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时停499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彼岸花曼珠沙华

时停499年 左手萝莉 2333 2019.04.02 20:45

  在酆都晃荡了几天,吴昊发现了不少有趣的地方。

  比如一条从地底窜出的阴暗河流,无论什么东西扔进去,居然都不沉降。

  或许是所谓的弱水三千河吧。

  他还看到了巨大的石桥跨越河流而来,桥下的河流与弱水三千河不同,是类似于血池的血水。

  这难道是奈何桥和忘川河?

  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地方,只是有很多还没有彻底形成,并且再也没有发现其他怪诞。

  或者是还不到诞生他们的时候吧。

  就这样,吴昊一边吸收血晶的力量,一边在酆都四周探索。

  一晃就是半年之后了。

  清晨,酆都古城。

  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沉。

  季节已经迈入了冬季,酆都虽然属于南方,但不知为何,四周却格外的冷。

  从一周前,飘落了一场大雪之后,便一直没有停下。

  间间断断的下雪,持续了一周左右,至今仍旧未曾停下。

  酆都的一间屋子中,吴昊推门而出,望着雪白的世界,默默无语。

  酆都的改造,似乎已经进入了停滞期,三个月前便很少有异像出现了。

  很多房屋都被改造成了那种古代那种亭台楼榭,高屋建瓴般的样子。

  柏油路也化为了一块块青石板。

  两条河从酆都穿过,一条被吴昊称之为弱水三千河,一条被他称之为忘川。

  一条巨大的石桥,横跨整个酆都,也跨越了两条河流,一直延伸到迷雾肆意的酆都尽头。

  那里,吴昊走不进去。

  无论怎么走,都无法穿越迷雾的限制。

  总是走着走着就不知不觉回到了原地。

  吴昊觉得这是那位未知的存在进行的限制。

  “已经半年了啊!”

  “也该离开了!”

  叹了口气,吴昊抖动了一下身体的灰雾。相对于半年前的时候,现在的他,灰雾的体积不仅扩大了一倍有余,内部自己的身体也更加凝实了。

  鬼字符文的进化度,已经被他推进到了百分之九点六的程度。

  不要觉得少,这还是他每天24小时不间断吸收血晶的成果。

  没有修炼方法,只能靠着水磨的功夫慢慢吸收,这已经算是快的了。

  他有预感,如果推进到百分之十的程度,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看了一眼自己的属性面板,上面的任务仍旧是寻找巢穴——极阴之地。

  看起来,酆都这里也并不属于极阴之地,任务仍旧未完成。

  这半年他也在四周寻找过,可惜极阴之地一直未曾发现。

  他决定离开此地。

  他想去其他地方看看。半年了,再也没有听到那个神秘未知存在的声音,好像这个世界上就真的只剩下他一个人似的。

  在这里,或许会等到其他收获,但他已经不想等到下去了。

  他要离开,他要去探索世界,世界那么大,他全都想要去看看。

  虽然时停时间刚刚开始,但曾经喜欢热闹性子的他,却略感孤独。

  诺大的世界,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也没有一个能交流的,好似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智慧生物存活,这种感觉不身临其境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不过,在走之前,他决定和自己的几个小伙伴,来一次告别。

  没错,就是小伙伴。

  吴昊在这里也认识了几个‘小伙伴’。

  他自认为的小伙伴。

  太过孤独了,只好这样寻欢作乐。

  踏着积雪,穿过青石板路,他来到了忘川河畔左侧。

  这里,长着密密麻麻的血红色花朵,一朵又一朵的布满了忘川河的左侧沿岸。

  仔细看,这些花十分的有特色,只有茎干和花朵,却并没有枝叶。

  十分古怪。

  这是彼岸花,又叫曼珠沙华。

  相传彼岸花是开在冥界忘川彼岸的血一样绚烂鲜红的花。

  有花无叶。

  当灵魂度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

  曾经的一切留在了彼岸,

  开成妖艳的花。

  “小胖花,我来看你了!”

  吴昊飘在众多的花朵上,片刻之后便来到了一朵比较大一些的花朵上方。

  这朵花,相对于其他的花,更加的大,也更加的鲜艳,血红血红的,更加的美丽。

  在众多的红花之中,也十分的独特。

  “咿呀|”

  大花朵轻轻的摇曳着,明明没有任何声音发出,但吴昊却知道她在奶声奶气的咿呀着,冲着他打着招呼。

  这种感觉很独特,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幻觉。

  这小胖花很奇特,似是生灵,似是怪诞,又如普通植物。

  吴昊很早就发现它了,一来二去在这个酆都鬼城总看见它,虽然不能对话,但好歹也有些智慧,对吴昊来说,这就够了。

  他就是缺一个听自己唠叨废话的存在。

  至于它是啥,他才不管呢。

  吴昊开始唠唠叨叨的,如同当初刚发现小胖花时的一样,自顾自冲着花朵说着。

  一如半年来的样子。

  再不说话,吴昊都会感觉自己成傻子了。

  说了几分钟后,吴昊突然沉默了下来。

  “咿呀!”

  花朵轻轻的摇曳着,似乎在不解他为什么要停下来。

  花朵的意志还很模糊,理解不了太深刻的道理,甚至吴昊的话,它也根本无法听懂。

  但是作为彼岸花中的特殊品种,它对于情绪的感觉十分强烈。

  “我要走了,小胖花!”

  吴昊声音有些低沉。

  不是舍不得小胖花,只是这是唯一头似乎能听懂他说话的生灵,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遇到。

  诺大的世界,大部分都被时停了,天地间好像只有他自己一般,孤独寂寞。

  走?

  花朵似乎不解,和往常一样吗?

  在它简单的思想里,可能很难理解离开这个意思吧。

  “是啊,要走了,彻底离开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

  “或许,再也不会回来了。”

  “咿呀!”

  这次似乎听懂了

  花朵的颜色似乎也微微有些暗淡,鲜红如血的颜色,也变为了暗红。茎干竟也有些微微弯曲。

  这小东西似乎还有悲欢离合的伤感?

  吴昊静静地看着它,片刻后他再次讲起了那个故事。

  “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给你说过的吗?你是彼岸花,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曼珠,在忘川河的右边,还有你的另一半沙华在等你。”

  “我昨天去看过了,它已经在那里等着你了。沙华真的是很可爱的一个帅小伙,很不错呢。你要快快长大,化成小妖精,挣脱宿命的束缚。去寻找自己的另一半。”

  “这个世界还很大,希望以后我们还能在相见吧。”

  吴昊声音平淡,虽有不舍,却也并不多。

  如果放在以前、他可能还会悲欢离合几下,没准还能引动心中的伤感。

  但现在,不知为何,情绪似乎正在慢慢消散。

  “咿呀!”

  花朵的颜色再一次变得明亮鲜红起来。

  似乎是受到了鼓励。

  又是一阵久久的沉默。

  “那么,我走了!”

  “快快长大吧!”

  “对了,我叫初,万物初始的初,开天辟地,初升自然的初。”

  说完这一句后,吴昊深深的注视着花朵片刻,雾气的身体一阵的翻腾,随后飘走了。

  是时候离开了。

  快点长大吧,最美丽的精灵!

  我会在远方的路途中为你祈祷祝福的。

  ......

  在他离开后,身后的花朵久久的注视着他离开的方向,很久很久。

  直到完全看不到他的身影后,花朵鲜艳的红色,骤然间暗淡了下来。甚至连四周的小一号花朵,也变得十分暗淡,了无生机。

  “咿呀~初~”

  良久,一声淡淡的呢喃声,不知从何响起,似乎又从未出现。

  时光似乎又回到了当初吴昊刚刚见到花朵的时候。

  他那欣喜的神色,小心翼翼的样子,一幕幕闪过。

  那时候他唠唠叨叨的讲了一个故事,花朵不曾忘记。

  它的思想其实很简单,它能记住吴昊的话语很少,它只能记住那个故事。

  那是她听到的最美的一个故事。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城市的边缘开满了大片大片的彼岸花,也就是曼珠沙华。

  守护彼岸花的是两个妖精,一个花妖叫曼珠,一个是叶妖叫沙华。

  他们守候了几千年的彼岸花,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面,因为花开的时候,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他们疯狂地想念着彼此,并被这种痛苦折磨着。

  终于有一天,他们决定违背神的规定偷偷地见一次面。

  那一年的曼珠沙华红艳艳的花被惹眼的绿色衬托着,开得格外妖冶美丽。

  神怪罪下来,曼珠和沙华被打入轮回,堕入忘川河畔,一个在左侧,一个在右侧,并被诅咒永远也不能在一起,生生世世在受到磨难。

  如果想要相见,它们唯有再次化为小妖精,挣脱束缚。

  “咿呀!”

  暗淡很久的花朵,不知为何再一次鲜红了起来,笔直的挺立着身姿,似乎要多争取一些阳光与雨露。

  她要努力,赶快生长,不为了那对岸的沙华,只为了那个叫自己小胖花的他。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