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美食猎人之我有忍术和武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月嫡霜

  正当风定江翘着二郎腿抽着雪茄树枝,随意翻看客厅书架上摆着的一些书籍的时候,床上的小女孩睁开了双眼。

  小女孩迷茫的打量着周围,华丽的客厅和柔软的大床让她有些坐立不安,在她的印象中,只有尼鲁克城市里那些黑社会的老大才能住上这种房子。

  “这是,哪?”小女孩迷茫的自语,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喉咙滚动了一下,显然是许久没有接触水分的干燥从而让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了。

  小女孩的声音虽然很微弱,但还是被风定江敏锐的耳朵给捕捉到了。

  先拿起饮水机上摆着的一次性纸杯,风定江用开水先过一遍杯子,再接一杯冷水。

  拿着装满水的纸杯走到卧室床边,看着已经坐起身靠在床屏上的小女孩,微笑道,“醒了?先喝水吧。”

  小女孩呆愣愣的看着他,风定江明显能从她的眼睛中看出疑惑和警惕。

  “怎么,不放心?”风定江见小女孩虽然渴,但是久久没有动手拿水,不由的一笑,警惕性还挺高的。风定江也能理解,如果连这种警惕性都没有,怎么可能在充满人性恶的贫民窟生存下去?

  呵呵一笑,风定江当着小女孩的面,浅浅的抿了一口。旋即递给小女孩,“放心了么?”

  “谢、谢谢。”小女孩犹豫片刻,伸手接过纸水杯。先是和风定江一样浅浅的抿了一口,等待了十几秒后,身体没有异常才开始大口大口的喝水。

  结果因为喝的太快还呛着了。

  “慢点喝,慢点喝。”看着剧烈咳嗽的小女孩,风定江哭笑不得的伸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小女孩缓过来之后,得到了教训,开始缓慢的喝水。

  不等她喝完,风定江又去给她倒了一杯。

  等三杯结束,小女孩才稍微的缓了过来,轻声道,“谢谢,不用再倒了。”

  “嗯,”风定江点点头,坐在小女孩的旁边,将夹在指缝中间的雪茄树枝叼在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看着烟雾云绕,小女孩明显的皱了皱鼻子,然后摇摇头回答,“我……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啊……”风定江点点头,掐灭了雪茄树枝的火光,将雪茄树枝放入上衣衣兜中,旋即问道,“那你父母呢?”

  “不知道。我没见过我父母。”小女孩摇摇头,眼睑低垂,有些哀伤。

  风定江点点头,他觉得可能并非是小女孩没见过,只是她当时太小没有印象了。

  “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风定江揉了揉小女孩的头,笑呵呵的说道。“我能给你取个名字么?”

  看着眼前这个不像坏人的男人,小女孩犹豫了许久,最终沉默着点了点头。

  端详着下巴,风定江思考了一会儿,笑着道,“你以后就叫月嫡霜吧。”

  月嫡霜,取自风定江那个世界一位名叫张继的诗人的著作,《枫桥夜泊》的第一句“月落乌啼霜满天”,本来应该叫月啼(ti)霜的,但是风定江一直将这个字念成di,所以就取了月嫡霜这个名字。

  而风定江自己的名字也是取自一位叫赵师侠的诗人的作品《鹧鸪天·湘江舟中应叔索赋》的第一句,风定江流似镜平。

  “月嫡霜……”小女孩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她似乎对这个名字感到疑惑,不过她也对这个名字挺满意的。

  “那我以后就叫你嫡霜了。”风定江笑呵呵的揉了揉月嫡霜的小脑袋,笑道。

  月嫡霜沉默着点点头。

  就在这时,门口再次传来哆哆哆的敲门声。

  “您好,您点的餐。”门口女服务员清脆的声音响起。

  “来了。”风定江大声应道,从床上站起,将刚才被他摆在一边的衣服拿到月嫡霜面前,微笑道,“把衣服穿上来吃饭吧。”

  月啼霜依旧是沉默不语,只是轻轻点了点下颚。

  待风定江去开门,只留背影在月啼霜的视线之内后,月嫡霜才抬起一直低着的眼睑,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怯生生的直视风定江的背影。

  直视了一会儿,月嫡霜才低头穿衣服。

  不得不说,这个服务员还是很贴心的,不仅买了几套衣服,就连小女孩的内衣都有。

  月嫡霜挑了一件粉色的花边连衣裙,正想穿上,刚掀开被子才发现自己竟然是……

  顿时羞红了小脸蛋,急忙的盖上被子,先将内衣穿上。

  换上粉色的连衣裙,月嫡霜下床,走向客厅。

  整个套房都铺满了柔软的红色地毯,就算光脚走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路过卧室的黑屏电视的时候,月嫡霜看见电视黑屏倒影上的自己,顿时大惊失色。

  脸上的伤疤竟然没有了!

  月嫡霜不敢置信的伸手抚摸自己的脸颊,光滑细腻、有弹性,原本凹凸不平的伤疤完全的消失了!

  月嫡霜心里顿时感情交杂,打翻了五味瓶一样。

  脸上的伤疤是她自己划的,因为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漂亮同伴被人抓走而自己恰好有幸躲过一劫,才下狠心划破的,当时用的是一个玻璃碎片。

  本以为这种杂乱的伤疤是不可能修复,没想到居然被抹除了。

  “是不是很惊讶,”风定江的声音响起,月嫡霜顿时看向身后,风定江不知何时已然在她的身旁,一脸人畜无害的温和笑容,只听他说道,“嫡(di)霜脸上的疤是我给你治好的。”

  风定江一边说着,一边蹲了下来,双手放在月嫡霜的肩膀上,漆黑的双眼直视着月嫡霜的眼眸,极为认真的说道,“从今以后,你都不用再拿伤疤遮住你的模样,因为我会,好好保护你。”

  “好,吃饭吧。”说完,风定江亲昵的拍了拍月嫡霜的头,站起身笑道。

  身后的几个服务员已然将客厅摆放的折叠餐桌展开,并且将碗筷、饭菜都摆好了。

  美食酒店的菜是非常丰富的,每一盘的量都很足,一共有一百零七道菜,就比风定江那个世界的满汉全席差一道菜。

  上满了菜,服务生告退一声,便走了。

  月嫡霜坐在椅子上,双手手指捏着连衣裙的裙角,脸蛋泛红,有点紧张。因为她不会用面前摆放着的刀叉和筷子。

  “不会用筷子么?”风定江看月啼霜久久不动筷子,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呵呵笑着问道。

  月嫡霜红着脸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来,”风定江抱起月嫡霜,让她做到自己的大腿上,握住她的手,手把手的教她如何使用筷子和刀叉。

  坐在风定江的怀中,月嫡霜问道了一股橙子味的清香,脸有些羞红,但是努力的将注意力放在使用筷子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