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烛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刺破黑夜的星光(4)

烛契 南风北止 2050 2019.10.05 10:32

  今晚的夜空注定不得安宁。

  大阵破了,不周山就如同一个装满了水、千疮百孔的袋子。

  群魔就是那从中溢出的水……

  它们从四面八方冲击着镇守四方的盾阵,不周山外的每一个出口前,都不过百来人……

  面对多如海沙的敌人,他们不过是沧海一粟,不过没有人后退,因为他们是最后一道防线,这道防线若是破了……那些恶魔将出现在世界各地的大街小巷!

  或许今晚燎云军将会在此处覆没吧?佑空座挺枪而出,枪尖如长虹贯日般破入风雪!

  她丝毫无惧。

  那是气势如龙的一枪,没有人敢相信这是一介女流之辈可以刺出的一枪。只有燎云军的众位知道——那介女流恰恰是全军上下最爷们的爷们。

  枪尖直指王座!

  佑空座守在了出山的大道上,果然那位王出现在了这里!

  令人难以置信的,王伸出了左手,那是一只没有握剑的手、那是一只空空如也的手,紫黑色的大手直接捏住了枪尖!

  那似乎坚不可摧的攻势瞬间化为乌有!枪尖在那只手掌下被灼得通红,仿佛随时都会化成一滩铁水。

  佑空座以极快的速度抽回了枪,可是跟随着枪尖一起回来的还有那柄大剑!

  “铛”

  枪身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反转,惊险的格上剑锋。

  大剑劈下,如同毫无阻碍!大地瞬间崩裂!

  佑空座滑出数十米才止住身形!手中的长枪有些烫手。

  她根本架不住那柄剑,枪身接触到那柄剑时就好像撞上了一座大山。

  她低头看了看,撞上剑锋的枪身中段处还红得耀眼,上面多了一道明显的刮痕。

  仅凭一剑,竟能在破息神枪上留下痕迹……

  第二剑横劈而出,数十面大盾应声而断,断口处还在滴下滚烫而通红的铁汁。后补还没替上紧接着又是第三剑、第四剑、第五剑……

  盾阵在顷刻间覆灭……

  可是这道防线并没有崩溃,这道防线只会在唯一的一种情况下被攻破,那就是——最后一个能站着的人也倒下了!

  在此之前绝不会有一个堕落者可以踏出不周山半步。

  不仅是这里,这不周山外的每一个出口都是如此。

  每个出口前的百来人可以坚持多久?佑空座说不出准确答案,她只知道那必须是很久、很久……

  成片的箭矢射向王座,可是每一支羽箭在接触到那具紫红的身躯之前就没了箭头……因为箭头全都熔化了……最终无力的撞在王的胸口上的只剩下了一根根燃烧着的木棍。

  这就是那不可撼动的王座啊!古往今来,曾在正面孤身推翻王座的人一只手都能数完吧?

  “只可惜那个叫易羲伏的男人尸骨都已成灰了......不能亲手向他复仇了!”魔王忽然说,眼中的熔岩翻腾不息。

  佑空座一惊,“易羲伏”这个名字虽然已经被历史泯灭了千年了,可是依然是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因为那一只手都能数完的名字中就有着“易羲伏”这个名字!

  是的,那是一位剑断沧澜、于万军中击杀魔王的传奇!

  难道面前的这位就是那被易羲伏“杀死”的魔王吗?千年前的三王,一位死于易羲伏剑下,一位死于炎坟之下,还有一位死于“逝”。谁也没想到三王中竟有幸存者,在这不周山中活了千年!不过包括邬盟主在内的通天塔高层知情人都认为三王中最多只有两位王活了下来,因为没有谁可以在“逝”下存活......而死于炎坟之下的那位王没有理由要找易羲伏复仇,所以它一定就是那位在沧澜关前“陨落”的魔王。

  原来易羲伏也并没有完成击杀王座的壮举......

  “千年前就该灭亡的世界,苟延残喘了一千年,一切都该回到正轨了!”魔王怒吼着举剑。

  佑空座乘着阿云突进,从王的头顶落下,她成功把破息神枪扎进了王的肩头!

  “千年前就该踏进鬼门关的恶鬼,苟延残喘了一千年也该去死了!”她学着魔王的语气咆哮着。破息神枪在它的肩头嗡鸣着,枪尖还在悸动,其上澎湃的力量塌陷了地面、压弯了王的双膝!却再难刺进分毫......

  破息神枪也刺不透那王骨!

  魔王低吼了一声,一阵无形的热浪自它体内爆开来,瞬间就点燃了佑空座的发丝与衣甲,将她掀翻在地!

  那不是火焰,只是一阵无形的恐怖高温,一瞬间的极致高温却令凛冽的寒风都沸腾。

  佑空座赶紧在雪地中连连翻滚,扑灭了身上的火焰,却还留下一股无法抹灭的焦味,因为那味道来自她的头发,风雪也吹不散。

  可是时间并不容许她顾及自己被烧得翻卷的头发,因为那柄大剑迎头劈了下来!

  “铛”

  这一次,她格挡住了那柄大剑!

  她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叫,剑上掀起的高温烤裂了她的脸颊。尽管她的双臂在颤抖,尽管她紧咬的牙关咬出了血来,尽管在这短短一瞬间她就已筋疲力尽,可是她真真实实的接下了这一剑!

  弹开了大剑,佑空座极速的后退,因为她不认为自己还能接下第二剑!

  枪尖在雪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佑空座的身形急转,如龙的一枪再次刺出!巨大的力量使枪身都变得扭曲!她不是后退,她的字典里就没有“退步”二字!

  枪尖连续点上剑锋,短短的一瞬间就刺出了九九八十一枪!八十一枪全都精确的刺在大剑的侧面,刺在同一个点上!旁人只能看到破息神枪在那一瞬间身形变得模糊,却看不清真相。

  沉猛的大剑被点得偏离了方向!

  佑空座的枪速极快,步伐也是极快,雪地上被烤化了的雪水被踩的连连飞溅。她围绕着魔王,以极快的速度“旁敲侧击”,魔王的每一剑都被枪尖点得偏离,每一剑都劈在了地面,大地被劈得四分五裂!

  这具紫红的身躯是一座活火山吧?在这冰天雪地中佑空座竟战得满头大汗,破息神枪也在交锋中渐渐被那恐怖的高温烤得炽热,枪尖早已通红,枪身也开始炙手,佑空座的手掌被烫得皮开肉绽!

  可她依然没有停止战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