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上古蛮荒 原始社会生存手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在旅途中的人们(1)

原始社会生存手札 一宅二宠 2096 2020.02.18 20:00

  队伍一连几天,尽量选择平坦的地形去走,然而还是会碰到一些高山需要翻越。这个时候的板车就显得累赘,两个人需要在前面拉,几个人在后面推,耗费不少精力,本以为一天的行程,现在堪堪才爬了一半。

  天色渐暗,用两块大石头将车轮固定在半山腰。众人围坐在斜坡上吃中午烤好的野鸡肉。

  童薇铺开羊皮卷,借着夕阳将今天行的路用炭笔描绘出来,她想做一个地图,等以后部落出来贸易的时候可以沿着前人的路,这样不会迷失方向。

  齐在她旁边好奇的看着,不明白这些线条圆圈代表了什么意思。

  童薇给他解释,指着一个有很多不规则圆圈的图形说:“这里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山,圈圈越多,表示这里越高,还有这两条线是河流,它从我们这座山下从这往这流动。”

  齐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可惜了。童薇看着齐的头顶,不免有些感伤。

  “那这交叉的两条线呢?”力突然开口问,原来刚才童薇在给齐讲解的时候,他也有在听,比齐更明白这些图形的价值。

  童薇看看力所指的,解释道:“这是方向剪头,你看这根线上的尾端还有个三角,这个角永远指向北边,将这个作为基础,以后我们画图时,就不会画错,勇士们出去也不会迷路。”

  “的确是个好想法。”力不免感叹。

  就在这时,一杆木矛就这么直挺挺的插进了泥土里,要不是被攻击的勇士闪的及时,命就得交代在这。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这动静将分散的人都吸引过来,也有人好奇问出口,发生了什么。

  众人得出结论有人攻击,看那矛的倾斜度和插入土地的深度,是从树上射下来的,且这人力道很大。

  几个人聚集起来沿着周边的大树一棵棵抬头检查,还是齐先发现了对方,拉着力指指一个毛茸茸黑漆漆躲在树上的圆球。

  天光昏暗,其他人只能看见那团东西比周边的颜色更深。二话不说几把弓箭同时出手,咻咻咻几声破空之声,笔直往那黑影而去。

  那个黑影也不是等闲,纵身一跃,双臂钩住另一颗大树枝丫,身体一荡间,单手脱离那枝丫,往更远处的枝丫一钩,这么几下来回已离他们的位置几十米远。

  黑暗中的身形竟与猴子无异。会用矛,又长的跟猴子一样,童薇大脑一转,莫非他们遇到了还未进化完全的猿人?

  其实也不奇怪,谁说同一块区域的猿人一定会同时进化成人类的,时间有先后才是正常现象。

  刚才那猿人分明是想杀他们,可能在他们看来,黑狼部落的这队人就像其他种类的野兽一样,是来占据他们底盘的。

  不管如何,童薇觉得今天晚上在这安营扎寨不是个好决定,力也是这个想法,大家决定连夜赶路,离开这里。

  然而他们没走多远,就被一群猿包围了。他们还不能直立行走,躬着背,首领猿背上还背了个小猿人,小脑袋大部分被遮住,留下一双大大眼睛戒备的瞅着众人。

  首领猿叽呱叽呱说了几句,众人一脸懵逼。

  他像是不满了,两只长满剪指甲的大手,握成拳,在自己胸上捶打着,呜呜的叫两声,众猿们跟着他的动作一起做,那声音能震慑整坐山。

  “这怕不是在宣誓这山头是他们的吧?”童薇心头想着,捏着手中的弓箭,一点都不肯撒手了,难保什么时候就冲过来。

  齐这会就发挥了他不会说话的长处,跟对面的猿类比起手语。

  哎呦我的天,这也是个人才,童薇觉得今天这事有点玄幻。

  反正也不知道是沟通成功了,还是没成功,猿类们让出一条路,让他们先走。他们则是跟在后头,拿着矛,很是戒备的样子。

  单反他们的方向不对,猿猴们就吼两声,可就这路童薇就觉得不太对头,他们是打算往北走的,这些猿们好像要将他们驱逐到西边去?

  月上中天的时候,他们果然如童薇意料中的被驱赶至他们的老巢,一个小型的山洞。

  看来沟通失败,成了人家的俘虏了。

  尽管如此,这群猿也没打算对他们下手,只是让他们坐在角落,顺便把两辆板车拖走了。

  大家面面相觑,不明白到底闹哪样。童薇看着齐,齐看着她,不能说话的他只是露出一个微笑,好像在说不用担心,没事的。

  叹了一口气,如今也只能这样。然并软事情还远未结束,童薇和族人缩在一起昏昏欲睡的时候,几只猿就着急忙慌的靠近他们,有个猿指着童薇吱哇吱哇的瞎嚷嚷,另外几个也吱哇吱哇的的好像在商量。最后几名猿猴将矛对准童薇身边其他人,应该是不让他们动,还有个猿猴像拎着小鸡仔一样将童薇拎起来就走。

  黑狼部落的长老有难,黑狼部落的众人当然要奋起反抗,几个人看准时机将对准自己的长毛握住,两方情势眼看要炸,一只小猿猴过来又是吱哇吱哇的叫了一通,那群猿猴们将矛一收,将童薇放回黑狼部落人堆。

  然后他们将黑狼部落的所有人都驱赶到了山洞外的一块空地上,火堆在熊熊燃烧,将黑夜点亮。火堆旁,一个大着肚子的母猿猴正躺在草垛子上,奄奄一息。

  所以他们让我们来干嘛的,更确切的说是让我来干嘛的?童薇眨着眼睛不敢置信,虽然我是个母的,虽然我看过我阿嫲生孩子,但我不会接生啊!更何况是给一只母猿猴接生,这群猴子到底怎么想的?

  满脑子爬满问号的她,被那只小猿猴拽到母猿猴身边,指指母猴子吱哇吱哇叫。

  我一个美术生,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求放过。童薇内心弹幕已成汪洋大海。

  看着母猿猴那样子,好像已经快不行,死马当活马医吧,就当给狗狗接生了,童薇给自己催眠。凭着某一部宫斗小说的情节,只要把手伸进那个地方,把孩子从头到脚往外拉。

  嗯,想想很容易,操作无比困难,再想想周围那么多公猿猴、男人们都在看着自己接生,看一只母猿猴生产,这情景,真酸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