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魂穿噩梦:清清和骆驼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紧急转移

魂穿噩梦:清清和骆驼 朱瑞清 2170 2019.04.16 14:20

  就在清清写到第十天的时候,还有几百个字就要写完了,骆驼在院子里用意识传音给清清:“赶紧的回来把这个麻烦的未来人弄走,有大批官兵上山而且来着不善。”

  清清看着还有几百字,要是像之前一笔一划认真的写可能需要两个小时,时间紧迫她只好多放血潦草的十几分钟画完,使劲的用嘴吹吹让墨迹干的快些,然后都没来得及通知主持就一溜烟的跑回别院。

  “师父,赶紧收拾一下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清清着急忙慌的喊着就动手收拾东西,其实她没有多少东西要收拾,主要是李昊阳的药比较多。

  “清儿,这是怎么了?为何这般急躁?”印绛子正在院子里收拾草药。

  “来不及解释了,如果我们不走就会给寺庙带来灾祸。”清清几下把药打好包就挂在骆驼的背上,骆驼斜乜着清清。

  “帮帮忙好吧,现在逃难中你就不要摆王子的架子了好不好?”清清对着骆驼作揖,骆驼傲慢的把头一撇不看她也没把东西甩掉算是默认了。

  清清在心里骂着:你大爷,外星人了不起?

  印绛子看着清清那焦急的模样也不耽搁就去收拾自己的行李,反正她打算一直跟着清清。

  李昊阳在屋里听到声音也慢慢走出来,手捂着伤口走的缓慢。

  “你出来做什么?当心风寒。”清清关切的看着李昊阳,骆驼在棚下面看着清清的样子嘴巴咧着牙齿在咀嚼:真是没见过男人的小丫头,那么关心他有什么用?又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没结果的。

  半小时后,骆驼在外面大喊:“都收拾好了吗?带太多东西走不快的啊。别想着让本王子给你们驮,没门!”

  “来了,来了,催什么催?指望你还不如指望自己呢。待会走山路你别掉队啊。”清清手里拿着几块刚缝好的布袋子,走到骆驼身边。

  “抬蹄子。”清清看着骆驼。

  “干嘛?”

  “快点!”清清不耐烦的踢了骆驼一脚。

  “你生理期到了吗?这么暴躁?”骆驼一边抬蹄子一边翻着白眼。

  清清也没理他蹲下就把手里的布袋给绑到他的蹄子上,骆驼才明白山路小石子多会划伤蹄子,骆驼是沙漠动物走的都是柔软的沙滩,山路对于他来说是种折磨,就像上次去找清清一样,蹄子的肉垫都是伤口。

  --------------------------

  清清给舅舅留了一封信在屋子里,就急忙搀扶着李昊阳跟着骆驼,印绛子从后山绕道下山。

  骆驼看着清清挨着李昊阳那么近,心里很不舒服:“那个可以把那个人放我背上,我驮着他走的快点。”

  “还是不要了吧,坐你背上一巅一颤的会让他的伤口再次被扯裂。”清清回到。

  骆驼用鼻子气没搭理她,心里懊恼自己真是多管闲事。

  “清儿,我们去哪里?”印绛子背着自己的行李,走的气喘吁吁。

  “先回我家去看看,我记得李昊阳有个玉佩在我救他的时候掉河里面去了,我要去把它找回来,这可能是他比较重要的东西。”清清看着李昊阳,小脸微微的红了。

  骆驼把清清所有的表情都看在眼里,他很生气又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生气就在那里疯狂的放屁。

  “骆驼你吃坏了肚子吗?”印绛子走到骆驼身边关切的问。

  “没有,我现在气比较多。师父你把行李放我背上吧。”骆驼故意不看清清和李昊阳,其实清清也没功夫看他。

  “我身上有玉佩吗?我好像不记得了。”李昊阳一边吃力的在跟着清清的步伐一边虚弱的问。

  “可能是你穿越的这肉体的也说不定,但是我感觉和你现在的处境应该是有很大的关系的,你知道你现在是朝廷通缉犯吗?”清清压低声音对他说,不是怕印绛子听到,而是怕山林里有其他路过的人。

  “我看了我身上的信但是没怎么懂里面的意思,古文对于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只有教授级别的人才懂。”李昊阳尴尬的笑笑。

  “但是,我刚穿过来就一直处在被追杀的阶段,我也在怀疑我要么是仇家太多要么就是朝廷的敌人。”李昊阳接着说。

  “你身体还没痊愈不要说太多,留着力气赶路吧,还有很远的路呢。”清清替李昊阳擦了额头的细汗,骆驼正好又看到了,他哼的一声把头甩过去不看。

  --------------------------------

  走到半夜时分,终于看到清清家的那几间茅草屋,屋子里面一片漆黑,清清走到门边轻声喊门,听到李二强的回应,清清才松口气,家里没事!

  “孩子你怎么回来了?”李二强吃惊的问,他以为那个人伤势那么重怎么也要两三个月才能好,清清肯定要在那照顾他。

  “有紧急情况,爹爹最近有官兵过来抓钦犯的吗?”清清着急知道这边的消息。

  “有啊,天天都有兵在查外地的人呢,你娘都没有出诊了,外面乱的很。你快进屋来。”李二强要拉清清进屋,李氏也起身在点灯。

  “爹爹,我,我带了师父回来。”

  “师父?那还不快请进来。‘’李二强把披着的衣服穿好整了整到院子里去迎接印绛子。

  “哎呀,真是怠慢了贵客,快到屋里坐吧。”李二强抱歉的作揖他也不知清清说的师父是谁,反正对着印绛子和李昊阳一起作揖就对了。

  “老哥哥客气了,深夜打扰实属无奈,还望不要见怪。”印绛子回礼,李昊阳已经快要虚脱了,他勉强的点点头回礼。

  清清在旁边的两间屋子里快速的把床铺收拾好,先把李昊阳给扶去休息。

  牵着骆驼和李昊阳一个房间:“拜托你看着点他,有事情叫我好不好?”清清祈求的看着骆驼,骆驼瞪着眼睛看她。

  “我从车夫变成了保姆了?你这么不放心怎么不自己来看着啊?最好你们一起睡方便照顾!”骆驼酸酸的问。

  清清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骆驼的脑袋上:“你知不知道我们地球人讲究男女授受不亲?”

  “唬鬼呢?一路上你们挨那么近怎么不见你讲男女授受不亲?”骆驼撇嘴,讲真的骆驼撇嘴真的很丑。

  清清白了骆驼一眼就出去了:和一个外星人有必要解释那么多吗?

  清清回到主屋看到李氏正在给印绛子倒水,李二强有点尴尬的不知道是站着还是坐着。

  “爹爹,娘亲,我们赶了很久的路,就让师傅随我先去休息吧。”

  印绛子也附和着,实在是她也累的够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