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权的朋友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8

金权的朋友圈 察哈尔都统 2814 2019.02.12 10:41

  《朋友圈》178

  汪海闻言一愣,盯着金权迫切的神情不解问道:兄弟,遇到什么难题了,这么严肃,你可别吓唬我啊!说吧,出什么事了?金权长叹一声,看着窗外闪烁的霓虹灯,把自己近两年来的身体隐疾跟汪海大哥一五一十的说了,包括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了**功能障碍,明明心里很想,却无能为力,而且越是着急越是没反应这些细节都一股脑倒了出来。甚至连自己在澳门和静秋那夜发生的狼狈不堪的羞人故事都讲给了汪大哥听,他把汪海当成了最信任的人。首先因为汪海主任本身就是医生,病人在医生面前当然不必讳疾忌医,只有把病情彻底说清楚人家医生才能对症下药,这个道理是每个病人都懂得的。其次汪海是他认识多年的朋友,是他信任的大哥,别看他在别人面前对自己身体的状况从来不提,羞于启齿。但在汪大哥面前毫不隐瞒,有一说一。另外他也知道汪大哥本人就是个奇人,天赋异禀,雄根发达,保养得当,收放自如。肯定是有常人所不及的独门秘笈心得,那当然是值得学习的对象了。揣着这样的心思,金权自然不会对汪海主任有所保留了。

  汪海听到金权的苦恼后,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笑的那颗油光可鉴的大脑袋也跟着抖动起来。把金权笑的都不好意思了,他苦着脸喃喃说道:哥呀!你别笑了,我说的都是真的,我都苦闷很久了,今天只敢对你一个人说说,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咋闹呀?

  终于,笑够了的汪海停了下来,喘着粗气说道:天哪!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呢,闹了半天就因为个这呀?

  这事儿还小?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自己朝三暮四一天七次风流快活,我他娘的都好几年没有正儿八经的过过夫妻生活了,再这样下去,不要说别的女人不跟我,就连我的老婆都保不住了!金权听到汪海把自己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跟他说的天大的事儿当成轻描淡写的小事儿一桩,顿时气恼的向他喊叫起来。

  好了好了,这是大事,是大事。唉,真是的,天旱雨涝不均匀,我是精力旺盛的没地方发泄,你是身边美女如云有想法没办法,这就像我虽然没钱但老哥我有男人的本钱!你呢,虽然有钱但却雄风不再不举不坚,有时候想想老天爷也挺公平的嘛!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就像你的名字一样,金钱和权力不可同时拥有……汪海这下可找到笑话金权的话题了,摇头晃脑的说起来没完没了,把金权气得直接用手捂住了他依然在喋喋不休地揶揄着自己的那张破嘴。

  两人互相打趣地闹腾了半天,汪海才正色说道:行了,多大点事儿啊!这样吧,今天太晚了,你明天一早去医院找我,我给你号号脉,看看你的病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据我所知,你小子也曾经威风八面耀武扬威过的嘛!怎么一下子变成这个屌样了,不会是年轻时候纵欲过度给掏空了吧?你可知道男人一辈子就那一瓢东西啊!早用完早没……听汪海又开始胡说八道了,金权赶紧把他话题拦下,让他打住赶紧回家休息,明早在医院等他去看病,这才让汪主任停止了啰嗦,打车挥手回家而去。

  金权站在路边,目送着汪海的车渐渐远去,长吁了一口气。夜色中他被路灯拉长了的身影显得异常的孤单和清冷。

  第二天一早,金权早早就来到了汪海主任的办公室,没想到人家汪主任早就到了,正伏在办公桌上看病例。见金权到了,赶紧起身招呼。还是金权上次来的那间屋子,还是那个套间。金权边和汪主任握手边嘿嘿笑着往套间里边瞅去,看看里面有没有其他人在。汪海见金权神态,想起那天状况,用刚和他握过的右手顺势在金权肩头一拍,笑道:看什么看?大清早的里边没人。金权顿时大声笑起道:谁知道你个老色鬼昨晚回没回家?

  汪主任跟着笑毕,也不做解释,然后坐下来给金权看病,别看汪主任和兄弟们没大没小的爱开玩笑,但看起病来那是相当认真的,只见他用右手食指和中指静静地搭在金权胳手腕脉搏处,屏住呼吸,认真地为他切起脉来。同时又详细询问了一遍金权昨晚和他说过的有关身体生理迹象及日常细节反应,又让他伸出舌头看了看,最后把手拿开,严肃地问他道:兄弟,你今年多大了?这句话把金权问得一愣,心想怎么汪大哥问起了我的岁数,这是什么意思,猛一下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思考了一会儿才答道:明年就五十岁了,怎么了?汪主任依然崩着脸说道:既然已经五十岁了,孩子都那么大了,那行不行的还有什么用,能撒尿用就得了嘛!还非得像我这么雄伟昂扬,夜夜洞房么?

  待汪海说完,金权这才反应过来汪大哥这是又在调侃他,马上作势要四下环顾找东西打他。汪海终于绷不住笑了出来,安慰他道:好了好了,恭喜你,一切正常,根据脉象来看没什么事儿,我看你呀,不是什么**功能障碍,主要是心理功能障碍,是不是近些年来心理压力很大,焦虑不安,夜间睡梦中经常惊醒,一醒来就不能再入睡,有盗汗,虚脱现象?

  对对对!听汪主任说起他身体反应全部对号入座,金权知道被汪主任窥出了病根儿,这些年来,这些身体现象每况愈下,自从公司业务量增大,事务增加,管理及资金压力越来越大后,他的身体就出现了这些现象,而且越来越严重,甚至现在到了睡觉时必须看电视或用手机看视频听音频才能睡得着,声音一停马上就清醒,再不能入睡的地步。

  汪海主任关切地看着他,语重心长地说道:兄弟,正是因为你长久沉重的压力导致你的神经系统出了问题,而神经系统里的性腺被长期压迫导致神经中枢里大脑对下体的兴奋指令发不出去才让你的下面没有反应的,试想下,当你把走路的指令通过神经系统发给你腿部的时候你才有迈步的动作,可是当你要走路的指令被神经中枢压住而腿部接受不到这个信息时,是不是就没有任何反应?同理,你的神经中枢系统压住了你对性的需求而这个指令到不了神经末梢接收系统,那下面自然就没有反应,这说明不是你下体失去了反应,而是它应该接收到的指令被半路劫走了,问题不在于它,明白吗?

  金权点点头,对汪主任说的这些医学术语他好像听懂了,但还是不太明白地问道:你就说我这病能不能治吧?汪主任干脆回道:当然能治,而且这根本就不算什么病,只你工作的压力一卸掉,病自然就好了!就这么简单?金权仍然不信地质疑道。就这么简单,就看你做到做不到了?汪海继续肯定答道:只要你不考虑工作,把压在你身上的千金重担放下,我再给你弄点好东西吃吃,到时候嘛!你想怎样就怎样!不过,想恢复到二十多岁时的状态是不可能了,恢复到三十多岁时的感觉嘛还是很有可能的,说不定能赶上我当年的水平也未可知!……汪海说着又开始坏笑起来。

  金权一直紧绷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看来自己不是真不行了,只是精神紧张心理压力大才弄成这样的,可是如何才能把这些压力化解掉呢?只要公司的事儿不解决,那这种无形的压力会一直如影随形的。他在心底叹了口气,说易行难,谁都知道放下两字,可是能放下又谈何容易?真正能放得下的又有几人?所谓知行合一,天下又有几人能做到呢?

  拿着汪主任给他开的辅助治疗的药方,金权走出了中医院的大门。十月的上午,艳阳高照,天空清亮亮的不见一丝云彩,从北方飞来一群排成人字形的大雁从金权头顶飞过,他怔怔地伫立在医院门口,仰头望着南飞的雁群若有所思,直到雁群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才扭动着酸痛的脖子钻进车里,很快,宝马车也消失在滚滚的车流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