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烛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王座(4)

烛契 南风北止 2273 2019.09.27 08:47

  飞雪不止,可是随着远离了建木,却也渐渐小了。

  零瞳独自一人走在前,之前雪崩时他就与无容使他们滑向了不同的方向,刚下山就看到了径直向自己跑来的邬梓语与枯栩,一时间还以为是被堕落者发现了所以就动了手,结果他们就死皮赖脸的跟着了......

  邬梓语的膝盖被磕伤了,再加上隐踪水涂在上面火辣辣的疼,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所以她干脆直接跳到了枯栩的背上......

  “我们为什么要跟着他呀?”枯栩无奈地问。

  “哼,伤了本小姐就想这样一走了之?”邬梓语气得双颊鼓鼓的,“我就是要跟着他!”

  枯栩无奈地垂下了头,这这么突然就一副无赖相了?

  “怎么了嘛怎么了嘛!能背姐姐我可是你的荣幸!怎么还一副我欺负你了似的样子!”邬梓语又翻着白眼瞪着前面那个身影,“等我找到佑空座姐姐了,有他好果子吃的!”

  枯栩只能一声不吭的默默向前走着,走快了也不行,走慢了也不行,就只能与之保持着这样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距离。哎,这个小公主也只能欺负欺负他了,怎么不敢上前去理论理论呢?

  零瞳自顾自的走着,仿佛压根就不知道后面跟着尾巴。

  这个镜世界的状况超乎了他的想象,到处都是凶狠的魔。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堕落者,这就是王座之下它们的状态吗?完全变成了王的奴隶,不,应该是任意摆布的人偶、杀器。

  到了这里后就完全与外界失去了联系,他只能独自一人孤身奋战,因为严格的算起来,这里存在的每一个生命都是他的敌人!更可怕的是,这个镜世界里还存在着王。是的,他知道的,这里有王,甚至可能不止一位......

  可是他一点也不害怕,因为他相信那个人,那个人安排他进入这里一定不会是让他来送死的,那个人从不会走错一步棋,从不会走一步无用棋,也绝不会轻易舍弃任何一颗棋子。

  是的,那个人是先生,因为是先生,所以他甘愿作他的棋子。

  不对!零瞳突然停下了脚步。

  “停停停!”连叫了三声还不够,邬梓语还拉扯着枯栩的耳朵。

  “痛痛痛!”枯栩也连叫了三声,赶紧停了下来。

  枯栩一停下邬梓语就从他背上溜了下来,连忙抽出双诛交叉护在身前,一脸警惕的看着前方那个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少年。

  那个少年回过头来了,真是一双毫无人情味的眼睛啊!看什么都是那样冷冷的,冰冷如骨。可是下一瞬间,邬梓语突然在那双眼中看到了无尽的杀意!

  极寒的剑意破风而来!

  那是一道霜雪凝成的剑气,漫天飞雪都为之避让。

  在这道剑气之下,邬梓语彻底傻了,甚至忘了躲避,也忘了格挡,只是徒劳的保持着一对刀剑交叉护在身前的动作,僵硬而又无力。

  枯栩也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人会突然大开杀戒。不过他还没有愣到邬梓语这种痴傻的地步,立即站到了她的前面,他手中没有武器,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夺过了邬梓语的双诛。

  “诛王”在他手中颤动着,那是那柄短刀,“横无际涯”蓄势待发!面对这一剑,他毫无保留,只是手中的刀小了点。

  可是那道剑气骤然加速!快如闪电!

  枯栩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就眼睁睁地看着那道剑气......擦肩而过?

  极寒的剑气斩开了身后那个暴起的身躯!那是一个面色狰狞的怪物,突出的面骨似要刺破那张脸,从肩头到腰被斩作了两半依然还在呲牙咧嘴,发出一种似狗闷在罐子里的恐怖喘息声。

  邬梓语被那一剑吓得不轻,整个人瘫软在地,眼泪就要夺眶而出。那一剑仅仅只是擦肩而过,却在她和枯栩的发梢留下了冰霜。而枯栩却在震惊于身后的那个怪物,原来零瞳的那一剑不是冲他们来的,他全然没有察觉到这个怪物的接近。

  不知什么时候,零瞳已经走了过来。

  “不是叫你们用药水封住伤口吗!”枯栩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怒意,可是依旧是冷冷的,毫无温度。

  “已经涂了呀?”枯栩回应道。他亲眼看到邬梓语仔仔细细的用破布浸满药水将膝盖上的伤包裹起来的,虽然他不明就里,还以为那是疗伤用的药,可是邬梓语这个小公主却是认识隐踪水的,也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所以做的格外仔细。

  话刚说出口枯栩就想起来了,刚才与零瞳发生冲突时只有邬梓语受了伤,那个小公主不知道在上羽舰之前他的脚就中了箭,不是什么严重的伤也不怎么疼了,他就没好意思用那仅剩不多的药......可是现在他也意识到了那个药似乎不是疗伤那么简单......

  零瞳没有理会枯栩,而是转身迎上那下一个扑过来的怪物。他不能让这个看起来似乎有点呆呆傻傻的少年死了,因为他从之前他们的对话中无意中听到了他的名字——枯栩,这似乎是先生的另一枚棋子的名字......

  一枚极为重要的棋子......

  周围的怪物越聚越多,枯栩已经大概知道这些是什么了——堕落者,换一个通俗易懂的名字就是——魔!这个世界上连还在咿呀学语的孩童都知道它们。

  尽管家喻户晓,可是真正见过它们的人却少得可怜。因为每当有魔现身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大联盟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天局执法人剿灭。

  这也是枯栩第一次见到它们。

  邬梓语跪坐在雪地上,再没有了之前的胡闹与神气。她当然不是第一次见到魔,可是这个小公主之前每次见到它们时都被众多联军簇拥着,身边还有着爹爹与无容使这样的大人物,那是她叫嚷着非要跟去参与行动。

  而现在呢?那些保护着她的人一个也不在。

  “走,跟紧我。”零瞳说。

  在他回过头来的瞬间,枯栩发现他的脸色白的吓人,嘴唇也毫无血色。这才想起来,刚遇到他时他的脸色也有些白,只是并没有此刻那么严重,当时只道是他生的白净。

  枯栩还注意到零瞳在轻微的喘着气,可是他并没有呼出升腾的白气!要知道,这可是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正常人呼出的气体都会化作一团白雾,可是零瞳并没有。这只能说明他呼出的气体温度与周围的气温相差无几,甚至更低!

  枯栩环顾这片晶莹的天地,满眼的枯枝上都挂满了冰锥。这恐怕已是零下二三十度了吧?

  寒风突然停止了,雪也不再落下,取而代之的是肆意纵横的寒冰剑气。

  剑域之内,无魔可以站立,留下的只有满地的尸体与哀嚎。

  枯栩扶着邬梓语,紧跟在零瞳身后,一步步地向前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