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永生长梦无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五章:封神

永生长梦无境 古井有季 3028 2020.05.22 23:15

  对于虞老来说,这离他的目标还差的远,离创造织梦渊的下一个百年盛世还太远。

  他需要长敬完成一场蜕变,一场生与死的转换。

  就像是织梦渊峡谷里那几个几乎化为人形树的渊老一样。

  就像他自己一样。

  他的肉身就是那团树林里的腐肉,连接无数枝叶的营养来源,织梦渊幻境的支柱之一。

  他要长敬明白,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能活到现在的人,谁没有牺牲过什么呢?

  可是不够,李长敬要牺牲的,不止是一具躯体,还有他的精神,他的七情六欲。

  他一个人或许还不够,所以虞老还将吴杳和林奕、林瑶、赵清语四人与他绑在了一块。

  他要创造一个开天辟地,改变世界的幻梦阵法!只有这样才能拯救织梦渊!

  吴杳、林奕等人每一个都是天之骄子,他们之间还有从生死拼搏中建立起来的情感链接点,这一切的一切都为这个阵法提供了基石。

  就在长敬发生巨大动摇的同时,吴杳四人也在接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

  吴杳的感知灵敏度仅次于长敬,故而她是四人中最先发现变故的人。

  但当她睁开眼睛时看到的却不是地狱之路,而是一个陌生大于熟悉,完全超出预料的地方——益兴城。

  她的第一反应是疑惑自己究竟有没有来过这里?

  应当是来过的……毕竟,益兴城是西岩帝国的边境第一城,他们想要出关去东文帝国必然是要经过这里的。

  可是她对这里却没有太多记忆,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是因为那时候的昏迷吗?

  陆路……

  长敬……

  刀剑……

  于锋……

  金瞳灵眸……

  吴杳的脑海里闪过越来越多的画面,却如何都理不出一个清晰的逻辑,而且她越是使劲回忆,全身便泛起深入骨髓的疼痛。

  可是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段记忆很重要,她必须想起来。

  她咬牙坚持着,痛的浑身颤抖,双膝跪地,却努力睁大了眼朝前望着。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长敬。

  右手提着一把尺长银刀的长敬就站在离她几步外的地方,一个巨大的光晕在他背后释放着热量,模糊了周围的背景,同时也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看不清长敬的面容,看不清他是不是依旧带着温暖的笑意……

  她心里明知这个人是长敬,却无法在他身上找到一丝长敬的影子。

  人影缓缓向他走来,冰冷的刀锋映出了她痛苦惨白的面孔。

  吴杳吃力地抬着头,想要唤出长敬的名字,可她做不到。

  她连张开嘴这么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做到,她的肢体仿佛已经全然石化,不再受她的意识支配。

  面前的长敬举起了长刀,在她黑白分明的瞳孔里划过一道冷漠至极的惊鸿,与其截然相反的是长敬的眼神。

  孤独、洞怆、亘远、无谓、幽秘。

  至纯至净的金色如水般在他的瞳眸里流动着,这一刻,他就是孑然一身立与天地之间的神使,没有一丝杂念与人气。

  吴杳咬牙摒着的一口气忽然就松了。

  她想起来了。

  益兴城,才是长敬最初觉醒金瞳灵眸的地方。

  他用一把银刀披荆斩棘地来到她身边,浑身浴血。

  他以一己之力,打败了强于他们许多的敌人。

  无名神山脚下的小村落,那个只能向前,不能后退的小山坡。

  他义无反顾地朝她奔来,只为救出被困于敌手的她。

  每一次,他向她挥刀都是为了救她。

  虚魔幻境中,刽子手的梦魇亦是如此。

  吴杳忽然偏头看向了那把锋利的银刀,平静地想道:

  “这一次,他会斩断什么呢?”

  会是他们之间唯一的连系吗?

  师父曾说,想要达到织者的大成,就必须摒弃所有情感,放空自己,达到无欲无求,无波无澜的境界。

  她,真的能做到吗?

  在刀锋毫不犹豫地落下前,吴杳闭上了眼睛。

  她似乎明白了师父当年临死的孤独。

  而长敬却在此时睁开了眼睛。

  不是金瞳灵眸,而是他与生俱来的,那双在这人世间遍览了二十岁月的眼睛。

  金瞳灵眸是神窥探俗尘的窗口,而眼睛才是人与人之间传递情感的媒介。

  就在刚刚短短几步的距离里,他也冲破了当初的记忆封印,想起了在益兴城发生的一切,那场大火,那埋于地下的储梦石矿脉,他亲手将林老斩杀,他亲眼看到了三位渊老现身……

  那虽然不是他们的本体,可那里就是无名神山,他们的力量源泉。

  长敬抱着倒下的吴杳,还没来记得转头,便被渊老击昏,也就是在那时,不知是哪位渊老抹去了他们的记忆……

  长敬残缺的意识记住了那一瞬他们所说的话:

  “时机未到……等你有决心斩断自己的弱点时,你便算是有资格了……”

  现在长敬明白了,是渊老帮他进一步觉醒了体内的天赋,他们早就知道长敬总有那一天会再次来到无名神山,他们的面前。

  而他的弱点……

  便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

  七情六欲,本是人之常情,可到了织者的身上,这些东西都不过是奢望。

  情绪,是驾驭别人的利器,更是摧毁自己的毒药。

  想要成神,你就需要,无懈可击。

  长敬的心在这一刻仿佛贴在了吴杳的心上,她疼,他也疼着。

  可是他的身体却早一步替他作出了决定——刀锋落下,所有拥有喜怒哀乐的过去都如同脆弱的树枝般被斩断。

  与之一同消失的,是吴杳的痛感。

  以及所有触觉、味觉、听觉、视觉……

  她的身体仿佛与空气融为了一体,诡异陌生的空荡感逐渐包围了她。

  事实也的确如此,她的肉身不见了。

  不是幻象的隐匿,也不是错觉的迷失,是真的与世无存。

  但这一刻,吴杳却没有“死亡”的惊痛与悲哀,也没有失去一切的迷茫惘然,她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并未在这个世间离去,而仅仅是换了另一种形式存在。

  就像是那位渊老所说……重获新生于天地间。

  而这种新形式,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梦元之力。

  空气中弥漫着属于自然的气息,亲切、温暖的归属感包拢着她的意识,不再有揪心的疼痛,不再有生死的抉择。

  长敬的身影也消失了……是他改变了她了吗?

  吴杳想起长敬的时候,那种满心的欢喜、担忧不再充盈,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淡然。

  仿佛那个人,化为了一道影子存在她心底的角落,你能在任何地方感应到他的存在,却不再为之拥有喜怒哀乐、贪嗔痴念任一种情绪起伏。

  他就是你的安全感,是你自己,是你的……共生者。

  “我永远都在你身边。”

  像是在回应吴杳的感知一样,长敬熟悉的话音轻轻地在吴杳的心间响起。

  如同两个意识的碰撞,不需要任何有形的交流。

  吴杳没有猜错,正是长敬将她变成了这般模样,也将自己变成了相同模样。

  准确来说,是将他们两个人的肉身全部转化为了梦元之力,并完整地融合在了一起。

  是长敬的那一刀作出了选择。

  是守恶人促成了他们的蜕变。

  这是他们命中注定的必经之路。

  同时,也是织梦渊期待已久的新生!

  长敬成功创造了与五位渊老不同的存在方式。

  只有他有能力改变原先与自然的寄生模式,不用再像守心人、守恶人、守梦人、守誓人一样将自己的肉身与盘根错节的巨树融合在一起,倚借树根与天地之气相通,获取力量来源。

  改变这一方式的正是长敬的“无梦者”属性。

  他储存梦境的方式就是将其直接转化为梦元之力吸收,虞老告诉了他真相,也彻底点燃了他的潜力,令他突破了自身的局限,将这种能力放大到全身,消除了人类与自然的隔阂,抹灭了源质的界限,真正做到了“天人合一”

  他瞬间爆发的力量也同化了心灵相通的吴杳,使她成为了他的共生者。

  从此往后,他们不再具有生与死的意义,存在即永生——与天地永生。

  守恶人站在奈何桥边的身影已经完全成为了一具白骨,褴褛的衣衫也早已化为了飞灰消散,可就是这样一具白骨却好似刻着一个难以磨灭的微笑。

  空洞的眼眶遥遥地望着无边的天空,长敬仿佛在他的眼中看到了骄傲与自豪。

  他这一生的任务已经完成,他毫无留恋地离去了。

  这世间不再有虞老、不再有守恶人,也不再有陆路……

  长敬已经全然明白了虞老的苦心,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织梦渊,为了让长敬成为亚安大陆上的第二个神。

  造福天下百姓的神。

  百年前,澹台女为人类揭开了梦境的神秘面纱,带来了五大控梦术,利用储梦石让人类第一次拥有了掌控梦境的权利。

  而今天,长敬就要打破澹台女所创造的秩序,打破少数人的权利等阶,打破未知的神秘。

  未来的世界将不再需要储梦石,控梦术将成为全人类的自然天赋。

  每个人都有能力提取梦境,转化梦元之力,反哺自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