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夜满青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入府

夜满青萝 暗月之面 2074 2020.04.04 09:54

  颤颤巍巍的下了马车,看着眼前的气派的大宅门,莫青萝有那么一丝晃神。

  如今损坏的根基哪怕用戴师弟给的灵药也修复不了了,也意味着她的实力将严重退步,再遇上以前的手下败将有可能自保都成问题了。

  虽然不怎么喜欢她即将冠上的身份,但不得不说如今这个身份却成了她的救命稻草,至少凭借这个官家千金的身份可以躲避一些江湖上的追杀。

  不过这样的选择也同时意味着她放弃了某些东西--无拘无束的自由。

  “萝儿,你没事吧?”莫羽鸿一脸心疼的看着脸色苍白,双眸无神的莫青萝,有些担忧的说。

  一滴清泪不自觉的滚落,眼睑微垂掩盖了此刻双眸中的神色,脸上浮现出一抹凄怨之色的说:“爹爹,若是真容不得女儿,大可不必派人来接女儿回来。”

  莫羽鸿脸上浮现出一抹惊愕之色,继而面露怒容的说:“你说的什么话?为父怎么会容不得你?”

  “那为何嬷嬷非要女儿入住那贼人的客栈不说,还趁着夜色偷偷跑掉!”双眸浮现出一抹莹光,莫青萝满是伤心之色的说:“若非红袖拼死护住女儿,女儿怕是清白也给那贼人毁了去!”

  趁着不知为何没有第一时间来见她的继母,莫青萝很果断的先下手为强,抢先抹黑对方,免得让对方找借口换掉她的身边人。

  “你这样污蔑母亲,信不信我撕烂你这张嘴!”一个穿着华丽衣裳,头戴珠翠的俏丽少女满面寒霜的怒视着一身罗布衣衫,面色苍白的莫青萝。

  抿唇低头用衣袖掩面,眼泪如掉了线的珠子不断的无声滴落,委屈求全的模样让人心生怜惜。

  戴师弟这药果然效果极佳,不过就是偷偷擦在鼻子上,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不断滴落。

  身后的红袖为了掩饰无法控制的面部表情,不得不将头垂的更低了一点,心里暗道:“幸好莫七这个二愣子被打发去喂马了,要不然估计这戏是演不下去了。”

  “你就知道哭!”看着莫青萝楚楚可怜的模样,少女心头更怒的说:“你知不知道莫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原来女儿的命比脸面值钱,既然如此又何必惺惺作态让女儿回来?”将莫羽鸿不吭声,莫青萝禁不住拿话相激。

  “哼!你以为......”

  “够了!”少女的话还未说完,莫羽鸿禁不住出言打断说:“莫青钰,你怎么跟姐姐说话的?”

  “她也配?”

  啪!

  “住嘴!”一旁的莫羽鸿觉得任莫青钰这么闹下去,事情会无法收场,给了她一巴掌说:“好好跟你姐姐说话。”

  恨恨的瞪了莫青萝一眼,捂着脸红着眼说:“若非她的缘故,母亲怎么会气的卧病在床?”

  说完就泪眼婆娑的转身就跑。

  莫青萝闻言禁不住露出错愕之色的说:“原来母亲是疼爱我的,居然会因为我出了这样的事自责致病,我错怪母亲了!”

  “.......”

  明明之前还在暗指继母身边人要害她,如今突然又装出一副乖巧柔弱的小白花模样,让莫羽鸿的心底生出一丝寒意。

  若被袁家那两个大老粗教导养大,断然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心计,那就证明教养她的人是另有其人,而且教养她的人还有能力将她的消息以他不能忽视的手段送到他面前。

  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而她这个从小就没有养在身边的女儿在这当中又是充当的什么角色?

  这中完全不在掌控,并对对方的一切一无所知的感觉非常不好受!

  此刻莫青萝明显用力过猛的表演让他感觉有些无趣,甚至还有些心烦,当下便开口打发她说:“你受了这么大惊吓,不如先下去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太好了!

  正好感觉也快演不下去的莫青萝也禁不住松了一口气。

  莫青萝很是规矩的跟便宜父亲倒了谢后,便从善如流的跟在莫羽鸿安排的人身后去了为她准备好的厢房。

  到了厢房查看了一番后,红袖终于忍不住的噗嗤出声说:“小姐,你刚刚装委屈的模样可吓住我了,还好我反应快的低下了头,要不肯定穿帮了。”

  “你以为我不累?”莫青萝也无语的白了一眼红袖说:“这装小白花还真不容易,再演下去我真的怕我忍不住揍那丫头了!”

  “小姐,怎么说她也是你妹妹!”

  “嗯,同父异母的妹妹!”莫青萝摇了摇头说:“不过从她的态度不难看出其它人对我的态度。”

  比如她那个便宜父亲,看似热情其实心里一点也不喜她的。

  既然不喜欢她这个女儿那就别派人上门来啊!

  不过她在听到对方说是父亲大人派人专程来接她时,她心底涌出来一股非常开心又害怕的复杂情绪。

  但她很清楚的明白这不是她的感情,而应该是体内那股残魂的情绪。

  也就说明体内的残魂对于便宜父亲这个人有执念,不过开心的情绪她可以理解,害怕又是什么?

  严厉又冷血的父亲吗?

  想想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从某一方面来说原身的父亲的确很冷血无情的,居然对自己发妻的女儿不管不问。

  要真有心到袁家问问的话,应该会知道她还活着的消息。

  “母亲,你可要为我做主,父亲居然为了那个贱种居然打我。”莫青钰捂着脸,梨花带雨的哭诉着说。

  房间内一个脸色有些发白,看起来娇弱妩媚的妇人神色复杂的伸手抚过莫青钰有些红肿的脸,脸上禁不住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红晕之色说:“钰儿,咱们先忍忍!待你大哥游学归来,咱娘仨人再从长计议!”

  “什么,还要忍到大哥回来?”莫青钰的脸上流露出一抹不可置信之色的说:“那得等到什么时候?而且女儿可是一刻都忍不了,要叫那样丢人现眼的贱种叫姐姐就跟杀了我一样。”

  “忍不了也要忍!”

  “不过就一个乡野出身的泥腿子,也配压我一头做姐姐?”莫青钰有些急了的抓住妇人的手说:“母亲,若是暂时不能赶走她,也要想个法子让她自惭形秽,不好意思在我面前拿姐姐的派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