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在炮灰的边缘挣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阴影

在炮灰的边缘挣扎 厌星术 2001 2019.10.07 23:56

  一见有客人上门,店铺的伙计见有客人上门热情地回答道:“当然可以了,失去灵性的话,补充一些原材料加以煅烧,再以天地灵气滋养就可以恢复灵性了,不过......”

  “不过什么?”俞愔追问道。

  “不过......若是制作这件法器的材料品阶太高,那么重新煅烧需要考虑的就不仅仅是锻造者的炼器造诣,还有锻造法器的原材料寻不寻得到的问题。”

  俞愔闻言心中一动,从殊方绝域中带出的那把锈剑可是来自于剑冢之中,只要认真了解过剑的人都知道,非名剑不可入剑冢,这把锈剑若是能够重新煅烧说不定真能给自己带来惊喜。

  只是她并看不出这锈剑是由何种材料制成的,于是她问道:“贵店能够重新锻造什么品阶的法器?”

  伙计听这话不禁眼睛又亮了一些,往往要求越高的顾客,所需要打造的法器也就越为昂贵,他自信道:“本店最高锻造出过元婴修士用的七阶法器,应该能满足仙子的需求。”

  俞愔思忖片刻又道:“我有一件颇具纪念意义的法器,因为常年没有灵气滋养,它已经失去灵性多时,我想让它重新恢复灵性,可我并不知道这法器的制作材料,不知贵店的炼器师能否鉴定一下?”

  “当然可以。”伙计欣然说道,并指引着俞愔向里间走去,“仙子这边请,炼器师就在内院里,现在就可以为仙子鉴定法器。”

  俞愔一进内院便看见一名身材纤细高挑的女子单手挥舞着铁锤正在锻打法器,那铁锤舞得铿锵有力,似有雷霆万钧之势,与她纤柔的外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向师傅,这位客人想要重新煅烧法器,但是她不知道法器的制作材料,所以需要您先鉴定一下。”店铺伙计恭敬地朝着挥舞着铁锤的女子说道。

  女子点点头,看向俞愔道:“什么法器,拿出来看看。”

  人到了面前俞愔却又犹豫了起来,若是这把锈剑真有些不凡的话,这女子和伙计起了强占之心那又该怎么办?

  女子的修为应当在金丹期,而伙计的修为也有炼器七层,若是起了争执,她无疑是处在绝对的劣势之中。

  这并非她想得太多,而是在经历过平山道人、金友财和苏晚的事情后,她清楚地知道——

  在宝物面前人心是禁不起考验的。

  但一方面她又十分好奇这把剑冢里出来的宝剑若是能够修复成功,那将是何等风采……没有哪个剑修能够轻易拒绝剑冢的诱惑,俞愔也不例外。

  正在俞愔犹豫之际,那姓向的女子似乎看出了她的迟疑,开口道:“仙子是否是担心你的法器太过贵重,我二人会抵不住诱惑强行占了去?”

  心中所思所想被人一语道破,俞愔不免有些尴尬,脸色微微泛红,刚想说什么,却又听得那女子继续说道:“元山城的商铺都有资质认可的,如果强占顾客的法器,或是制造出来的法器货不对版,可以同城主府反映,城主府经核实确定店铺有这种行为的话,那么店主的开店资格便会被取消,并且赶出元山城。”

  “或许仙子会觉得,杀人夺宝不就好了,死人是没办法去城主府举报的,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我们便可占有你的宝物,但我们荣光法器铺在元山城开了千年之久,你的宝物值得我们搭上所有的信誉、坚持以及道心吗?”

  说到这里女子的背脊挺得更直了,就像一棵亭亭玉立的翠竹,不折不弯,一身风骨。

  元山城的管理竟然如此公平公正着实让俞愔有些吃惊,要知道修仙界里店大欺客的商家比比皆是,甚至觊觎买家的宝物杀人夺宝的也不是没有。

  但面前女子所说的话却颠覆了俞愔的对修仙界商店的固有认知。

  “俗语云‘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仙子既然选择了我们店铺,那就该相信自己的选择,若是连自己选择的东西都不信任,那仙子又如何能相信自己的道是正确的呢?”

  这一番话犹如暮鼓晨钟一般在俞愔耳边敲响。

  若是连自己选择的东西都不信任,那又何谈相信自己的道?

  自从自己丹田破碎之后所遭遇的事,让她留下了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阴影,她逐渐不再相信任何人,她觉得没有人能在宝物面前把持得住自我……因为她的经历告诉她,人心禁不起诱惑,禁不起考验……

  所以她开始把所有人都往最坏的方向去想,遇见事情后更变得瞻前顾后,犹豫不决。

  她的决断和果敢被慢慢消磨。

  但今日这个女子的话却将沉浸在自身阴影中的俞愔点醒了……

  这世间难道就没有人能在宝物面前保持住自我的吗?

  当然有。

  钟龄明明可以选择杀了她确保昭明镜的风声不被走漏,但他没有这么做,其中不乏一些利益因素作祟,但究其根本,还是他不愿意杀人,他觉得这件宝物并不足以让他杀人,他仍旧保有自己的坚持和道心。

  甚至于俞愔自己,在面对那么多擦肩而过的宝物,她却始终没有产生过杀人夺宝的心思,这亦是保持本心,保持自我的表现。

  只是之前的俞愔在各种背叛、利用、杀人夺宝的冲击之下根本注意不到这些,并且被这些事情影响,变得畏葸不前。

  幸亏此番发现的早,否则在晋阶之时这些阴影怕是就要成为她的心魔了。

  俞愔面色微赧,羞愧难当道:“听君一言,犹如暮鼓晨钟,当头棒喝,是我着相了,之前遇见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让我变得太过小心谨慎。抱歉,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俞愔从储物袋中拿出了那把锈剑呈于双手之上,说道:“不知向师傅可还愿意帮忙我鉴定这把剑?”

  此时的俞愔目光澄净坦诚,宛如一汪清澈的湖水,一眼便可望到湖底,话中之意,便是心中所想,再无半点犹豫。

  女子看着她坦然的模样欣然应允到:“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