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当我的生命能换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梦仙

当我的生命能换钱 天瑞呐 4438 2020.01.10 13:22

  该年的5月31日,注定是一个让胡享难忘的日子,这是他头一次将心中压抑许久的憋屈火发泄出来。

  他也已经不知第多少次认识到,有钱的好处。

  那一天,在胡享说出那句铿锵有力的话语后,他的学业生涯便算是彻底终结了。

  关于孙强,确实是在家反省一周后直奔高考去的。

  但重点在于,明明最后都肯定了是孙强起的矛盾头,那些领导却依旧没有对其增加哪怕一点儿处分,仅仅是给了胡享“台阶下”。

  这是很荒谬的。

  有时候人要的就是个态度,一个说法,胡享是个好面子的人,但他同时也不乏骨气。

  最终让他说出那句话的,并非面子问题,恰恰就是那份骨气。

  至于孙强那被单独叫出去的五分钟,胡享心里自然也有谱,能在学校里惹事儿混三年的,恐怕没些家庭背景是不存在的。

  那天的最后,胡享在班里当着所有人的面清东西,没有弄出太大动静。

  与唯一的好朋友李勤然多说几句,便随父亲离开学校,回到家里后,开始了混日子的生活。

  ………

  一年多以后。

  又是一天上午,胡有伟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

  准确的说,这是一间位于光城市城中村边缘巷子里的小破屋,是胡有伟每月交420元租下来的。

  卧房与厨房还是分开的,加起来总共不过三十来平米,勉强足够两个人生活。

  当然,整个家里,其实也就胡有伟和胡享父子俩而已。

  十二年前,那时的胡享只是个七岁的孩童,即便懂得不多,还是依稀能摸索出半点儿父母间的关系。

  胡享有个大六岁的亲姐姐,对自己不好也不差,一般般。

  稍年轻时的胡有伟好赌,小酒儿成天到晚都得有,抽烟也没落下,挣大钱带一家去“爱琴海”玩儿的话经常挂嘴边,也就挂着而已。

  典型的颓废中年汉子。

  唯一的称得上能看的点,就是在没钱时也会首先顾及到儿女,从而拼命搞些钱,能搞一点是一点——借也得搞。

  如此一来,儿女能在最大程度上不挨饿。

  但是尽管再怎么拼命,先不说那会儿还不太成熟的儿女受不受得了,这样的性子又怎能留得住媳妇儿呢?

  后来的某一天,胡有伟和胡享他妈大闹一场,胡享的姥爷姥姥不愿意了,胡有伟父母没啥情况,因为早就不在了。

  为数不多的所谓亲戚朋友赶来好说歹说,最后,两人离婚了。

  胡享姐姐跟了妈,胡享本来也要一同走的,可不知为什么,离开前的那一刻,胡享下意识地就扯住父亲的衣角,打死也不走。

  就这样,胡享跟了他爸。

  再后来,胡有伟直接跟胡享母亲断了联系,唯一得到的消息是,离婚后的一年,后者嫁给了一个特有钱的人。

  一个虽然年纪偏大,但拥有几栋大别墅,几辆豪车,数不清的资产的,有钱人。

  这一点,在胡享稍大一点儿时,胡有伟才告诉他,毕竟儿子总有一天会自己来问个明白的,同时,也清楚地解释了与胡享他妈离婚的原因。

  胡有伟的心里是一直有愧于儿子的。

  奈何自那时起,胡享的心灵便隐隐被蒙上一层阴霾,与父亲之间,也生出了似有似无的隔阂。

  十几年来,胡享随父亲一同在这小破屋里生活着。

  胡有伟一年365天除非找不到活,否则能搞的钱就尽量搞,一天最多就睡四个小时,每个月倒有能挣到3到4000的水准。

  胡有伟是苦了,可他尽全力不让儿子跟着苦,每个月给其保底1500的生活费,使得胡享的在校生活水平能和那些家底不错的同学平齐。

  要知道,高中不是大学,1500起步,够土豪了。

  其余的钱,除了交房租,胡有伟省吃俭用,以用来新学期的学费,还有给儿子买衣服等。

  胡有伟知道,胡享自己手里是攒不住钱的。

  日复一日,十几年,纵使胡有伟再有愧于儿子,也难免会心生埋怨,希望他大点儿能懂事儿些。

  尤其是胡享休学后的这一年多,胡有伟的身心更沉重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胡有伟拎着两盒外面买的快餐,还有一杯冰可乐,胡享爱喝这个。

  掀开门帘,里面的小床上,胡享正翻转着身子,刚好看到进门的父亲。

  一句话也没说,胡享起来随便刷了牙,洗了脸,从父亲手中拿过饭和可乐,便大口吃起来。

  估计是菜哪里不对了,胡享皱眉牢骚道,

  “这菜都凉成这样了,怎么吃啊…”

  “今天是高考第一天,外面那些卖饭的都被学生打光了,去买的只剩这些热气跑完的,凑合吃吧……

  想想你去年那天如果能听我的话,也能去高…”

  “咚!”

  没等父亲应完声,胡享便胳膊肘往桌上一碰,手掌微微磨拭起脸面,说道,

  “别再提这件事行不行…

  我都说了多少次,那孙强他他妈的是有那个家庭条件!

  这年头,有钱就是个爹!咱家要是有钱,那狗屁主任能听我随便使唤你信不信?!!”

  “够了!胡享!”

  突然,胡有伟手掌往桌上一拍,右小指做工时的伤口裂开来,溢出些许鲜血。

  可这种状态没持续几秒,胡有伟便压下嗓子,双目渐红,一个字一个字地回应着,

  “小享啊,这些年来是怪我,怪我这个当父亲能耐不够,挣不了大钱,没办法让你住豪宅,坐豪车。

  可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真的在努力让咱们的生活变好。

  现在你也大了,你可以跟着我一起出去工作,你比我年轻,一些不累又有些钱的活你能接的了,我们…”

  胡有伟的语气极为殷切,但,胡享似乎是未能听进去。

  只见胡享弹起身子,不等父亲把话说完,直接离开屋子,向外而去。

  “小享,你干什么去?!把饭吃完啊!

  小享!…小享?!”

  胡有伟急忙起来要拦住儿子,可是没成功。

  这种情况,并不是头一回。

  胡有伟一个人瘫坐在椅子上,双目泛出些泪光,却无可奈何,许久后,继续大口吃起半凉的饭来。

  今天他运气好,找到两份工地的活,下午,还有工作等着他。

  ……

  夜晚,胡享回到家中,刚到巷口便瞧见父亲搬个椅子坐在门外。

  看见儿子回来,胡有伟心里终归踏实了,本想说两句话来着,但胡享没有接话的样子。

  将手中提着的一个小黑袋往饭桌上一扔,胡享看也没看父亲留下的饭菜,径直走进自己的卧房,把门一关便不问家事儿了。

  胡有伟知道儿子不可能这么早睡,叹了口气,凑到门跟前,声音有些沙哑地道,

  “小享啊,我今天…找了一处好工地,挨着一座工厂,里面刚好缺一些工人,你要是愿意的话……明天就跟我一块儿去吧。

  不用早起,中午去就行…”

  说完,屋内并没有传出任何回应声,这也正常。

  随后,胡有伟将留的饭菜用东西罩住,自己随便洗漱后便准备回屋睡觉。

  忽而留意到儿子随手扔出的小黑袋子,胡有伟犹豫了下。

  要是儿子自己的东西,他是不会去私自动的。

  但他可没见过儿子对待自己的东西会这么随意,

  “这孩子又买了什么东西,唉……”

  走到旁边,胡有伟叹声气,缓缓打开小黑袋,慢慢的,一沓“云南白药”创可贴显现出来。

  “这是…创可贴……”

  胡有伟自言自语道,看向自己手指处的伤口。

  在胡有伟的手上,它们最终都会结痂,不过时有碰破,再重结而已。

  胡有伟嘴角微泛,难得的一笑。

  ……

  亮着一盏台灯的房间内,胡享平躺在床上,手机在一边充着电,开着飞行模式。

  他不想有人打扰他,可事实是,他自作多情了,因为,几乎就不可能有人会去打电话或者发信息给他。

  一年前的同学差不多都上了大学,各个混的都有那样,谁会鸟他这种颓废青年?

  双目紧盯着天花板,胡享脑海中闪过各种自尽的方式,上吊、切腕、喝农药……没一个他敢的。

  对于这种生活他已经无数次脑补过自尽的画面了,真要让他做起来,他却没那个种,说白了,他还是怕死。

  可他又总想着,穷苦一辈子,这么活着,有啥意义呢?

  一年多来,每晚他都会生出这些想法。

  双眼使劲儿地闭了闭,胡享叹气道,

  “操……要是能拿命换钱,老子换它个几十年风风光光,剩下些年头也够活了……”

  没多久,胡享在心神的哀怨中睡去,进入梦乡,可他不知道,自己是真的进入了“梦乡”。

  朦胧中,胡享发现自己躺在透明的地面上,说是透明,下面也看不清有啥。

  “我这是……在哪儿??”

  胡享站起来惊惶道,

  “我…我不是在床上睡觉么?!”

  胡享更加惊讶起来,而最令他惊异的是,自己居然能意识到自己应当在睡觉的事实。

  照常理,梦中的意识体是完全不可能知道自己在做梦的啊!唯有醒来后,方才有可能意识到:哦!原来刚才是一场梦而已。

  但,此刻的胡享很确定,他有绝对完全的意识,甚至能回想起不久前自己已在原来的世界里睡着。

  “我去……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怎么…摸不到自己?”

  这时,胡享发现自己变成了“透明人”,压根没有对自己的触感,周边也没有能让他碰的东西。

  地面能踩是能踩,用手摸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这特么到底是哪儿啊??

  我怎么在这儿?!

  我操……”

  边叫骂着,胡享边奔跑起来,周围仍然一片乌蒙蒙。

  “凡人小子,你在瞎跑什么呢??”

  突然间,就在胡享惊慌失措之际,一道听起来极为悦耳,犹如山野清泉的声音响起,可以判断出,是男性。

  胡享直接愣住,声音有些颤抖地道,

  “你…你是谁?!”

  “我?

  呵呵…凡人,我说我是神仙,你信么?”

  胡享一听,汗毛直接集体竖起,这不是演电影,真的不是。

  短暂的震惊后,胡享也不慌乱,电影里那些家伙碰到神仙吓得拔腿就跑,都什么辣鸡套路。

  真见到神仙,十有八九是有好事儿,干嘛跑?再说了,就算不是好事,跑能跑的掉?

  纵然如此,胡享依旧是难抑心中的风波,站立在原地,等待着这位神仙的现身。

  果不其然,电影一般的情节,一位身着一席蓝色衣衫的青年缓缓显出身形,降落在胡享身前的半空中。

  蓝衣青年下身放了干冰一般,仙气飘渺,一头白发轻轻荡漾着,好像真的有风在刮。

  除此之外,他的模样更是简直了,地球几十亿人也揪不出这等英俊之辈,看起来二十五六的样子。

  “凡人小子,你在看什么?”

  胡享眼神怔怔,他从没见过这么英俊的模子,片刻后才反应过来,

  “额…哦,没什么,你…真的是神…神仙??”

  蓝衣青年闻言,微微点头一笑,

  “你不是非常吃惊呢……也罢,还是趁早进入正题为好。

  你以后可以称我为梦仙,我们可能还会有二次甚至更多次见面。”

  “哦哦…梦仙吗……您好,我叫…”

  “不用跟我说你是谁,我不在乎你们凡人。”

  正当胡享要自我介绍,梦仙直接一口打断,弄得胡享只好作罢。

  梦仙转过身,继续道,

  “听说你愿意拿生命换钱,是吧?”

  胡享一惊,这下他有百分之两百的把握肯定,这神仙绝逼是真的,连自己的这个想法都知道。

  犹豫片刻,胡享抬头,

  “对,如果真的可以,我当然愿意。

  难道……您可以…?”

  闻言,梦仙哼哼笑道,

  “没错,我的确可以,就是不知道…你是否真的愿意呢?

  我直说吧,一年换十万元人民币,换不换?”

  此话一出,胡享差点儿当场昏厥,十万块?!假的吧!自己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肯定是假的!怎么可能?!

  “怎么??

  一年换十万还嫌少了?

  你知道你所在的社会上有多少凡人一年挣不到这个数么,你倒嫌少了??”

  梦仙见到胡享不吭声,以为他犹豫了,便是有些不耐烦起来,凡人果然是贪心。

  可梦仙哪儿知道,胡享其实是被震到了,他是连十万元都没见过的那种人,一听真要有了,脑子直接迷糊到短路。

  直至现在,胡享还在原地发呆,嘴里叨咕着:“十万块,十万块啊…”

  见状,梦仙噗嗤一笑,有些明白了,

  “原来是吓到了么……哼哼,有趣的凡人小子。

  算了,今天就先不跟你耗了,从你身上扣一年应该不值什么,反正是这么颓废的一个人,先给你个十万块看看吧。

  呵呵……”

  话音刚落,梦仙一瞬间没了影子,胡享的身体也消失在这片空间,没了意识……

  第二天一大早,胡享眯眼睁开,感觉昨天做了个很真实的梦,又感觉是现实。

  关于那片空间的记忆,他还能回想起不少。

  “我好像和那个什么‘梦仙’见面了,唉…都什么玩意儿啊……”

  胡享自言自语一会儿,甩甩头作罢。

  正要下床穿鞋,却是注意到床头下的地面上,那里,有着整整十叠大红色的人民币!

  顿时,胡享瞳孔一缩,

  “卧槽?!!”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