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美食猎人之我有忍术和武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师

  戌之丛林,一座高崖崖壁的巨大山洞中,嫡霜和风定江以及小哆正在里面。

  这里是小哆当初的巢,天然石洞,洞口还有一根长势茂盛的树,如果按照玄幻小说的套路来,这里就是主角奇遇的地方。

  当初风定江在这个地方住了三天,所以这里的设备还是蛮齐全的,有用石头切出来的圆筒石凳,还有石桌、石床之类的。

  石桌前,风定江将勃朗峰蛋糕摆放在桌子上,然后拿出一个卷轴,变出餐具。

  勃朗峰蛋糕是栗子蛋糕,不是纯奶油蛋糕,用来做早餐勉勉强强。

  “给。”风定江拿着切蛋糕的餐刀,切下一块巴掌大小的勃朗峰蛋糕用餐盘装着,蛋糕上点缀着五六个完整的栗子。风定江将其推到嫡霜的面前。

  “谢、谢谢。”嫡霜看着面前的勃朗峰蛋糕,拿着银白色餐叉怯生生的道谢。

  给嫡霜切了一块蛋糕后,风定江也给自己的切了一块。

  两人开始享用勃朗峰蛋糕,而小哆早已自己出去觅食了,小哆虽然是女的,但性格很调皮,不喜欢待在家里,喜欢到处飞来飞去,偶尔还会调戏一下别的美食生命。

  风定江虽然爱吃东西,但蛋糕显然不在他爱吃的范畴内,吃了一块之后,他拿出一张卷轴来,随后彭的一声,他的手里出现了一叠抽纸。

  其实武之书里是有记载所谓空间戒指那种储蓄物品的打造方法,但是很可惜,风定江未进蜂巢监狱之前,曾经搜索过,并没有找到,因此他选择了通灵卷轴这种比较麻烦的办法。

  抽出一张白花花的餐巾纸,擦了擦嘴角,风定江口吐丝火,将餐巾纸瞬间燃烧殆尽,连灰都不留。

  手掌托腮,风定江就这么盯着嫡霜,等她吃完。

  嫡霜吃饭的速度很慢,或者说细嚼慢咽,即便是蛋糕她也是慢慢的叉一些送入口中,细品半天才再叉另一下。

  风定江盯着嫡霜看,嫡霜早也发现了,不过她有点疑问,明明之前在那个金碧辉煌的地方那么能吃的,为什么现在就不会了呢?

  是因为不爱吃么?明明这么好吃的。

  在嫡霜的记忆里,从来不曾出现蛋糕这种东西,只有偶尔听一个没有腿的老爷爷说过,蛋糕这种东西很好吃。

  虽然心里有这个疑问,但嫡霜并没有问出来,她对风定江的戒备心依旧那么强烈。她见过太多人性的恶,她觉得风定江之所以是要抱她回来是有强烈的目的性的。虽然现在还没有表现出来。

  实际上也是如此,风定江救她除了满足自己的良心以外,最大的原因就是想看看那股直觉究竟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不过当他用灵气给这个小姑娘易经伐髓的时候,他就已经改变主意了。这个小姑娘当初除了脸上的伤,身上还有伤,是外表看不出来的内伤,风定江能感觉出来,那是被人打伤的,下手的估计还是小孩子,原因嘛,风定江大致能猜到,无非就是争抢食物。

  除了内伤以外,这个小姑娘的内部完全是毒素侵体,甚至还有塑料颗粒,也就是说,她平常吃的估计都不是人吃的。

  可能是出于内心的圣母心吧,他觉得她不应该受此苦难,就决定让她和自己一起生活了,反正照顾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也不算难。

  风定江在穿越之前就是一个随心所欲的人,救嫡霜是随心,让嫡霜与自己生活也是随心,随的就是一闪而过的念头。

  扯远了。

  嫡霜吃了接近十分钟才将餐盘上的蛋糕吃完,看见她吃完,风定江微微一笑,“还要么?”

  “不,不用了。”嫡霜轻轻摇头,小声说道。

  “嗯,擦擦嘴。”风定江点点头,卷轴一展,将勃朗峰蛋糕收了进去,旋即把抽纸推到嫡霜的面前。

  嫡霜抽出一张纸巾,轻轻的擦了擦嘴角,然后紧紧的攥在手里。

  气氛一度沉默,风定江也不在意,依旧是一脸笑呵呵的看着嫡霜。

  不得不说,嫡霜的确是长得很养眼,看着她的时候风定江总会觉得心情愉悦,这一点他本人却丝毫没有察觉。

  嫡霜小脚在石凳上晃啊晃,她低头看着自己摇晃的腿和那个服务生买的鞋子,鞋子很好看,同时也很朴素,嗯……价格不菲。

  嫡霜低着头,盯着自己摇晃的腿不知在想些什么,十指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前后夹击的纸巾已经承受不起嫡霜双手带来的压力,被挤压的不成形。

  就连坐在旁边的风定江都能感受到她内心的纠结,然而就算强如风定江,也没法看透别人的心。

  “在纠结什么呢?”风定江托腮看着嫡霜手上的纸巾,感受到她的不安在她心中雀跃,他已经大致猜清楚嫡霜究竟在想什么了,微笑着打断嫡霜的思索。

  风定江很清楚,有些事情不能钻牛角尖,不能以自己的思维揣测别人的思维,嫡霜现在不安、恐惧、害怕、怯生他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两人相处还是太少,他也没有办法一下子就让她接受自己。

  风定江估计自己在她的心里可能和那些哄骗小孩子的人贩子画上等号了。

  嫡霜听见风定江的声音,轻轻一抬头,眼神充满疑问,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纠结的。

  但嫡霜很聪明,很快就发现了自己手上的纸团,小脸尴尬的要将纸团塞进衣服的兜里,却被风定江拿走了。

  “往身上乱放垃圾可不行。”风定江笑呵呵的将手上的纸团烧成灰烬,说道。

  嫡霜却是不答,只又低下了头,十根葱根一样的手指纠在了一起,小腿晃啊晃。

  “我想……”嫡霜终于开口了,很小声,呢喃一般,声音很轻,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一丝颤抖,她害怕,害怕风定江真的有歹意。

  未知是恐惧的,她真的不清楚风定江是怎么想的,她很害怕。她害怕风定江对她的好,都是为了把她拐走,她害怕那句“真是可爱”不是对她的夸奖,而是一种恶意满满的语句。

  于是她想做点什么,让自己在风定江的眼里变得有价值,那样就不会被抛弃,被杀死。

  从小生活在充满人性恶的贫民窟,她很清楚一点,就是没有价值就要死,她见过人贩子把一个长得不好、没人买的女孩子从卡车上丢下,也被人从手里抢过食物。

  她也见过一个贩卖犯罪食材、剧毒食材的人抓走一个小孩子,然后丢出一堆碎肉,在那个人命不值钱的黑暗地带,根本没有良心这一说。

  嫡霜说出话的时候,风定江就已经明白她在想什么了,他也没有打断嫡霜的话,他知道,现在最好顺着她来。

  嫡霜受过的苦在她的内心中上了一层牢固的枷锁,想要击穿这层枷锁,让嫡霜敞开心扉,只能用名为爱的钥匙,但这把钥匙并不是一时就能筑成的,这把钥匙是每分每秒的关切和安全感凝聚而成的。

  “我想,我是不是能做点什么……”嫡霜的声音很轻,双手交叉的放在桌上,十指紧紧的扣在一起。

  超级紧张。

  “你想做点什么?”风定江也不戳破嫡霜的意图,微笑着顺着她的话往下问。

  “什么都好……”嫡霜低头呢喃,手心已经出汗了,她太紧张了,但自己必须这么做。如果自己不这么做,那面前这个人就会抛弃自己,把自己变成那堆碎肉。

  这就是待在贫民窟如此之久的她,学到的东西,塑造的三观。

  而风定江要将这个三观扭回来,这是扭曲的三观,诚然,他承认家人间要互帮互助,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平等。

  “嗯……”风定江抬头看着岩壁,“要不你拜我为师?”

  “好。”嫡霜立马答应了,她不知道拜师是什么意思,但在她的心中,她别无选择。

  “我猜你一定不懂拜师是什么意思吧,”风定江一提凳子,坐到嫡霜的旁边,手指托起嫡霜的下巴,让她的双眼和自己的双眼对视,然后笑着说道。

  嫡霜顿时尴尬,正想下意识的低头,但下巴被风定江托住,只能小脸一红,眼神向下瞟。

  就在尴尬之时,呼啸的风声响起,小哆从天而降,落在洞口的那棵长势旺盛的大树上,扭头看着他们。

  “走吧,”风定江笑呵呵的说道。“回家。”

  嫡霜点点头。

  正想走的时候,风定江看着旁边宽阔的石壁,突然恶趣味来了,手指化刀,在墙上铭刻了一套修行功法《莫罗经》,接着用摸出一张空白卷轴,硬生生的卡进石壁。

  做完这些,风定江拉起嫡霜跳到小哆的身上,风定江一指方向,小哆顿时冲天而起!

  风声鹤唳间,狂风呼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