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当我的生命能换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退学

当我的生命能换钱 天瑞呐 3811 2020.01.09 18:43

  一年多前的一天。

  天色渐黑,高二(5)班的学生们都在班里上着自习,做着各科老师布置的作业。

  “吱…”

  这时,一阵推门的声音响起,只见班主任邵连兵走上讲台,手中放下几张文件稿,朝着全班扫了几眼,俨然一副要说事儿的样子。

  果不其然,在看到大家“奋笔疾书”好一会儿后,邵连兵不忍心地轻拍了拍手掌,

  “那个,大家暂时先停下来,我这有些事儿要宣布。”

  闻声,所有人一同抬起头来,目光凝聚在班主任身上。

  最后一排角落里,胡享跟着慢慢扬起脑袋瓜,额头上尽是睡着时压的红印子。

  眯眯眼,胡享低声打了个哈欠,拿起桌旁的一瓶饮料,喝了好几口。

  这种饮料颜色透明,市价上一般都卖个一二十块钱,可只有胡享自己知道,他这瓶里头装的其实是凉白开。

  讲台上,班主任的声音再度传来,

  “关于上个星期下达的‘贫困补助金’一事,结果已经出来了。

  先跟大家说清楚,这个贫困补助金不存在任何打关系的情况,校方也绝对不允许此类情况出现,因为这是会写进教育部档案的。

  所以,最终,补助的同学一定是真正有需要的同学,结果是一定公正公平的,大家放心就行了。”

  此话一出,班里便掀起阵阵嚷嚷声,有互相炫耀自己家庭条件的,也有猜测谁会是那受补助者。

  胡享没有理会,发现没什么大事儿后接着趴了下去。

  见状,邵连兵吭吭嗓子,嚷嚷声霎时间消失殆尽。

  “说明下,此次的补助金额为‘5580’元,算是这两年比较高的了。

  而最终名额是经过大家提供的信息,我们最终再加以核实的结果。

  不过,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其中竟然有些同学的信息出了差错。”

  班主任话至此,讲台下有些人的脸色出现些许微妙的变化。

  “那些家里条件有那样却写的有些夸张的,是谁自己心里清楚。

  但,有些同学家里是真的有压力,也不要勉强自己,家里人挣钱、国家补助,不都是为了你学习生活着想嘛。

  胡享同学,你说是吧?”

  闻言,迷糊状态中的胡享陡然间抬起头,其他同学正带些惊异的目光望向自己。

  “额……”

  胡享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站起身子,目光无神地朝班主任看去。

  “胡享。

  你是第一个获得补助金的同学,把钱拿好了,带回去给你父亲。

  我看你平时吃的零食也不少,学习也上点儿心吧,拿这钱买些学习资料也好。

  你父亲辛辛苦苦挣钱,你总得加把劲儿啊。”

  这番话对于邵连兵自己而言,是身为班主任的职责表现,可他又怎会知道,对于胡享、对于班上的其他同学,会是怎样一番大脑冲击?

  下一时间,几乎所有班里的人都不时回头看看胡享,私下低声细语起来,

  “卧槽!什么情况??

  他…胡享……他父亲不是当大老板的么?

  怎么还搞上补助金了,这…”

  “是啊,看他一天到晚请这吃东西,请那喝饮料的,还穿一身名牌,不像是穷人家的孩子啊。”

  “嘘……小点儿声,老班还在上面呢。

  跟你说啊,我之前曾听别人说他那些衣服都是高仿货,几十块钱就能搞定了,也不知真的假的。

  现在看来,倒是彻底清楚了…”

  “沃日,居然是这样?!搞了老半天,他那有钱的范儿原来是装出来的啊!!

  啧啧啧,亏咱们柔柔女神还有点迷恋他那不羁的少爷样儿呢,看来女神她也是不够成熟啊,差点儿被骗了呀。”

  ………

  对于班主任的说辞,胡享唯一的反应是立刻瞥向前排的宁柔柔处,发现对方惊讶的神情后,终于是瘫坐下去,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一般。

  可惜,彼时的胡享并未注意到,在议论声充斥的某个角落里,一名身材微胖的男同学仅仅是表示出一阵叹惋与无奈,没有多加言笑。

  胡享把脑袋狠狠塞进英语报纸中,眼睛瞪地奇大,尽是不可置信的色彩,他一刻也不想再去面对外面,一刻也不。

  因为从这一刻起,他的真实身份,穷人装富的事,彻底暴露了。

  ………

  “胡享…胡享?!

  发什么呆啊?像素不行没事儿,我的苹果X借你用,你放心,我这是真货。

  实在不行,我的就卖给你得了,9成新分12期共8800,免息,怎么样?够意思吧?”

  面前,孙强戏谑的声音将胡享从短暂的失神中拉回来。

  无论怎样,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胡享不习惯也得习惯,表面上,私底下,都是一样。

  孙强这些话没能使胡享生出更多的反应。

  “呵呵,用不着,你用你的‘iphone’,我用我的‘苹果’,我的事儿,就不劳你费心了。”

  说罢,胡享强压一口气,也不打算再去找宁柔柔要合照了,憋红着脸转身正欲回座位上,却是听到身后一番细细的话语声,

  “切,装什么装……

  哎呀,毕竟是个穷孩儿,也不好怪他自己,估计是父辈就没好好努力……”

  下一刻,胡享极速将身子转回来,眼瞳骤然泛上一层血色,死死地盯着孙强,

  “你刚才说什么?!再给我重复一遍?”

  瞧见胡享似是动怒了,孙强第一反应就是心虚了点儿,毕竟自己不在理,可一想到自己是“有能耐”的人,怎能主动夹尾巴?便是将激就激地回应道,

  “怎么了?我说的有错??

  你能混成这样,难道和你爸没点儿关系?!

  动动你的脑子想想,你要是有个王文杰他爸那样的,你和宁……”

  “嗵!!”

  然而,没等孙强把话说完,一个极为硬实的拳头从一侧狠狠地砸击在他的左脸上,瞬间令其鼻血喷涌。

  刹那间,时间仿佛停滞住。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落在胡享两人处,包括途径门口的外班人。

  孙强大脑恍惚好一会儿,撑起身子,从脸面摸了一手红才反应过来,双眼一瞪,

  “胡享……

  我他妈打死你个狗杂种!!!”

  “嗵!……”

  ……

  话音刚落,孙强立刻挥拳过去,胡享也不躲,直接迎上,两人便缠打在一起。

  李勤然想拉,未能如愿。

  旁边的人顿了几刻,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还不赶紧去通知班主任啊!!”

  “走走走!快……!”

  ……

  二十分钟后,校内教务处,胡享与孙强两人并排而立。

  胡享的腮帮子时而鼓起,显然,他的怒火并未有丝毫的褪意。

  倒是一旁的孙强,身为矛盾的主要挑起者,反而嘴角挂着一抹微妙的弧度。

  其实就在五分钟前,孙强被单独叫了出去,也不知是被谁“训斥”些什么,总之,回来后就表现的很放松。

  “处分评估结果出来了。

  孙强,你好好回家反省七天,直至高考,自己冷静冷静。

  胡享……经过慎重的讨论,我们给你的最终处分是劝退…你好好反省反省吧。

  行的话,以后就自律点,都要成年了。

  邵老师,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胡享的父亲等下就到,孙强的家人可能得晚点儿。”

  说话的是教务处主任,在他身旁有几名校内领导及老师,神情各自严肃,其中包括胡享的班主任。

  闻言,邵连兵对主任微笑示意,凑到胡享跟前,准备说些什么,不料胡享却率先吱声起来,嗓门特别厉,

  “等等,我没理解错的话,我的处分,比他的更严重?!

  凭什么?!就凭摄像头里是我先动的手?!”

  胡享这番言语令得在座的某些领导变了脸色,教务处主任自然也在内。

  邵连兵不同,处分决定他无权参与,但是在这件事情上,谁先动手谁就是肇事者,一般确实是这个道理。

  邵连兵叹了口气,

  “胡享啊,不管你服不服处分,这件事你都有莫大的责任,至少不是勒令退学,还有补救的机会。

  你看看你,半年前就给你安排到前排,我从未…”

  “老师,我现在只想问,‘凭,什,么’?!

  回答我…”

  谁知,邵连兵话没讲完,就被怒火中烧的胡享给打断。

  主任见状,身为领导,不得不发起表态火来,

  “胡享!!我警告你,身为学生,别太过分!!

  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站在你面前的是谁!!”

  闻言,胡享笑了一下,笑过后,是更加激烈的咆哮,

  “呵呵……主任…

  那我要往你爹头上说坏话,你心里不会火?!!!”

  这下子,场面彻底失控,只有一边的孙强心里在狂笑。

  几个领导听到学生这话,哪还顾得着内容有没有理儿,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身为老师居然被学生斥,这怎么能行??

  然而,正待领导们准备发声将胡享的处分升级为“勒令退学”时,敲门声响起。

  暂时憋着心火,教务处主任快步去开门。

  随后,一名衣着有些凌乱,面容沧桑的中年人迎门而进,

  “额…老师您好,我是胡享的父亲,情况我都听他班主任说了,小享他……还能继续上学的吧?”

  中年人名叫“胡有伟”,是胡享的父亲,面容看起来稍有些苍老,毕竟今年也五十好几了。

  说话间,主任已经将胡有伟带进办公室内,再把门关上。

  而后,主任看起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

  “情况是这样的,关于胡享,在这次事件中率先伤人,影响非常恶劣,且处于高考关键期。

  结合三年来他的课堂表现,我们经过慎重商讨,不得不给予他‘勒令退学’了。”

  话罢,胡享,邵连兵双眼皆是一瞪,就连没什么文化的胡有伟都大致明白了一点:儿子是要被校方开除了。

  “哈哈……好一个慎重考虑,真慎重啊,哈哈……!”

  这时,胡享犹如神经病犯了一般大笑起来。

  其父胡有伟赶忙凑过来,

  “小享,你在干什么?!做错了事你就不能有点儿知错的样子么?!”

  话虽说的严厉,可在整体状态上,即便事态严重到了这种地步,胡有伟仍然未对自己的儿子表现的多么强硬。

  “咚咚…”

  又一阵敲门声响起,开门的是邵连兵,

  “李勤然?你不在班里自习来这里做什么?”

  “老师,我有些事要跟你说,麻烦你出来下。”

  随后,邵连兵只好跟着出去了一会儿,没多久便带着另一副神情跑进来,对着教务处主任耳语一番。

  之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主任来到两名学生身边,低声道,

  “我刚才听说了这件事的一些细节,孙强,是不是你在口角上先攻击了对方?”

  闻言,孙强心虚,没敢编胡话,默认了,而且主任用的是“口角上”来代替自己侮辱胡享父亲的说辞,已经给足了自己面子。

  见状,主任眉头微皱,转向胡享父亲,

  “胡先生,刚才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的决定可能有些草率,经过邵老师的反应,真实情况里,胡享同学固然有错,不过不至于勒令退学。

  现在我们决定改为回家反省一周,直至高考。”

  胡有伟一听,顿时大喜,有学上就好啊!

  “好的好的,太谢谢老师您了,麻烦您了啊。

  小享,还不跟老师表个态。”

  可就在众人以为胡享愿意跟着趋势走,放下一时怒火接受处分时,一句铿锵有力的话语声却自其口中脱出,

  “不劳您费心了,这学……

  老子不上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