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极品掌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横祸

极品掌柜 叶晓狐 1 23 24032008.02.11 09:41

    

  与朱成勋分道扬镳后,七绪便揣着那一小袋银子兴冲冲的往客栈跑去,正因为有了从商的念头,心里开始有莫名的兴奋,甚至觉得连小宇宙都在燃烧。

  破天荒的她还笑容满面的和客栈伙计打了招呼,那个小二哥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人的脸不是一向臭臭的嘛,今天吃傻了?管他呢,反正这父子两个成天疯疯癫癫的,还是离得远点好些,免得到时候遭殃。

  “爹,爹!”真没想到当七绪推开房门的时候老爹居然还在呼呼大睡,七绪原本正要发飙却瞥眼看见一样东西,于是俯身到老爹铺前,“爹,怎么昨日才给您刷干净的鞋子上,又沾了那么多土啊,老爹你不要装睡了,老实交代你有没有做对不起娘的事情,是不是半夜三更趁我睡着跑出去跟人幽会了。”

  柳易闻言是登的一下就坐了起来,突然给七绪来了个熊抱:“七七啊,爹爹就算把自己卖了也不会让你去做小乞丐的,你娘要是在天上看见了,该有多伤心啊,她会怨爹没有照顾好你的。”

  七绪的眼眶也是一湿,原来老爹都看见了呀,如今在这世上唯一会全心全意对她好的也只有老爹了吧,想到这里也是心里一酸,使劲把眼泪和鼻涕往老爹身上蹭。

  “老爹,我也舍不得你每天去街上表演胸口碎大石,我知道您身体硬着呢,但也不好整日里抛头露面的,叫那群欧巴桑把你看了个精光,我娘会吃醋的。”父女两个于是又一通抱头痛哭,这两年来柳易早已习惯了从七绪口里,时不时蹦出的那些新鲜词,都说女儿是老爹的贴心小棉袄,虽然自己的这件棉袄是不容易穿,但那也是全世界最好的棉袄。

  当七绪确认把眼泪全部蹭到老爹的衣服上后,她从袖子里掏出一袋银子来:“老爹,我想过了我们既然不想靠偷蒙拐骗来维持生计,如今也只有一个办法了,从商!”

  “胡闹!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是最下等的,再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去跟那些老狐狸斗。”老爹说的话和那只猪说的听上去倒是如出一辙,但老爹这样大的反应却也大大出乎七绪的意料之外,但这还没有完,也不知老爹怎么会那么大的火气,“你从小在黑水寨长大,你也看过那些商人是怎样的嘴脸,爹不想看到你将来也变成那样的人,谁知道他们那些钱是怎么来的,商人满手都是铜臭,总之你要从商,爹是绝不准的!”

  “那莫老板呢?如果爹真的是这么看不起商人,又为什么会和莫老板成为朋友,如果爹觉得商人的钱来得不干净,那我们呢?我们的手上沾染的是什么,我们比他们肮脏一百倍。”

  “七七,你看不起马贼,就是看不起你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你是从哪里来的。”老爹强自压下怒气只是丢下这么句话,便甩门出去了,七绪也赌气似的别过头去,如果人的眼睛能够一眼望穿未来,那在初始的时候是不是就不会做那么多傻事了,如果七绪可以预知后来发生的事,那她一定不会跟老爹赌气,也一定不会在老爹走的时候都不看他一眼。

  印象中的老爹,无论自己开口说什么,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老爹都会想办法去弄下来,这回不过是个小小的提议竟然会遭到这样强烈的反对,老爹是不是在商人身上吃过什么亏啊,难道说曾经出现过一个英俊潇洒的商人和老爹抢过娘?

  穿越后没有了电视机,也没有了电脑,日子开始变得平淡,但也多了很多思考的时间,说是思考其实就是四十五度角看天,然后胡思乱想。七绪独自坐在房内,想着也许老爹就是怕她吃亏,平白浪费了这些辛苦钱,倘若自己能做出点成绩来,老爹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反感她从商呢?

  坐在房间里是永远等不到天上掉下来的银子的,七绪就是这样一个人,打定了主意的事就会贯彻到底,绝不会因为外力因素的影响而有半分的迟疑。但纵然是下定决心,眼下的七绪依旧很茫然,很多时候越是专注的去想一件事,越是找不到答案。

  不知不觉她已经在从凤凰西街的这头走到了那头,前方忽而传来一阵杂乱的马蹄声,七绪这才惊觉过来,马贼又来了!事实上如果真要说到什么前途的话,做马贼还是最直接最有前途的职业,只可惜她柳大小姐平日里不用功,老师那一身武功却是连皮毛都没有学到,除了偶尔耍耍小暗器,突然意识到混了两年自己依旧是个不合格的马贼。

  骑在马上首当其冲的那个人,依旧戴着半片金制面具,看不清他面上的表情,却依旧感觉到了那种一如既往的骄傲,七绪也如道旁的小贩一般躲藏起来,但纵然是躲在这样不起眼的地方,依旧感觉到马上那个人灼热的目光,他的视线从一开始就不曾离开过自己,自己不也一样吗!

  和上回见到的他相比,这一回他的衣衫有些凌乱,手背上的皮套也被撕裂了,看起来像是在此之前与人有过一场激战,到底是谁人又有这种胆量,敢和这个像狼一样的男人动手呢,看样子对方一定伤得不轻。

  如果黑水寨的血债是老师欠下的,那当他再度见到自己自己这个漏网之鱼时,一定会赶尽杀绝的吧,谁人不怕死,只不过她还有很多话没有对老爹说,还有很多心愿要去完成,她还年轻她还没嫁人呐!所幸,也许是老师顾念着昔日的师生之情对自己网开一面,但那样的男人还可以被称作老师吗,如果他心里还有些许牵绊的话,为什么要对黑水寨的兄弟们做出那样残忍的事情来。

  当七绪悠哉游哉走回客栈的时候,只见客栈前头停着一顶华轿,虽然与当然那位朱爷的八抬大轿相比稍有逊色,但这顶轿子的精致程度却是更胜一筹,通常看一个人喜欢坐什么样的轿子就能大致看出他是个怎样的人,眼前这顶轿子的主人,嗯,一顶很有品味,当然,也很有钱。只是七绪还来不急再对这顶轿子再评头论足,就只见得一堆人挤在大门外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一道白色的身影跃入七绪的视线,方才就远远瞧见他一直跟在轿子边上走,想来是个管家(在七绪看来管家通常不都是走在那个位置的嘛!)不过这个管家衣裳的料子可不是一般人穿得起的呢,雪缎!云中城的雪缎。

  只是片刻,当七绪走近后她的视线便再也不能从他们抬着的那个人身上移开了,这个紧闭着双眼面色灰白的人一定不是老爹,一定不是!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