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斗罗之牛气冲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回家

斗罗之牛气冲天 灰太狼爱上羊 4005 2019.10.20 18:56

  索托城位于巴拉克王国境内,巴拉克王国位于天斗帝国南,与法斯诺行省接壤,说是王国,其实巴拉克王国的面积只有法斯诺行省的四分之三大。

  卧牛村,就位于法斯诺行省里边。

  赵白离开史莱克学院后,就迈开脚步跑着去索托城,不过这次他没有走进城内,而是在外围找了一处马厩,把一枚金魂币交到车夫手上,直接就坐进了马车。

  这一趟马车只能载着赵白去到了山赤城,从巴拉克王国去法斯诺行省的最后一站就是山赤城,很多商人都在那里整备。

  赵白每年至少回家一趟,他以前一一问过索托城所有的车夫,他们给的回答如出一撤,只能载他到接壤边境处的山赤城,不会离开巴拉克王国的领地范围内。

  到达山赤城,他需要在那里下车中转,再租一辆马车才能返回诺丁城。

  独属于马车的颠簸感从屁股下传上来,赵白不是第一次坐马车了,倒是没有什么新奇感,拉开窗帘朝外边看,风光无限。

  马车离开了索托城,此时走在一条小道上,小道边上长满着青青小草和野花,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斑斓的翅膀在阳光下闪烁美丽的磷光。

  更远处,是一片金黄色的稻田,在风中轻轻地摇曳,大部分的稻田里都存在着一两个弯腰的人影。

  赵白现在有些心急,他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家中的爸妈和妹妹了。

  收敛心绪,放下窗帘,就算再心急也没用,身下的马车还是那辆马车,速度还是这样。

  既然路程遥远,赵白当然不会放弃这段宝贵的时间,盘膝而坐,开始修炼魂力,呼吸渐缓,已进入了入定状态。

  整个人的气息收归于体内,如一只沉渊的乌龟,销声匿迹,不漏丝毫踪迹,仿佛消失在这车厢中。

  一时间,车厢里寂静无声,要不是赵白胸口还起伏着,相信不会有人说此人还活着,只会认为这是一具死尸。

  马车前进,时间流逝,很快就到了夜晚时分,拉车的马匹也累了,需要休息个吧时辰。

  赵白坐了一整天,也想出去活动一下身子。

  跳上马车顶盖,晚风徐徐,抬头看着满天星光,不禁有些陶醉。

  不远处,车夫拿着一个袋子,伸手从里边抓起一把草,喂给那只马吃。

  赵白也感觉有些饿了,从包袱拿出奥斯卡制造出来的大香肠补充体力,连续五根大香肠下肚,见效极快,肚中传出的饱腹感通过神经传到脑中,让赵白清楚地知道,它满足了。

  索托城离山赤城有六百里的路程,但两者相连的道路被修建得四平八稳,很适合马匹的奔跑,而且拉车的马匹被修养的很好,节约了大量的时间。

  只用了一天的时间,赵白就看到了一座高大雄伟的城墙,通体呈黑色,矗立在天与地相连的地方。

  走下车厢,赵白环顾着周围的景色,每年都在此处换车,倒也不觉得陌生。

  山赤城的处在两个地区的交界处,繁荣程度虽比不上位于巴拉克国境内最富饶的立马平原中央的索托城,物价自然也没有索托城的高昂。

  这时辰,山赤城也从沉睡中苏醒,活力满满,大小店铺开门待客,人们也离开了暖和的被窝,出来吸收新鲜的空气,准备工作或者吃早饭。

  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赵白走进一家商铺,他要在这里补充食物,包袱内还剩三根大香肠。

  山赤城离诺丁城有大约七百里的距离,也差不多一天半到两天的时间,三根香肠可顶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走上另一辆马车的车厢,看着天光,太阳已经从东方升起,今天是奥斯卡出发猎取魂环的日子,不知他们出发了没有?可惜自己没能看见赵无极的惨样。

  ……

  史莱克学院内。

  “看什么看,你们这群小兔崽子,是不是皮痒了?”

  赵无极此时的脸上分别有三处淤青,尤其是左眼眼眶那里,黑了一大块,像一只熊猫眼。让人愕然,谁能把这头熊打成这惨样?

  威慑与赵无极的武力,众学员想笑又不敢笑,只能艰难地憋着。

  听到“小兔崽子”几个字,小舞皱了皱眉,表情明显不高兴了起来,低声骂道:“为什么不说小熊瞎子?”

  赵无极眼睛一瞪,“小舞,你刚才说了什么?”

  唐三下意识的横过一步,左手手臂护在小舞身前,右掌已经摸上腰间的二十四桥明月夜。

  看到唐三,赵无极的脸色明显流露出一丝尴尬,他脸上的淤青可是这小怪物的父亲打得,他可不敢再对唐三造次。

  哼了一声,赵无极也没在追究小舞的挤兑,然后发现少了一个人,“怎么只有你们七个人,那小牛犊子哪去了?”

  众人想了想,也清楚了赵无极话中的“小牛犊子”是谁了,也有些好笑。

  戴沐白微微一笑,“赵老师,大哥他请假回家了,学院现在就只有我们七个学员。”

  “恩,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沐白,你带队。”

  戴沐白一一安排各人的任务和站位,走出学院,史莱克七怪队形展开,每人手上各拿着两根大香肠,向着五百公里外的星斗大森林跑去。

  ……

  傍晚,晚霞烧红了天空,赵白又一次下了马车,他已经回到的诺丁城。

  不作停留,一下马车就往城门口方向走去。

  诺丁城离卧牛村只有二十里的路程,这点距离他能轻松地跑回去。

  走出城门外,体内魂力流转,流到双腿上,上身前伏。下一刻,赵白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如猛虎出山,速度比奔跑的马匹快的多。

  赵白奔跑的动作不像常人一样如一个风火轮,他是跳着跑的,一步的跨都很大。

  不,不应该用“跳”字形容,而应该说“扑”。

  一刻钟后,赵白视野内出现了一座不大的村子,村子门口的顶端挂着一盏灯笼,借助微弱的灯火,能看见一块崭新的牌匾,正中央雕刻着“卧牛村”三个字。

  此时天色才刚昏暗下来,各家各户家里还亮着火光,火光透过窗纸映照出来,走在村中倒也不觉得黑暗。

  赵白缓缓地走在村子里,沿着小路一直往前走,然后拐了几个弯,停在了一间木屋门前。

  这间木屋与村子里其他的木屋没什么两样,要说区别,屋里的火光要更加的明亮,透过窗纸,还能看见三个黑色的人影在屋里忙碌,两高一矮。

  近乡情怯,赵白心情复杂地站在木屋前,手几次抬起又几次放下,里边的三人,他不知该以什么样的心情,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

  离家一年,患得患失。

  自己面对魂兽都不怕,却在这里止步不前,这算什么样子?也太逊了吧

  心里自嘲一声,父母还有魂兽可怕?

  “笃笃笃。”轻缓的敲门声响起,屋内的三人有了反应。

  “是哥哥吗?我来开门。”

  从屋内传出一道清脆的声音,片刻,木门打开,赵白黑色的眼瞳里映照出了一个俏丽身影。

  一个,只有他腿高的小女孩。

  滑嫩白皙的皮肤,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上挂着纯真开心的笑容,挺拔的小琼鼻,樱桃般娇嫩的小嘴唇,如幽潭般漆黑的眼眸,深邃雪亮。

  黑色长发如瀑,乌黑发亮垂直到腰间,前方额头上的刘海则在眼眉的高度水平剪齐,鬓发至嘴巴位置剪齐。

  她的左侧鬓发上,别着一个有她脸盘二分之一大小的精致的红色蝴蝶样的装饰品。

  蝴蝶煽动着翅膀,条翼拉长向上翘起,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哥。”

  这可爱的人儿一见到站在门口外边高高的人影,笑容更加灿烂了,开心地跳了过来想要抱住赵白。

  赵白赶忙伸手抱住这个可人儿,脸上不知所措也变成笑容,什么复杂的心情通通冰消瓦解,脸部的线条也仿佛在这一刻柔和下来。

  妹妹赵婵娟整个脸蛋埋在赵白的胸前,赵白调整了下姿势,让妹妹坐在他的左手臂上,右臂抬起,手掌轻轻地抚摸着妹妹乌黑发亮的秀发。

  公主姬发型,这是他帮妹妹赵婵娟剪得,与她那漂亮的面容相得益彰,十分般配。

  牛魔王的妹妹,不是公主,还能是什么?

  “在家乖不乖啊,没给爸妈什么麻烦吧,小心我打你屁股。”

  “当然乖了,不信你问问妈妈。”

  赵婵娟嘟了嘟嘴,指了指站在厨房门前,静静地看着兄妹两人互动的赵母,她的目光更多的还是放在赵白身上,眼神慈和,光晕流转,仿佛蕴含着什么东西,一种赵白理解不了的东西。

  “妈,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婵娟,快下来,你哥哥回来也累了,不要缠在他身上。”赵母这才走近,责怪了一下妹妹。

  “哦。”

  妹妹在怀中乱动,想要爬下地,赵白连忙弯腰把她回地上。

  “一年不见,怎么还是怎么瘦,在那里有没有吃饱饭啊?”

  赵母双手抬起,帮赵白整理衣服上的褶皱。

  “吃了,在那里就我吃的最多,院长都想把我赶走了,怕我把他的学校吃穷关门。”

  “敲门也不说一声,我们还以为是坏人呢。下次不开口我们可不给你开门。”

  “知道了,下次一定注意。”

  赵白唯唯诺诺地问道。

  “哥,你这次带了什么东西回来?”

  妹妹看着赵白空空的两手,随即想要摘下赵白背着的包袱,她想要看看那里装着什么,因为哥哥赵白每次回家都会带礼物给她,一些小物件。

  那些小物件每一样她都很喜欢,其中最喜欢的是上次哥哥带回来,此时别在她鬓发上的红色蝴蝶饰品,爱不释手。

  不知这次是什么呢?她内心充满着期待。

  赵白解开包袱绑在他身上的结,任由包袱被妹妹拿去。

  “这次回来得急,也没怎么看见什么好物件,就没买了,只带回了三根香肠。”

  “香肠,好吃吗?”

  妹妹摊开包袱,里面放着三根香肠,伸出小手抓起一根,就要往嘴里放。

  “吃什么吃,准备吃饭了,还吃。”

  赵母连忙走过来,把妹妹的小手拍开,将三根香肠重新包装好,放在一旁。

  “妈,你们这么晚了还没吃饭啊?话说,爸呢?”

  “就等你回来开饭了。”

  话音刚落,厨房传来了赵父的声音,接着赵父双手盛着一盘煎炸豆腐出来,看了一眼赵白,就又返回厨房了。

  赵白是一年回家一次,不过还是有书信与家人往来的,这次也是家里寄书信过去史莱克学院,他才知道妹妹快觉醒武魂了,这才请假回来,同样,赵白也寄了封信回来,告诉两人他回来的大概时间。

  一盘盘色香俱全的菜肴盛上桌前,都是一些家常小菜,不过这更勾起了赵白的馋涎,他好久没吃过家人手艺了。

  吃饭期间,赵母和妹妹赵婵娟不时地往赵白的饭碗里添菜,高高地叠在一起,难以下口。赵白还能说什么,乖乖接受二女的好意。

  吃完晚饭,赵母进去厨房,片刻后,用两块湿布包着一口盅出来,打开盅口,浓郁的鸡汤香味随着蒸汽的升腾喷发出来,飘在赵白兄妹两人的口鼻间。

  这一盅鸡汤只够两个人的份,分别盛在赵白和妹妹赵婵娟的饭碗里,然后赵母从瓷盅里捞出两只鸡腿。

  “爸,妈,你们俩不喝吗?”

  “我们在家时常能喝到,也不差这一次。你在那边可没有这好东西喝,快喝吧,凉了就不好了。”

  热气腾腾,鸡汤烫嘴,兄妹两人准备等这阵热气挥散出去再喝,这段时间,妹妹开口了,道:

  “哥,说说你那什么,那个什么克学院?”

  “史莱克学院。”

  “对,史莱克学院。我想听你在学院里面的事。”

  “好,我说给你听。今年我们学院招到了四个学生,一男三女,他们的名字分别叫……”

  端起饭碗,黄色清澈的鸡汤晃了晃,抿了一小口,鸡汤入腹,瞬时化为一股暖流,滋润着赵白的心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