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亿万修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天玄宗门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2442 2019.09.23 18:47

  只见马脸麻子缓了片刻,直至缓过神来,便直接对着身下那方毛毯着急呼唤道:“降!降!降!”

  那毛毯闻声好似很不情愿一般,用着那与马脸麻子语调截然相反的速度,歪歪扭扭的缓缓降落下来。

  只见那毯子降到离地一米有余之时,那马脸麻子便迫不及待的从毯子之上纵身一跃,跳落到地面上,还不待收住冲势,拔起腿就跑,跑向饲堂门口,已是全然忘记了收回那方毛毯。

  便只见得那方毛毯缓缓的飘落而下,直至铺落在地面,慢慢就化为一道赤黄色符纸,静静的就躺在这偌大的饲堂之中了。

  却看这马脸麻子,自跑出祠堂之后也不知跑了有多久,跑了有多远,只见这青砖铺砌的宽广道路周旁,鳞次栉比的尽是一座座气势恢宏的殿堂楼阁。

  这些个楼阁建筑之上尽是雕栏玉砌,碧瓦朱檐,看起来颇为壮观,且一座一座的连绵不绝,但马脸麻子此刻哪有空来观望打量这些个建筑,眼睛里只有远方五根模糊不清的窜天高柱。

  待麻子跑近来,看清这五根高柱,心中只得一阵雄伟磅礴之感。

  只见这五根高柱似与天齐,通体都是由汉白玉构成。

  五根天柱分别分隔开来,隔约两百丈,竖立于地面,排成一条直线,那直线之上尽是似白云一般的白雾尧绕,晃若仙境。

  柱上雕龙,龙身盘旋于柱上不知多少里,且看不到尽头,只得见龙尾,龙身,龙爪,栩栩如生,那五条巨龙身上的鳞片还不时闪动,五根龙柱直插云霄,仿佛在震慑这一片天地一般,颇有一股气吞山河之意。

  只见正中间那根龙柱之上,高约几百丈之处,赫然挂有一柄硕大壮阔的牌匾,长约二百余丈,宽约八十余丈,竟也是通体汉白玉般。

  “天玄宗”这三个璀璨鎏金大字,正在缓缓流光,跃然于牌匾之上!

  这,便是修仙界内,屈指可数的几个大派之一,天玄宗的内宗门了。

  只见此刻马脸麻子已跑到这一根龙柱的柱根处,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有如刚浑身沐浴过一般,还不待手扶庞然龙柱,弯腰歇息一哈,便听到数声拔剑寒声传来“铮!铮!铮铮!”

  马脸麻子刚一抬头,便发现自个已是被数个道士模样的人持剑包围架住,最近的一个剑尖已是快抵住自己的喉咙。

  马脸麻子先是喉头一紧,“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先是略微惊惧的顿了一下,随后便有些心虚的板起面孔,对着那身前那持剑之人就大声的叫嚷道:

  “你们这是在干甚么!都是同门子弟,为何持剑指着我!我可是有要事禀报掌门的!”

  却说这马脸麻子平时还真未敢如此闯过宗门,生平也就是被师傅带进宗门处理事务时候,低着头跟进来过两次,不过师傅却也是唯唯诺诺的对着守门的这些个人,哪敢像他这样大呼小叫。

  不过马脸麻子却心头有数,这幽泉老祖陨落之事可是非同小可,别说整个天玄宗了,就连整个修仙界知道了都要震三震,更别说这些个筑基小道,竟还敢阻拦自己通报了。

  “哼!”待马脸麻子缓了片刻后,心中便是没有一丝惧意了,反而傲哼一声,挺起身板,昂起脖子,马脸一扬,竟还有些嚣张的气焰显现出来。

  那人群之中持剑顶住马脸麻子喉咙之人,此刻正脸上带着几分厌恶,看起来倒是颇为年轻,应该年约十八九年岁。

  一袭白衫,五官端正,剑眉厉眼,英气十足。

  那白衫道袍胸敞口处竟赫然纹有一条精制的印花银龙,与四周小道的浑然白衫道袍相比,赫然是显得出类拔萃。

  那青年见这马脸小道竟如此嚣张,面上不由得便增添几分搵怒,眼中冷光一闪,便厉声呵斥道:

  “放肆!此门乃是内门弟子才可入,你一个外门弟子竟胆敢如此蛮闯,还妄想面见掌门!藐视宗规!信不信我这就就地诛了你?!”说罢那凌在马脸麻子喉头的剑尖便是又近了一分。

  “放肆的是你才对!”

  马脸麻子此刻也是凶了起来,小眼聚神,紧瞪着说话那人叫嚣道:

  “我乃是饲堂内门洪师傅座下弟子!今日师傅外出有事,乃是由我值班,但事发突然,所以要亲见掌门禀报要事!天大的要事!要是此事耽误了,你们掉十个脑袋也赔不起!”

  周围持剑道士听到这马脸麻子信誓旦旦的话语,便纷纷有些踌躇不决,便议论纷纷起来,

  “凌师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饲堂中人这般蛮横,莫不是有仙师陨落了?”

  “那陨落可是常事啊。”

  “那万一是在外任务的大批陨落呢?亦或是灵天界出事了?”

  “这马脸虽是外门弟子,但他应当知晓门派规矩,如若无事,他定然不敢如此理直气壮!”

  “是也,是也。”

  “若是真耽搁了,惹得掌门震怒的话。。。”

  “我看凌师兄,不如。。。”

  一番议论之后,众多小道士的目光便转向了那好似为首的道袍纹龙青年。

  只见那被唤作叫凌师兄的青年,先是暗自一得,颇为享受这众星捧月的滋味,随后便是眉头一皱,心头打量起来,眼珠一转。便冲着那马脸麻子继续厉声呵斥道:

  “有何事你跟我说便是!我替你去通报掌门!”

  马脸麻子一听这话便着急了起来,也不顾自己被数剑所包裹,身子激动的抖动着,都要跳了起来,红着脸,手指朝着那位凌师兄不停比划着,激烈叫嚷道:

  “你脑子修炼修坏掉了吧?这等天大重要的事你也配知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小算盘!”

  “还有,你敢确定我对你说的是实话吗?若是你说错了话儿,那可怎么办才好,哎呀大不了就是一起死嘛!但是这利弊,你可要打量清楚了!”

  这凌师兄被马脸麻子指着鼻子好生叫骂了一顿,连带着把自己的小心思也公曝于众,不免得怒由心生,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得,变得羞怒异常!

  甚至都想一剑下去,直接宰了他!一个小小外门心动小道,胆敢在自己这个门派精英弟子面前聒噪!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过却于情于理却都呦不过眼前的这让人厌恶万分的马脸小道,心思所到之处,便是强制按耐住心中的怒气,缓缓的收起手中剑来,“嘶~~”的一长声,就将利剑归于背后剑鞘之内。

  脸上似笑非笑的对着马脸小道说道:“好,我可以让你进去面见掌门,只不过得由我带着,你看可好?”

  马脸麻子见着这眼前青年藏不住的怨毒眼神,心中不免有些战战,但看情形,也只能如此了,自己莫不可再得寸进尺了,量他进入宗门之后也不敢对自己做些什么。。。

  马脸麻子心中定定,便是徒然一个弯腰,又是伸出一只手来,那手张开,作出一副“请”的样子,恭恭敬敬对着青年笑道:“道友,请带路,有劳了。”

  周围众人看着这马脸男子的大变脸,皆是有些接受不了,持剑的手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剑了。。。

  只听一声鼻孔的出气声传来,随后便冷漠的说道:“走罢,跟我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