊!

  “没有......”赵核不忍睁开眼睛,他不想看到眼前的景象,奋力地吸着气,按捺住自己的情绪,“那是一条不归路,一旦堕落就不在为人,死亡就是唯一的解脱!”

  赵核刨开了地上的雪,又刨开了雪下的泥土,他将那具尸体掩埋了,在前面插了一块大石头。

  “阿吴,安心上路吧,到了下面你该把牛皮吹破了,你可是我们几个里唯一拥有墓碑的人啊......”

  ......

  邬梓语艰难的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后面拖着什么东西。

  她活下来了,她背着零瞳滑下了山崖,摔折了腿,却也暂时逃出了那个恶鬼环伺的地方。

  她的后面拖着一张树皮,而树皮上躺着的是零瞳。她从无容使那听说了,这里的时间是停止的,所以零瞳没有立即死掉就一直不会死!所以她不想放弃他!

  只是她实在是背不动他了,只能从树上割下一张树皮来拖着走。

  雪上留下了一条歪歪扭扭的拖痕,一直延伸到视线尽头。

  虽然雪上没有在地面上那么吃力,可是也绝对不轻松,更何况她还摔折了一条腿,鬼知道她一个娇生惯养只会拉弓的小公主是怎么把人拖这么远的。

  脑海中还在不时浮现起那个恶鬼们围绕自己起舞的画面,若是换作平时经历了那样的恐怖场景一定会接连做几个月的噩梦吧?可是现在想起来竟然丝毫也不觉得害怕了,因为那些画面的最后总会出现那个身影......

  一想到那道身影不知为何就再也害怕不起来了,那个身影携着万剑降临,仿佛带着光芒万丈......不对,不止这些,似乎还带着一句:你很丑??

  就很煞风景......

  自己到底为什么非要救他呢?邬梓语也说不清楚,分明膝盖上那道被他磕出来的血痕都还在疼!这辈子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待过自己!

  起初跟着他真的只是想要找机会报复回去,她什么时候吃过那样的哑巴亏,从来就只有她欺负别人的!可是后来遇到了魔群之后好像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那个令群魔望而却步的背影好像真的挺帅......

  后来明明是他叫自己跟上的!她感到脸上有些发烫。

  她并不知道,其实他叫的人是枯栩......

  也许......自己真的是喜欢上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