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烛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建木(1)

烛契 南风北止 2256 2019.09.22 09:05

  无容使一行人跋涉在昏暗的空间里,这是在一个极窄的石缝中,很多地方都容不下一个人直起身子,他们只能弯着要前行。从入口处开始就闻到了一阵清新的药水味,木子知道那是大联盟多年来的研究“隐踪水”,可以掩盖血腥味,魔对于血的味道十分的敏感,而且这个药水的味道是魔类的嗅觉无法捕捉的气味。

  “你们就一直住在这里?”无容使问。

  “是的尊座,这里是山体的一处开裂地带,入口只有一个,就是刚刚进来的那里,很窄很隐蔽,再加上外面风雪的遮掩应该很难被发现,是个天然的避难所,还可以遮风避雪,而且在这个镜世界里我们不需要吃东西,完全可以在这里生存下去。”赵核解释道,“再往前面一段会稍稍开阔一点,那里就是我们的驻地了。”

  再往前走下去裂缝果真是越来越宽阔了,渐渐的已经能直起身子了,前面隐隐约约看到了微微的火光,尽管很微弱,但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是那么的耀眼。

  “兄弟们,无容使尊座来了!来救我们了!”还未看清人,赵核就已经欢呼雀跃起来,跃动的音符在山壁间来回蹦哒。

  无容使能明显感觉到昏暗空间下,那些模糊不清的面庞上投来希翼的目光。

  山壁间零零落落的躺着十来个人,此刻都纷纷站了起来,还有不少人的身上都缠着破布,隐隐约约的透着血迹。

  “他们不会都是被自己人给误伤的吧?”

  “不是......”赵核叹了口气,“他们都是被外面的那群魔鬼所伤.....尊座也知道,进入到这个镜世界的其实远不止现在的这十几个人,可是他们很多人都......都死在了外面!还有不少人......受不了这样暗无天日的生活,自杀了......”

  “自杀?”木子惊愕之下又有些疑惑,“不是时间静止吗?你身上这么大窟窿不是都还活得好好的吗?”

  “没错,时间是静止的,在这里,要想死去就只有一个办法——斩首!”

  多么的残忍......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能让一个人绝望到能狠下心来亲手斩下自己的头颅......

  “我不知道近几年来你们都过着怎样的生活,也不知道未来将要面对什么!但是!我知道!你们都是英雄!都是为了人类的未来、为了‘清雪行动’而在燃烧着自己的英雄!逝者已逝,往者已矣!现在活下来的你们!必须坚强!”无容使突然高声发言,充满威严的男音在这狭小的空间内久久回荡,“我们一定会找到办法离开,把这里的消息带回联盟!我们哪怕只有一个人活着回去了,都是胜利!......”

  “现在给我详细说一说这里的情况吧。”一番荡涤人心的发言完毕,无容使找了一处大石上坐下。

  “好的尊座,”赵核答应一声,“一切都与古尹先生的猜想大致符合,这是一个时间停止流动的地界,一个与外界真实的世界完全一致的世界,就像镜子中的镜像一般,所以后来进入这里的战士们带来的地图也可以在这里使用,只是这里并不存在那些补给点而已。后来有了地图,经过我们这几年的探索发现,这个镜世界的大小就是整片雪山,这就是雪山的投影,可是我们却走不出这雪山。”

  “什么叫走不出?”

  “这镜世界中的雪山就像一个球一样,南连接着北,东连接着西。每当我们走到雪山的边界时,再往前走,就会走到另一边去,一直无止境的兜着圈子!”

  无容使就着微弱的火光,若有所思的看着手中的地图。

  “而且,正如古尹所想的那样,这是个魔的世界,堕落者的国度!”赵核怔怔出神,“在距离这里大约二十多公里的一座山顶上,生长着一棵参天巨树,那是一棵二百个人环抱不过来的巨树,其顶直伸入云端,这根本就是魔族的通天塔!那巨树分支众多,错综复杂,就像一柄绵延数里的大伞!最可怕的是,那些粗壮的树枝上悬挂着无数的‘果实’,那就是多年前古尹先生找到的那个东西......那个......装着魔的‘树疙瘩’!”

  “你是说......那棵通天的巨树缀满了无数的‘果实’,而每一颗果实里都沉睡着一个魔?”无容使的眼中突然射出一道锋芒。

  “是、是的......”赵核被那凌厉的眼神吓到了,“不仅如此,那片广袤的树荫下还藏着大批的魔群,那些都是苏醒着的魔,都是堕落了千年的魔!魔性早已吞噬了人心!已经完全变成了嗜血的野兽!在这时间停止流动之地,它们亦不会死去,它们不断的繁衍,将新生的幼儿放入巨树之中成长,似乎在那些树疙瘩里时间可以缓慢的流淌,但也一定是比外面正常的时间要慢许多。也不知需要多少岁月,那些成熟‘果实’就会绽放,新的魔群诞生,它们又会将新的幼儿装入其中......永无止境!如今千年了,难以想象这方天地到底繁衍出了怎样一个庞大的种群......它们无意识的游离在这方天地中,就像哀嚎的孤魂野鬼,也就是它们杀害了我们的许多同胞,它们吃着他们的肉,饮着他们的血,嚼着他们的骨!”即使是在这昏暗的石缝中,赵核眼中布满的血丝也依然清晰可见。

  “这是一个阴谋,一个延续了千年的野心!”无容使不敢去想那些怪物出现在人世间的那一天,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绝望得连大地都将悲裂......

  “尊座,看到这些火光了吗?那些我们这些年来唯一的慰藉......”赵核这时候突然指着这个裂缝中仅有三朵的微弱火光,脸上竟微微荡漾着丝丝笑容,就像那光一样,“在这个世界里,我们不需要水,也不需要食物,哪怕天寒地冻我们也不曾畏惧......可是我们都害怕着一样东西,那就是黑暗,仿佛无止境的黑暗......我们每次外出除了找出口与接应新同胞外,都有着一件必不可少的工作,那就是捡树枝、捡枯叶,捡任何一样可以带来光明的东西......有时运气好时还能在地下挖出煤石......”赵核脸上的笑容又渐渐消失了,“在这里,时间夺不走我们的生命,可是却能夺走我们的心......”

  无容使放下了手中的地图,看着周围那十几双含着泪的眼睛。他听懂了赵核话中的意思,那不愿意明说出口的......悲伤......

  绝望,会吞噬一个人的心。那些绝望到了极致的人,有的,自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有的......放弃了自己的心......

  是的,有人......堕落了......

  堕落之人,天地不容。从今以后,他们,只能被写作......它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