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当我的生命能换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与梦仙的二次会面

当我的生命能换钱 天瑞呐 3418 2020.01.11 10:18

  “卧槽…卧槽…卧槽……”

  胡享嘴里不停地小声吐露着芬芳,目光直而呆地盯着手里的“巨款”。

  这一刻,他完完全全回想起了昨晚那片奇异的空间,以及那位名为“梦仙”的年轻神仙。

  一切的一切,真的全都是真的,不能再真的那种。

  不过,自己当时虽然表露出愿意拿生命换钱的意愿,但是好像没有开始答应交易啊?!

  那这些钱从哪儿来的?!

  如果真是梦仙弄给自己的,那针对人民币上标码之类的一些细节问题,又是怎么处理的??

  不会是直接变出来的吧?!

  胡享不敢再多想,也暂时无心多想。

  他先是仔细数起来,是整整十万元,一叠一万。

  值得注意的是,钱整体上有新也有旧,闻起来的那股味儿也正。

  这么说,这些钱,还是在自己所在的世界里正常存在的咯?

  “我靠……”

  失声沉默许久,胡享终于发出一声感叹。

  没办法,眼前的一切太过于震惊,超乎他的想象,同时生出一堆的疑问。

  唯一能回答他的,恐怕非那位梦仙不可了。

  想了想,胡享决定在今晚试试,看能否再次到达那个空间,与梦仙见面问个究竟。

  现在这钱,他可是一分不敢动,只能先找个包藏起来,反正父亲也不会扒自己的东西。

  “梦仙……

  呼…竟然是真的……”

  胡享使劲搓脸,他的脑袋有些昏沉,那些钱,真的好多啊。

  思索片刻,整个人已经十分清醒,没有任何睡意,胡享一时半会儿竟不知该做些什么。

  难道要在屋里一直坐等到天黑?

  还是等到中午再与父亲一同去那工地随便看看,耗过去?

  一番大脑斗争,胡享选择了后者,他这个人怕闷,尤其是穷闷。

  但是胡享没有躺到中午的打算,父亲的那个说法是为了自己能睡懒觉,他心里是明白的。

  而这个点,父亲必然已经醒来,顶多坐在门口摇扇子等自己。

  当然,若是胡享不愿意的话,胡有伟也就是白等一上午,最后自己一个人去。

  好在这一回,胡享没打算让父亲失望,更准确点儿说,是“顺便不让父亲失望”。

  一开门,不出胡享所料,父亲正一人坐在门口,手里拿个破叶扇,轻轻摇动着。

  发现儿子起早,胡有伟眼神一亮,

  “小享,今天起这么早?!

  对了……昨晚我说的…”

  “我跟你去看,等我洗漱完。”

  胡有伟说话间,胡享已经操弄起牙刷洗脸盆,随口向父亲回应道。

  听闻儿子的回应,胡有伟脸上露出一抹欣喜,快速点着头,

  “好,好…没事,我等着,你不用着急,慢慢弄。”

  没多久,待得胡享整理完毕,父子俩一同来到巷口,这里停放着一辆破旧的电瓶车,是胡有伟的。

  电瓶车是几年前胡有伟买别人二手的,花了近两千,几年来,换电瓶花了不少心血钱,车却没再换过。

  随后,父子俩骑着车,经过十几分钟的路程,来到一处位于靠近内城外围的工地,在工地一侧,是一座工厂,看样子挺新。

  工地入口处,两人下车后,迎头便走来一位皮肤黝黑的中年胖汉子,上衣搭在肩膀上,挺个啤酒肚,笑道,

  “哟!老胡,这是……你那儿子??”

  胡有伟同样以笑迎道,

  “嗯,今天带他去那厂里试试,年纪也不小了,能搞些钱就好。”

  “等等,你说那厂子?!”

  听到胡有伟的话,胖汉子惊诧一下,连连摇头接着道,

  “害,别提了,要我说啊,这也是命。

  厂子没刚开多久,听说老板那边出了事故,就昨晚的消息,这厂啊,直接就搁这儿晒着了,赔了不少钱给临时招进的工人呢。”

  一听这话,胡有伟父子俩脸色皆是一变。

  胡有伟心里知道儿子这活儿算是泡汤了,顺着道,

  “那……啥事儿啊,怎么能放着厂子不管了呢,这…可是一大笔资产啊。”

  “这谁知道个明细啊,咱也不是内部人,我倒是听说是那老板他老母亲,八成是身子搞坏了。

  啧啧…这人啊,一天到晚钱没少挣,搞到最后,把老一辈给耽搁了,算个啥事儿啊,遭孽哟……”

  胖汉子眉皱皱地哀声道,朝工地内看了一眼后,又看回胡有伟父子俩人,继续道,

  “老胡啊,你还是先来干活儿吧,厂子那边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

  既然你儿子也带来了,大不了让他在旁边看着就行,不是有个阴凉地儿嘛。”

  胡有伟望向儿子,只见胡享的目光一直瞥向远方,也不知刚才的对话他听没听进。

  “小享啊,你这位叔叔说工厂那边人家老板有事儿,工作暂时是没了。

  今天上午就麻烦你在旁边等等,完工后我们一起凑合顿饭,然后我再送你回家,行吗?”

  闻言,胡享好一会儿才把头扭回来,

  “无所谓啊,我都行。”

  儿子接受了,胡有伟欣慰的点点头,便跟着胖汉子一块儿进了工地。

  没几下功夫,主要施工场出现在三人眼前,主要是几栋公寓楼的进阶构架建设。

  不远处工头在那儿指挥着,胡有伟跑过去对其好说了一番,而后又跑回胡享跟前,

  “小享啊,那边那个铁皮屋看到没,你就在那儿下面坐着歇吧,我和你那叔叔去干活儿了。”

  说罢,胡有伟转身便投入到工地中,操起个铁铲弄起沙石来。

  胡享啧啧嘴,一个人来到身后的铁皮屋,有个小木椅能坐。

  就这样,胡享看着工地上的工人,包括自己的父亲努力地干着活。

  他们,无非是与水泥、沙石、推车、钻机等打交道,尽是累人的体力活儿。

  时间不断推移,日光是愈加剧烈,打赤膊都得把汗不停的淌。

  看了许久,其实胡享的内心并不是平静的。

  他不停的回想着昨晚的事情,仅仅是一句话的事儿,十万块,居然真就到手了。

  虽然,还没法确定下来。

  但是就过程来说,简单无比。

  可眼前这些人,包括父亲在内,他们累死累活,一个月最多能搞几个钱?

  与此同时,估计那些富二代们一个个不是在马尔代夫泡脚,就是在意大利吃面条吧?

  不过回头一想,怎能拿父辈跟同辈年轻人比呢?

  说来说去,还是自己命不好啊……

  “唉……”

  胡享双手揉揉头,小叹一声,

  “也罢,反正今晚大概就能弄明白所有了…”

  胡享不禁露出一丝笑意,自己可是真的见到了神仙的人啊!不是演电影!!

  他甚至已经想好,等今晚定夺下来后,换一大笔钱,从此彻底改变生活。

  想到这里,胡享下意识地瞥向了父亲的方位,犹豫片刻后竟小跑过去。

  “小享?

  你不在那坐的好好的,跑来这儿干嘛?!”

  “别管那么多,我来帮你还不乐意了??”

  胡享边说边上衣一脱,拿起地上的一把铁铲就是干。

  “这孩子…你干啥?这儿不用你帮忙,爸自己一个人弄就行。”

  这回胡享直接没回应,继续操弄着铁铲,试图卖力学着父亲此前的动作。

  胡有伟见状,没再吭声,又是露出难得的一笑,发现工头离开了,便没再阻止儿子。

  一上午的时间过的飞快。

  所有工人停下手中的活儿,凑到一块儿,统一买回来的盒饭放在一面布满灰尘的桌子上。

  胡有伟拿着两份儿饭菜,其他人看到胡享的存在后,都是笑笑,没说什么。

  “小享,今天的菜还不错,赶紧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去。”

  随后,胡享接过父亲的手,打开菜盒,却是看到满满一盒豆芽炒粉条。

  “这叫不错?”

  胡享心里说道,但不知为什么,他控制住了自己,没有真的说出口来。

  可乐也没有,胡享想想就觉得难受。

  终于,忍不住了,只好说道,

  “其实我不是很饿,你能吃就都吃了吧。”

  儿子的话,让胡有伟还没刚露出点儿的喜色给消完了。

  平时给儿子买的饭,在家偶尔做的饭都保底有肉,最起码也是三根双汇火腿肠。

  胡有伟心里明白,只能点点头,

  “那我再给你些钱,等会儿我送你回去自己多买点好吃的。”

  说着说着,胡有伟放下手中的盒饭,从兜里掏出些十块,五十块的钱,有几张钱破的用胶布粘的哪里都是。

  “行了行了,不用的,我兜里有。”

  胡享不打算接钱,急忙说道,不料父亲直接塞过来,

  “不差这些钱,多买点儿,得吃饱。”

  最后,胡享无奈收下了。

  没过一会儿,胡有伟用最快的速度把饭吃完,包着嘴便将儿子送回家去,自己则接着下午的活儿,临走也没忘交代饭事。

  ……

  夜晚,胡享如昨天那般平躺在床上,准备进入睡眠状态。

  这时,响起两下敲门声,

  “小享啊,今天不知到累着你没,你好好休息吧,我暂时也不给你找活儿了,等你哪天愿意了,再跟我说,早点睡吧。”

  父亲在门外说完,便自回房睡去。

  胡享对着房门看了许久,而后才闭上双眼,任由困意侵袭……

  “凡人小子…

  凡人小子??”

  充满引力的声音回响在耳畔,胡享渐渐睁开双目,四处打量一眼,猛地弹坐起身子,

  “我…我真的又回来这里了?!!

  梦…梦仙??”

  “呼……!”

  只听一声呼啸,一位极其英俊的蓝衣青年出现在胡享面前的上空,

  “呵呵……凡人小子。

  想不到,那十万元,你居然一分没动啊?”

  梦仙带着不可思议的微笑,缓缓的道。

  胡享听这话,脑子飞速转动起来,霎时间凝聚起所有待定的疑惑,

  “我都不知道您怎么把钱弄出来的,哪儿敢碰?

  话说,我记得昨晚我们两也没正式交易吧……怎么就直接给我十万块了呢?

  莫非……是您先送我的??”

  梦仙闻言,不由噗嗤一声,

  “好一个图享怕死的凡人小子,真敢想啊。

  这钱,是我从你身上取走一年换给你的,昨天我不都说了么,一年等于十万块。

  怎么?

  记性这么差??”

  听得此话,胡享差点儿没跳起来,直接改口斥道,

  “凭什么?!

  我都没答应你,你就擅自把我寿命给减了?!!

  你知不知道人的生命有多宝贵?!!”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