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圣山王族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转个盟里才子的文章,比我好啊,咳

圣山王族 魔神刑天 3034 2006.03.26 09:42

    题记:有些东西,注定得不到,永远。可是--为什么会沉迷其中?

  落日如金,慷慨地洒满阿米亚城堡郊外的草原。有风,和煦的晚风温柔清吟,天地间便有一种很怀念的气味。

  我没有嗅觉,所以我没有呼吸,我只是一支箭。

  一支普通又不普通的箭,我的普通是因为我跟这个城堡所有的箭没有区别;我的不普通因为我是属于一个名字叫<突然空闲>的人的箭,她是我的主人,我喜欢叫她<突然>.因为她的每一个决定都很突然.包括在她自己刚满30级的时候去紧紧的追住那些人们听见害怕而且陌生的远古动物.仅仅为了一个天龙骨.她和我说,那是要给自己的武器祭奠!而且随着她出去已经六次,这是第七次。

  每次她细腻的骨节摩挲过我温柔的箭羽,我的身体就会一阵痉挛:激动的痉挛,临死的痉挛。

  对于一支箭而言,只有在空中飞翔的瞬间才是他真正的生存,然后是死亡。最辉煌、最辉煌、最心驰、最神摇……的时刻就是我锋利的箭镞刺进其他生命的时刻。血,会在瞬间包围我纤细而绵延的身体,然后鲜红的血液祭奠我曾经鲜活的生命。最芬芳而热烈的鲜血总是被我第一时间看到,因为我是箭。

  在箭壶里轻轻地跳动,听到阿米亚远处牧女娇嫩的歌声,缠mian而幽怨。心里便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撕开,但没法看清被撕开的东西。

  也许根本就没有!

  什么是忘记?

  忘记就是把本来有的变成没有的过程。

  <突然>缓缓走,她的身体柔软地舒卷,眼睛半闭。

  我无限崇拜地看着她,并非因为她是我的主人。而是因为她可以让我的生命无限辉煌。

  士为知己者死,箭为善射者亡--

  远处的骑士房上已经有袅袅的青烟,第七次的出城也将结束。

  我的心里便有种似乎遗憾、似乎庆幸的感情升腾。但我想,一定会在恰当时候射入怪物的致命点,因为我是一支箭,一支突然的箭!

  这是我的骄傲,不容侮辱!

  遥远的夕阳把它的金黄涂上我和我身旁兄弟的身体。

  我们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因为我们有了一种金子般的色泽,虽然这并不属于我们自己,但我们一样开心:我们都只是一支箭,一支再普通不过的箭,永远也不会有人注意的箭。能有金子的颜色的机会太少了。

  兄弟很尊敬我,因为他进箭壶的时候我已经在里面出城五次,目睹过无数次怪物在临死瞬间的绝望与惊艳。而有的兄弟一辈子都没有这种机会,他们一生唯一依次看到怪物临死是他们自己射中怪物,太激动的情绪是无法看清周遭所处的。

  而我看过的比许多兄弟加起来的还多。

  身旁的兄弟说他希望射中一头豺狼的前额--只有突然的箭才可以射入豺狼的额头,即使生命结束,别人也会忘记不了豺狼额头上的箭。

  然后他问我希望射中哪里?我朝他笑一下:一个恰当的地方吧。

  然后我就沉默,他的絮叨似乎开始退后。

  躺在箭壶里,努力想着心底一些模糊的影子。但总是没有结果,似乎我某些记忆被撕去,却留下了一些细细的痕迹。不管如何努力,总是补不齐已经缺失的部分。

  突然在草地上半闭着她的双眼,她无须回忆什么。

  不,也许她也正努力回忆什么。谁又没有忘不了的故事,谁又没有一些缺失的回忆?差别是有的人宁愿永远忘掉,有的人却努力记住。到底谁好,谁不好?谁又说得清楚呢?

  忘掉也好,不忘掉也好!

  不忘掉至少可以回忆。

  生存的过程最后不都变成了回忆?不管是别人的回忆,还是自己的回忆!生命存在对于未来而言,根本就是一场回忆,如果选择忘掉,那还剩什么呢?

  忽然,心里起了一种很微妙的搐动,仿佛死前最后回眸那种无限苍凉的感觉。

  依然没有见到任何变化,一切都平静而安详如常。

  变化的是我心,我心突然无法平静:我的箭镞在箭壶里跃跃跳荡,箭羽无比激扬,在风中飘扬。

  就在这时候,突然的手抚过我的箭羽,然后我的身体便在她食、中、拇指轻拈中离开了箭壶--甚至来不及和兄弟到别离--别离总是在没有准备的时候到来。

  原来真的有预感:是该完成我的使命了!

  突然觉得无比神圣:开弓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一定射中怪物的致命点!这是你的骄傲,也是我的骄傲! 而阿米亚所有的光荣也将属于你!

  夕阳最后的余辉像血一样的光辉将我生命里最后的刹那涂抹得无比雄伟而悲壮,我纤细的身体在似乎流淌着光的血液,通红通红。

  然后就飞驰在无尽的空白里:空白的天地、空白的时间、空白的意识……唯一可以预约的是死亡:怪物的死亡,还有我自己的死亡。怪物用它的死亡来祭奠我的死亡,它的死亡是无可奈何的,而我的死亡是慨然就死的。

  --同样是死,同样是从这个世界抹去存在,但有很大的不同。我以为。

  风声在我的身体旁大声呼啸,风景在我来不及欣赏的视觉里飞速退后。我仿佛追赶着光阴的流逝,原来飞行如此惊怵而惶恐,我的身体在空中笔直而骄傲,充满荣耀--??这是我生命里最美丽的时刻,生命最美丽的时刻,是不是该遇到谁?

  希望被全世界的人看到我的飞翔,但我更希望被看到的还有某个生命。

  终于飞翔,虽然短暂,却拥有傲人的速度,这一次。

  猜不到的是,这样的飞翔:飞翔的终点是她的死亡,还有我的死亡。

  闪烁着寒光的箭镞凛冽而清澈,在徐徐的晚风中刺开天地,她的身体在空中开始发抖,因为惧怕。

  射中怪物是我的骄傲,也是突然的骄傲--是我最后飞翔的唯一目的。我的身体也开始发抖,因为惶恐.

  然后我听到我的兄弟在风中飞行的呼啸声,带着临终的遗憾:他终于没有射中豺狼的头:我想他终于明白很多时候希望往往落空,为了不会失望,最好不要希望。只是他再也没有机会去运用他最后的经验。

  应该是我犹豫的刹那,突然再次将他射在空中,他应该看出我的目的已经不再是豺狼的头颅。

  犹豫通常是改变的前奏,很多爱情也一样。为了不受伤,最后在对方开始忧郁的时候,选择放弃。把离别留给她去承受。

  兄弟带着巨大的遗憾笔直向前,没有悔改,不肯放弃他最后的希望--射中这只倒霉的豺狼,他只是为自己倒霉。

  飞翔的力气已经将尽,我的行动开始迟缓,在空中。

  最后用力挣出,如我那时说出:为什么要飞翔,这样不好吗?我恐高啊……一样,用尽我全部的力气,迎向兄弟锋利的箭镞。

  听到清脆的断裂声,我的身体在兄弟的箭镞碰击下脆声而断。

  临死前,怀着对兄弟和哲别的巨大歉疚。破坏了你们终生的梦想和英名,可......有选择吗?我。

  我死了.

  突然也倒下.

  没,她没有倒下.

  她倒下的同时,用尽身体的所有力气,把我的半个身体插进了豺狼的心脏.

  于是.我在死亡中满足.

  突然真的倒下了

  天,完全暗下来了。

  苍翠的阿米亚郊外草原上,躺着断裂的箭,没有生命。还有一张带着微笑的脸,同样没有生命。

  风声,依然呼啸,如同几百年前一样。

  隐晦的草丛遮掩我的身体,我朝圣般注视着她的美丽:饱满的胸脯,完美的线条,丰满的身体,轻盈的体态……

  突然间明白:这才是造物对世界最后的眷顾。她的完美代表了上天对世界的不弃。

  冒险乐园6线圣山王族 孩子归我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