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烛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通天塔(4)

烛契 南风北止 3095 2019.09.13 18:43

  灼热的阳光洒在脸上,窗外的鸟儿叽叽喳喳的闹着,枯栩缓缓睁开眼,眼睛还有些不适应这刺眼的阳光,又重新闭上缓了缓才再次睁开,却惊讶的发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驮龟也停下了!

  难道是到目的地了没人叫醒熟睡的自己?

  枯栩只记得出了落英峡谷外的雾区后,驮龟一路上路过各地都陆续有人上来,都是要去参加塔会的年轻人,落英峡谷是这条路线的起点站。

  阁楼中的人影渐渐多了起来,却仍然很安静,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心翼翼的相互打量着,大家都明白,现在也许是同行的同伴,而再过几天,可能就会在赛场上相遇!到时候,恐怕用敌人来形容彼此的关系最为贴切。

  每年参加塔会的人少说也有五六十万,而榜位却只有一万,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所有人都为了梦想而拼搏了十几年,几千个日日夜夜的挥汗如雨……可是无论如何挣扎,最终也是一万欢喜五十九万悲……

  谁也不想成为那五十九万悲中的一悲。

  枯栩感觉连吸入口中的空气都压抑异常,他很不喜欢这种气氛,索性就趴着睡觉,昨晚一晚没睡的困倦使他刚闭上眼没多久就睡着了。

  结果一醒来就……中午了……阁楼里就空空如也了……

  枯栩慌里慌张地向楼梯口跑去,突然迎面撞上……啊不,踢中一个……小白球?

  “羊驼嘞!”

  伴随一声惨叫,小白球骨碌碌滚下了楼梯。

  枯栩意识到自己撞到人了,或者说他的膝盖撞到人了更为准确……尽管那人的位置低了两级楼梯,也足以想象他的身高。

  枯栩连忙跳下楼梯,只见梯子边四仰八叉趴着一个一身华丽白袍的小矮人,整张脸埋在土里。

  枯栩将他扶起来才发现他竟然晕过去了,不过除了额头上有个红红的大包外,好像没什么大碍。枯栩只好先将他带回阁楼了。

  “我是谁?我在哪?”突然的声音。

  枯栩一愣,不是小矮人的声音,他在昏迷中还没醒过来。不过环顾四周,整个阁楼里除了他们别无他人。

  “看哪里呢?”小矮人突然伸手指着枯栩,“平生最恨你们这种和本公子哥说话却东张西望的人!本公子哥没有睡着!本公子哥只是眼睛小!”

  枯栩彻底懵了,这个正指着自己大声嚷嚷的家伙真的醒了?那两条缝一般的眼睛真的是睁开的?

  枯栩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小矮人啪的一巴掌打开那只手:“我看得见!”

  经过一番交谈枯栩才知道原来这个小矮人叫沐阳灵,是一个大家族沐阳家的小少爷,枯栩很意外这样一个大家族的小少爷也会来挤公车,他们不应该是有专车接送吗?而阁楼中的人是全都下去吃饭去了,沐阳灵也是刚大吃大喝回来就被撞……踢倒了。

  其他少年们也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驮龟又继续上路了。

  枯栩发现这个小矮人其实很好相处,和阁楼里其他那些火药味十足的人完全不一样,不仅不怪自己撞了他,还把从餐桌上带出来的半只烤鸭送了枯栩,这让错过了饭点肚子正在咕咕叫的枯栩很是感动。

  显然,沐阳灵对枯栩也是很有好感。

  “小兄弟啊,本公子哥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耿直人啊!和其他人不一样啊!”沐阳灵笑眯眯地盯着枯栩。

  “哪不一样了……”

  “他们耿不直!”

  “……”枯栩张大了嘴却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只好一口咬在烤鸭上。

  “虽然你也侮辱了本公子哥的眼睛,但是你是不问本公子哥是不是很会造东西的人!”沐阳灵差点哭了出来,“本公子哥一路上遇到的人都在问‘矮人族是不是都心灵手巧有很多宝贝呀?’”

  枯栩一脸“不都是这样的么”的表情。

  “本公子哥根本就不是矮人族!”沐阳灵气愤的将桌子上的杯子锤得跳起来,“那些愚蠢的人类,本公子哥眼睛小就说本公子哥睡着了,本公子哥个子小就说本公子哥是矮人族,真是气死本公子哥了!”

  沐阳灵越说声音越大,义愤填膺,激动的恨不得跳上桌子,额头上顶着个大包的样子惹的周围的人偷偷发笑。

  枯栩也废了很大的劲才忍住没笑出声。

  “算了算了,本公子哥肚里能撑船,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叫嚷了半天沐阳灵终于停了下来。

  可他终究不是能安安静静坐着的主,灌下一大口茶水后又打开了话匣子:“你知道‘逝’吗?”

  “那当然。”枯栩点点头,在大联盟中,“逝”的地位甚至等同于通天塔!它是一把弓箭,传说除了被选中之人,任凭你一身神力也拉不开它。而“逝”一旦拉开,射出的将是毁天灭地般的灾难!它代表着人类所掌握的最强力量!

  “听说今年塔会开幕式上会展出‘逝’!本公子哥就是为了一睹‘逝’的风采而来的!”

  “嗯?你不是来参加塔会的么?”

  “顺便参加一下嘛!”

  “顺便……还真随便!”枯栩满头黑线。

  “没办法啊!家里人非要本公子哥参与一下,本公子哥也想不明白,别人是为了来求个前程,本公子哥不愁吃不愁穿的为什么还要来受这罪?”沐阳灵无奈的摊摊手。

  “富二代的世界我也不懂。”枯栩也摊摊手。

  ……

  背着画卷的画师径直穿过人来人往的大厅,直到一处矮墙下才停下脚步,确认周围没人后轻灵地翻过矮墙,没有发出一丝声响。矮墙后面是安静的后厅,这是戏苑用来供戏子们休息的地方,此时本该是吃饭的时间,可是后厅中却空无一人,哦不,还有一个在角落座位上佝偻着的老人,那是刚刚在舞台后奏乐的乐师。

  这位经验丰富的老乐师在舞台上总是能奏出应时应景的绝妙音乐,用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勾动着观众们的情感,也是颇受欢迎。

  老乐师静静的看着翻墙而入的不速之客。画师不从大门进来就是为了避免被察觉,可是这位老人的目光却始终落在这个方向,好像知道那里会有客人到访一般。

  注意到老人的目光,画师的动作明显凝固了一瞬,他可以肯定自己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该来的总会来,或早或迟,但一定会来。”老乐师放下手中的茶盏。

  画师并没有因此乱了阵脚,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与老乐师之间隔着两张桌子,这是一个处于安全距离的位置,不在任何兵器的攻击范围内,画师一如既往的谨慎,即使胜券在握也从不会大意:“我拿到的资料上显示你藏在这里做了三十年的乐师。”

  “三十二年。”老乐师的声音中听不出丝毫波动。

  “堕落之人,天地无容。”画师的声音也同样听不出丝毫波动,“早就发现我们了吧?那个‘朴溪’演出过后根本没有回后厅,现在应该已经在出城的路上了。”

  “见笑了,谁让阁下的气场如此独特,一看就与其他凡夫俗子不同呢?”

  画师低下头,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沉默了片刻,“我有点好奇,既然你已经察觉到了,为什么不和那个‘朴溪’一起逃走?”

  “因为……我累了,不想再逃了……”血红灌满这个风烛残年老人双眼的那一刻,仿佛通往地狱的大门轰然洞开!

  “轰”

  凶猛的攻击来得毫无预兆,四根长蛇般的暗红色骨刺瞬间破开了两人之间相隔的两张桌子,向画师肆虐而去!

  画师手掌迅速往桌上一推,一个轻灵的后空翻脱离原地,四根肆虐的骨刺将刚刚画师所在的桌椅撕得粉碎!尘土飞扬!

  又失算了,老乐师轻而易举的就突破了安全距离,果真和画师预料的一样,这个暮年老人是个不容小觑的猎物。

  尘埃散尽,老乐师的双眼仿佛被鲜血充斥,血红一片甚至淹没了原本黑色的眼珠。四根暗红色的骨刺自其后背破出,在空气中咔咔作响,如同四头张开血盆大口的巨蟒!

  暗红色的骨骼,魔特有的标志!在很久以前的古代,人们通过“刮肉观骨”这样血腥的方式来区分混入人群的魔。

  画师没有丝毫的惊慌,他从一开始就清楚他将要面对的是个什么怪物,此刻看到那四根可怖的暗红骨刺更是证实了面前这个人的“堕落”。

  而堕落之人,天地无容!死亡,便是唯一的归宿!

  “轰”

  老乐师根本没有要给敌人喘息的机会的打算,凶猛的攻势接踵而至!

  画师极速的倒退,撞翻桌椅无数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移动的速度!

  突然脚步猛得一顿,画师腾空跃起,身体倒射而出,那是远超常人理解范围的弹跳力,尽管是后跳也如腾飞一般在顷刻间与老乐师狂舞的骨刺拉开了距离。跃向空中的同时画师解下了背上的画卷,一共三卷。画卷出乎意料的沉重,一离开画师的束缚就猛地落向地面,随画师一同落地,坚硬的地砖竟如同豆腐般柔软被轻易洞穿,三卷画卷傲然挺立于画师身前。

  不知从哪里起了风,吹乱了画师的长袍,露出了里面的暗金色暗纹——通天塔!

  大联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