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开挂法师的异世界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疼

开挂法师的异世界生活 想要戒酒 2426 2020.03.21 22:54

  两人回到营地。

  江寒雪低着头,将头埋进了双臂之中,肩膀微微耸动,似乎在哭。

  任启和老狼对视一眼,没有搞清楚状况。

  “她怎么了?”任启看了一眼,向奚珂馨问道。

  “你还有脸说。”奚珂馨怒视任启。

  沉默一阵,任启摸了摸鼻子,他大概明白情况了。

  “我先去打猎,你自己解决吧。”老狼看了一会,感觉有些尴尬,于是找了个借口离开。

  他就是不想看到一个男人哭哭啼啼的样子,但是又怕说了她,奚珂馨怪他,还不如现在出去打猎,眼不见心不烦。

  在老狼走后,任启有些尴尬的坐了下来。

  唯一的战友走了,现在自己孤身一人,好像现在是弱势,怂一点好。

  “到底什么情况?”任启问道。

  “你自己和她解释吧。”奚珂馨怒视着任启,跟上老狼离开了。

  任启无语了,这江寒雪仇视自己还好理解,为什么奚珂馨也在仇视自己,她们到底什么关系,好闺蜜?

  果然就像老狼说的,团长不是这么好当的。

  任启在江寒雪的身旁坐下,微微挨着她,想要以此来拉近心灵的距离,便于交流。

  “小雪?今天的事情是我错了好不好,你有话好好说,不要哭行吗?”

  任启用尽量温柔的语气,像是对小孩说话那样小心翼翼。

  有些感慨,对女朋友都没有这么温柔过,虽然自己没有女朋友。

  “你走开!”

  江寒雪依旧没有抬头,大声的喊道。

  任启尴尬了,一脸无奈的看着她。

  他知道劝江寒雪只能用劝女孩的语气,但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那就是他还真的没有什么劝女孩的经验,以前都是一群大老爷们一起,基本上和女孩没什么交流。

  “要不这样吧,你要是想发泄就发泄吧,现在我随你打,随你骂,我绝不还手也绝不还口。”任启摸着鼻子道。

  依旧沉默,依旧还是在继续抽泣。

  这不断的抽泣看的任启心烦。

  他平时最看不得的就是女人哭,但是这厮哭起来真的就像一个女人,突然间任启心里更是愧疚了。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因为我刚才摸了你对吧,现在我给你摸回来行不行?”

  看着低头不说话的江寒雪任启快要疯了。

  感觉她就是有意的,现在不说话反而让任启更加难受。

  持续三分钟,任启实在忍无可忍了。

  “要不这样吧,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关于我的秘密,听完后你就不要哭了行不行。”

  虽然江寒雪没有抬头,但是任启还是接着道。

  “其实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个老狼也知道,他可以为我证明的,这可是我最大的秘密了,现在我告诉你了,你不哭了行不?”

  看着还是不说话的江寒雪,任启有点想哭。

  再次沉默几分钟,江寒雪的抽泣停下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

  可能是哭的太久了,声音有些沙哑。

  任启兴奋了,终于肯和自己说话了,她要是再不说话自己真的要疯了。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问老狼。”

  “我是说你说随便我打骂都不还手不还口,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任某人说话算话。”任启拍着胸脯道。

  江寒雪抬起了头,此时脸上已经被泪珠所勾勒除了一条明显的泪痕。

  她在任启的眼中是一个男人,一个看起来很瘦弱,很清秀的男孩。

  如果看脸蛋真的挺像一个女人,此时脸上的泪痕更是让她显得楚楚可怜,哪怕她是男人的身份,但是任启还是莫名的不想让她受伤。

  这种感觉一出来,任启瞬间爆炸了,立马将头偏向一边。

  好险!

  差点弯了。

  “把手伸出来。”江寒雪道。

  任启皱眉,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将手伸了出去。

  江寒雪将他的手拉到了自己的面前,盯了一会,猛地一口咬下。

  任启吃痛,想要将手拔出来,但是发现她咬的越来越用力。

  倒吸一口凉气。

  疼!

  不过勉强可以接受。

  “你是女人吗,能不能好好用拳头。”任启吐槽。

  被一个男人咬,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同时心里更是无奈。

  在任启说完后,江寒雪嘴上更用力了,任启面部逐渐开始扭曲。

  这真的是将全部的力气用在了嘴上,任启的手没有一会就开始流血,但是江寒雪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而且用的力气越来越大。

  这一幕有些像丧尸片里面,丧尸咬到人的样子,鲜血横流。

  感受着自己手上传来的疼感,逐渐张大了嘴巴,却是疼的发不出声音,只能用喉咙不断的‘啊’。

  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扭曲,身体也开始跟着扭曲起来,眼中渐渐开始有泪花产生。

  这是真的疼,疼的他都没有力气去推开江寒雪。

  过了几分钟,江寒雪终于松开了嘴。

  任启感受到松嘴后,快速的将手抽了回来。

  他怕江寒雪再次要上去,那样真的半条命都没有了。

  手抽回来后都还有些微微发抖,血流了出来,滴在了地上,可他有不敢去碰这个伤口,太疼了。

  江寒雪坐在旁边,看着任启现在小心翼翼的样子很是解气,但是还是觉得自己用的力气小了,没有给他教训。

  任启抬头看向这个嘴里还有血的家伙,感觉身体有一股血在往上面冲。

  他在拼命的压制自己,让自己冷静。

  又是两分钟,任启冷静下来,捂住自己的手,深吸一口气,微笑道“现在好了吧,不生气了吧!”

  江寒雪吐出了嘴里的血,轻轻哼了一声。

  这一声轻哼让任启头上青筋暴起。

  没事,不疼,不和她一般见识。

  任启再次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

  “你以后不允许再碰我。”江寒雪突然道。

  任启一愣,立马反应过来“我不是战士,地龙上我不碰你的话我会掉下去。”

  江寒雪微微皱眉“好吧,我允许你在那个时候碰我,但是不允许再像早上一样,而且平时不准碰我,也不允许离我太近。”

  任启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微笑道“好,都听你的。”

  当初感觉招了一个高阶法师赚了,现在看来这是招了一个爹啊。

  不过这家伙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哭的要死要活的,现在倒是一脸小人得志的感觉。

  江寒雪满足的点了点头,没有再理任启。

  过了几分钟后,她突然问道“刚才你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

  “就是你说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是真的吗?”

  “真的,我没必要骗你。”

  江寒雪深深的皱眉,摆出了一副和老狼第一次听说时一样的态度。

  “不信算了。”

  本来任启就没有想过要隐瞒些什么,毕竟江寒雪是一个雷系的高阶法师,到时候手机充电还要靠她。

  一想到手机,任启问道“对了,你不是雷系高阶法师吗,你能不能控制电到一定的强度,然后让电朝着一个指定的方向流动。”

  江寒雪诧异的看着任启一眼,问道“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不信我的话吗,现在我就可以证明,但是关键在于你能不能像我刚才说的那样。”

  “完美的控制元素,这是高阶法师的基本条件。”

  “你是说可以?”

  “嗯。”

  任启兴奋了,手机已经没电了,现在正是开始试验的时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