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潮咏云水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长宵成梦 鹣鲽情浓

潮咏云水间 却在云水间 3260 2020.10.18 08:48

     张海潮的话不假思索,却让金曼玉惊喜欲狂。

  一个男人肯主动保护你,为你冒天下之大不韪,他心里没有你,谁信?

  多少年了,她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敢爱,不敢恨。

  她的心如同加持着一道沉重的石门。

  从来没打开过。

  然而今天,那道石门为一个男人开了!

  “难道你不希望将来回古武界,可以仗剑江湖,自由行走?”张海潮见金曼玉仿佛傻了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当然…只是…”

  金曼玉呐呐连声,最终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张海潮有些不解,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金曼玉娇羞万分,欲言又止。

  为了掩饰,她举起酒杯,浅浅呡了一小口。

  大概因为酒的关系,她美若天仙的脸上带着丝丝殷红,含羞带嗔,那个表情才真的叫精彩。

  此情此景玉生烟,可付春心托杜鹃。

  张海潮感到一种莫名的火气从下腹之处升腾起来,恨不得直接冲过去将她扑倒在地……

  环境使然,酒吧十分嘈杂,干什么的人都有。

  三教九流,各色人等。

  这样的地方,本来也是容易发生故事的。

  好事,坏事都有。

  人们也乐于在这里将天性完全放开。

  撩女泡帅,任尔所为。

  只要你有本事。

  除非刻意寻畔滋事,谁也不会吃饱了撑的来管你。

  张海潮心情有些激动,鬼使神差地,凑近笑靥如花的金曼玉闻了闻、嗅了嗅。

  夜深人静,灯火迷离。

  美酒在手,佳人在侧。

  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

  看着男人无所顾忌地凑上来,金曼玉有些慌乱。

  她不是庸姿俗粉,心中对男人的要求也是明确的。

  她要的男人是值得她心甘情愿托付一生的男人。

  这个男人可以不帅,可以没有显赫的家世,也可以没有钱,但必须肯为自己付出,可以保护自己。

  儿时的噩梦,她不想再次经历。

  更不想自己的后代重蹈覆辙。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对这个男人一见倾心,并很快沦陷。

  但当男人意欲亲近自己时,她又紧张了,紧张之中又不无期待。

  金曼玉此刻是矛盾重重。

  谁家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算了!是祸躲不过,随他去吧!”

  金曼玉索性闭上了美丽的大眼睛。

  好在男人什么也没干,只是皱了皱鼻子就缩回去了。

  金曼玉舒了一口气,心中莫名地有些失望。

  “怎么啦?动心了?”

  花雨娇突然走过来,诡秘一笑,“要师姐帮你吗?”

  “师姐,你说什么话呢?谁春心动了?”

  金曼玉左右顾盼地看了看,表情十分紧张,生怕有什么人注意到她,或许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做贼心虚吧。

  “看看!不打自招!我只是说你动了心,你自己主动承认是春心!哈哈哈!”花雨娇大笑。

  “师姐,别说了,求你了!”

  毫无疑问,心事被人当着男人揭穿,金曼玉俏丽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花雨娇眼珠一转,没有说话。

  她转过身去,又走到张海潮身边,一只手自然搭在他的肩膀上,随后脑袋也凑过去,几乎是趴在他耳边吐气如兰:“要灭火吗?”

  张海潮白了她一眼。

  我去,这磨人的小妖精!

  难道就不怕老子趁乱将你就地正法?

  “咋啦?你想帮我灭火?”

  张海潮眼中透着笑意,反手就一把抓住了花雨娇的手。

  花雨娇的身体明显微微一颤,估计是没想到他会转守为攻吧。

  张海潮心中一笑,这小娘皮,撩拨了我这么多次,我还治不了你了还。

  其实花雨娇也只是敢过过嘴瘾。

  虽然已经二十五岁了,在古武界,有许多男人趋之若鹜,但她还从没有真的与男人有过肌肤接触,更别说灭什么火了。

  “啊,你干嘛?你你你来真的?”

  她惊呼出声,连说三个“你”。

  张海潮已打定主意,存心要治治她,索性也不管她如何大呼小叫,直接把她拽过来,一把揽在怀里!

  “啊!你!我!”花雨娇顿时懞了,一时口吃,居然说不出话来。

  “不是说要当灭火队员么?”

  张海潮微微一笑,转头又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呜呜呜……”

  花雨娇勃然变色,仿佛受了轻薄。

  她双肩抖动,竟捂着脸哭了。

  呃!这么不禁逗?

  张海潮不知所措,傻了。

  想劝她又不知从何说起,任由她这么哭着,也不行。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怎么着她了。

  张海潮左右为难,急得满头大汗。

  “哼哼!跟老娘斗?你还嫩点!”

  花雨娇偷眼从指缝里看着张海潮的窘相,十分想笑。

  她拼命忍着,如此一来,身体就抖得更厉害了。

  尼马!这都什么事啊!

  早知如此,怎么也不会去碰她。

  张海潮急得直搓手。

  “师姐,你就别逗他了!”

  金曼玉实在看不下去了,赶紧过来给男人解围。

  自己师姐什么样的人?

  一向针尖对麦芒,能让她哭鼻子的人这世上恐怕难寻。

  她知道师姐是装的,但却没有第一时间揭穿。

  毕竟她不能不顾忌师姐的面子。

  同时,她也不满男人对自己的淡漠,想治治他。

  却又不忍心看他当众出丑。

  “哟!还没嫁给人家就把师姐给卖了?这就心疼了?”

  花雨娇阴阳怪气地嘲讽道。

  “你说什么呢?不理你了!”金曼玉大羞。

  “骗我的啊!”张海潮总算明白了。

  “啪!”张海潮顺手一巴掌拍在花雨娇翘臀上。

  “你要死啊!这里这么多人!还打人家那里!”

  花雨娇羞恼不已。

  酒吧也顿时沸腾了。

  尤其那些试图猎艳的男人们,眼睛都快冒火了。

  尼呐!这样也可以?

  这可是咱们心中的女神。

  你小子也下得去手。

  男人们看到这一幕,心中忍不住咬牙切齿。

  他们恨啊,为什么打人的那只手不是自己的。

  金曼玉也被眼前这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

  她眼睛瞪得溜圆,不解地看了看花雨娇,又转头看了看张海潮。

  不料,张海潮正偷觑着她。

  双目一对,张海潮只觉头皮发麻,心中暗道不妙。

  金曼玉狠狠瞪了他一眼,眼中分明带着几许委屈和倔强。

  她精致的脸庞在灯光的映照和酒精的刺激下,显得更加明**人、风情万种。

  张海潮不由得看呆了。

  “美美…美女!能…能请你喝杯酒吗?”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儿女情长。

  张海潮一看,是一个醉薰薰的白人男子,正色迷迷地盯着金曼玉微微撑开的衣领!

  “滚!我的女人凭什么陪你喝酒?”张海潮冷冷地喝斥道。

  “我给钱!”

  白人男子掏出一叠米钞,扔在地上。

  金曼玉大怒,正欲动手,却被张海潮拦住了。

  “老婆!你躲在我身后!我来收拾他!”

  张海潮大声喊着,同时还暗中给金曼玉递了个眼色。

  男人保护自己老婆,天经地义,谁也不敢说他闹事。

  金曼玉会意,笑眯眯地退了几步。

  她确实想看看,男人到底会为她做什么?

  张海潮拾起一张米钞,擦擦鞋,又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团成一个小团,一指弹出!

  同时大脚一伸,踩在那一大叠散开的米钞上,轻描淡写地碾了碾。

  “嗖!”纸团不偏不倚,正好击在白人男子的腿上。

  扑通!

  白人男子不自觉地跪下了!

  而那叠米钞瞬间也成了齑粉。

  众人噤若寒蝉,谁也没敢再说话。

  “华夏猪,我要杀了你!”

  白人男子大声狂吠起来,疯狗一般。

  “看来教训还不够!”

  张海潮本想略施惩戒就放了他,没想到这男子口臭至极。

  张海潮黑着脸,走近男子,以极快的速度在男子伸出的小腿上踩了一脚。

  “啊!”男子大汗淋漓,痛呼一声,“我的腿断了!”

  “再敢污言秽语,劳资要你的命!”

  说完,张海潮也不看他,带着二女扬长而去。

  酒吧主客面面相觑,谁也未敢阻拦。

  回到别墅,花雨娇兴味索然,毕竟大家好不容易有机会小小放纵一回,却被那醉鬼彻底搅和了,确实有些扫兴。

  而张海潮却不以为然。

  米国社会经济至上,唯钱是命。

  有钱就有地位,有人权。

  人与人之间,没有友谊,没有人情,就算父母子女,也淡漠得很。

   他们与华夏人截然不同。

  也没有华夏人那种浸透在生命之中的来自血脉的亲和与信赖,更没有华夏这种自然人群的濡染和相融……

  所以那个白人男子,没有规则,无所顾忌。

  他觉得自己是上等人,让一个女人陪她喝酒,是天经地义,更是那女人的荣幸。

  因为他有钱,可以呼风唤雨,可以随意践踏一切,甚至包括别人的尊严乃至有些人的生命。

  “玉姐,今天不是有意占你便宜,这个那个……”

  张海潮也不知道用什么合适的语言去解释。

  “这算什么啊?她巴不得你这么占她便宜!我师妹呀今晚做梦也会笑醒的!”

  没等金曼玉回应,花雨娇就抢过话茬。

  “师姐,你又胡说!”金曼玉急了。

  “敢说我胡说?以后师姐不管你这丫头了!你就这么永远绷着!喜欢就喜欢,扭扭捏捏的,烦死人了!”

  花雨娇撅着嘴,十分不满。

  率性!

  张海潮暗自感叹。

  “如此良夜,你侬我侬,鹣鲽情浓,多美!”

  未等两人接话,花雨娇忽然给金曼玉丢了个眼神,兀自袅袅婷婷,转身上楼去了。

  “别让长宵成一梦,小帅锅,加油哦!”花雨娇站在楼梯上,对着张海潮喊道。

  张海潮尴尬已极,无言以对。

  一路走来,也共同经历了不少事。

  金曼玉天人之貌,就算柳下惠重生,说一点都不心动,也是假话。

   张海潮血气方刚,自然不能免俗。

  只是有江映雪在先,他也不知道如何处置。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