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烛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王座(6)

烛契 南风北止 2020 2019.09.29 09:11

  曲帅帅又挥起了笔,简简单单的五笔,那是一个“让”字。

  最后一笔落下,“让”字之后的群山连带着雪雾与地面的积雪竟真的让开了!

  一条悠长的大道出现了,那是众山峰让出来的路,连一片雪花也不敢踏足。

  大道的尽头,可以清晰的看清,那是一座高峰,所有的山峰都让了路,唯独那一座无动于衷,那是不周山内的最高峰。最令人震惊的不是那座山,而是峰顶的那棵巨树。落英峡谷有着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树,也不乏千年的老木,可是枯栩肯定自己这辈子见过的树中没有哪一棵能及之万一的!

  根本看不到那棵树的树冠,因为它已经延伸到了天外,只留下了仿佛绵延万里的黑影!就像是一只大手将整片天覆于掌下!

  “看到了吗?那是建木,传说中沟通天地人神的神木,”曲帅帅幽幽的说,“可惜现在不过是一具被蛀虫吃空了的躯壳罢了。”

  没有人回应他,因为万物都被“止”于他的笔下了。空气中安安静静的,不存在一丝声音,一时间竟有些寂寥。

  不过他仿佛丝毫不在意一般,自顾自的说着:“梦事荒凉,垂杨暗老,几度魂销。我也不知道能否还能来得及。”

  他转悠着又回到了零瞳面前,那个跃起拔剑的身姿凝固在半空也依然锋芒毕露。

  “哎呀呀,你这眼睛太冷了、太冷了!”曲帅帅连连打着寒颤,伸手合上了他的眼睛。

  “那位先生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啊?连这里是怎样一个地方都还不知道呢,就甘愿替他来出生入死?”合上了零瞳的眼睛,曲帅帅感觉暖和多了,“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啊,先生真的是一个不得了的人呐!本帅此生还从没有佩服过什么人呢,先生是第一个呐!”

  他还在自言自语着:“也不知道此生还有没有机会去一趟望夕书局呢?如果能平安度过这场浩劫的话。”他望向那棵遮天的建木,安静了下来。

  不知为何,当他安安静静的站着的时候,一身的书卷气配上脸上的木讷会让人以为他是一位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书呆子。可是他一旦笑起来的话,就突然变成了忘却功名利禄只愿寄情山水——也就是俗称的不务正业——的不羁浪子。而有时他乱七八糟地吟起诗来的时候,却又孤寂得像是一位看尽世态炎凉的落寞诗人,悲伤得仿佛能拧出水来。很难想象,这三种完全截然不同的人格怎么会聚集在一个人身上?

  “这个世界就要不复存在了,若是先生在这里,他会怎么做呢?”他又将目光移回了零瞳身上,眼眸中深沉得仿佛蕴藏着星辰大海,“在先生身边那么多年了,可有从先生身上学到一丝半点吗?”

  他突然凑近零瞳的耳边,如同恶魔呓语:“还记得那些翅膀吗?”

  说完他就大笑着走开了,出现在了邬梓语的面前。

  他晃来晃去的围着她转,似是在寻找着什么。转了几圈,显然无果,叹了口气:“唉,我可爱的公主,来赴这场狂欢的盛宴怎么能不带上‘逝’呢?手中没有‘逝’的公主又能做些什么呢?”

  他望着天想了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张铁脊弯弓,还有一筒装满了的箭,“我能给公主的也只有这个了,将就着用吧!有弓在您手中可比刀剑在手好使多了吧?尽管......公主你其实最讨厌的就是弓啦!哈哈哈!”曲帅帅大笑着将弓挂在了邬梓语的玉颈上,“四岁,对于大多数女孩来说,这还是个过家家的年纪吧?可是我们亲爱的公主却在四岁那一年被证实了是被‘逝’选中的主人!这真是万民的福音啊!数十年了,终于再次出现了可以拉开‘逝’的天选之子了!”

  曲帅帅突然叹了口气:“可是这对公主来说简直是个噩梦吧?一个四岁的女孩子,从此就被迫握住了弓箭,过上了日复一日的练箭生活......你必须要掌握天下无双的箭术,因为你可是‘逝’的主人啊!‘逝’的主人不容许出现失误,‘逝’的主人射出的每一箭都必须确保万无一失,因为那可是人类所掌握的最大暴力啊!稍有差池都有可能酿成难以想象的后果!”

  邬梓语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湿润了,可是曲帅帅却没有停下:“曾经的玩伴们都在阳光绿叶下传来嘻嘻哈哈的欢乐声,可是能与尊贵的公主相伴的只有嗖嗖的箭羽声。从那一刻开始,公主便是如此的讨厌弓箭。可是每当玩伴们偷偷地翻过围墙前来相约时,公主却总是在炫耀着自己‘逝’之主人的身份,并以打扰自己练箭为由将他们全都赶了出去!渐渐的就再也没有小伙伴的大头出现在墙头上了!哈哈,其实如果可以的话,公主更愿意握住的是布娃娃而不是天下无双的‘逝’对吧?我尊贵的‘弓主’!你其实不过是个贪玩的孩子啊!可倔强的公主就是不愿承认,非得装作一副自己非常自豪的样子!因为公主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其实已经失去了玩的权力、失去了自由!公主比谁都清楚,能握住‘逝’的双手就不能握布娃娃,这就是你的宿命!”

  眼眶再也兜不住泪水了,哗哗地流了下来,弄花了曲帅帅画上的三撇猫须,可是她却连伸手擦拭都做不到。

  曲帅帅又晃悠到了枯栩面前,在他面前,曲帅帅却没有说太多,拍拍他的肩膀,笑得诡诈,就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哦!”

  曲帅帅一步纵上了他最开始出现的那块高石,潇洒地挥了挥衣袖,他指了指那条群峰让出来的大道,“喏!这边的路已经给你们让出来了,至于走不走就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啦,我决不会强行推着你们走!毕竟这是个崇尚自由的世界!好啦!后会无期啦!”说完他就消失在了漫天静止不动的风雪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