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永生长梦无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六章:盛世

永生长梦无境 古井有季 4419 2020.05.29 22:34

  梦境直接在体内转化为梦元之力是什么感受?

  林奕、林瑶和赵清语有幸成为了第一批实验者,他们几乎是在命悬一线之时被长敬和吴杳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与吴杳相同的是,他们也都经历了那种仿佛把他们每根骨头都打碎蹂躏进尘埃中的非人折磨,眼前只有黑暗,脑海中只有混沌,四肢的痹痛感渐渐将他们的意识也带走。

  这种感觉,好像是又回到了被囚禁在右分阁内的那段日子。

  无法控制自己,也无法控制环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的精神不再是被消磨到无力挣扎,而是成了一个饱胀的囊袋,霸道强横的梦元之力在他们的精神世界疯狂涌动,无数梦境片段如走马观花般无序闪过,数息之间就阅览了一个人的一生。

  那些强加进他们大脑的记忆带着深入肺腑的情绪波动,一切都仿佛真实地发生他们自己身上。

  林奕紧紧闭着眼,咬着牙,凭着最后一丝神智不让自己迷失在混乱之中,但他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们的下场不是被逼疯就是被逼死。

  然而,他们别无选择。

  这些记忆和梦境不是来自于渊老的施加,而是来自于死去的万象圣手。

  范临和范冢在临危之际以自爆方式强行赋予他们的力量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吸收的,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先天根基稳固,恐怕早在云陵城与卫亭云交手的时候就自毙而亡了。

  虽然他们当时表面上看起来似是已经完全融合了万象圣手的力量,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只是表象罢了。

  万象圣手积蓄了数十年的精元霸道无比,与他们自身的气息并非一脉,如今也只是勉强将他们容纳在经脉中而已,要想真正融会贯通这些外来的力量非得有十来年的静心修炼不可。

  而如今,不知是谁启动了一个无穷广博的幻梦阵法,引动了天地之气都朝他们汇聚而来,他们体内的力量全都自发地奔涌出来进行抵御。

  可不论原属于谁的梦元之力都无法抵抗源质的吸引,因此林奕等人的体内非但没有形成有效的防御,反倒愈加庞大雄浑起来。

  梦元之力在他们的奇经八脉里横冲直撞,只要再前进一点点就要爆体而出。

  就在这生死一线之间,神迹出现了。

  他们就如同溺水之人重获呼吸,浴火之时饱浸甘露,跌坠之际忽落平地一般,全身每个毛孔都猛地张开又收拢,所有惊涛骇浪都奇迹般地平息了下来,只有一颗心脏仍旧狂跳着,证明方才一脚踩进鬼门关的痛彻并非他们的臆想。

  一望无际的识海中,有一盏明灯缓缓升起,温暖而明亮,带有天然的吸引力迫使他们一点点向它靠近。

  对于林奕、林瑶和赵清语而言,他们三人在灯影中看见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

  林奕首先看见的是一个曼妙的女子背影,一头乌发如瀑坠腰间,与白雪一般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对比,那是直震心灵的美。

  即使看不见她的面容,可她的名字仍旧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了林奕的脑海中。

  清语,他的清语。

  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烙印在了他的记忆深处……

  接着,他看到了所有与赵清语有关的梦境。

  有属于他自己的,也有属于其他人的,但不变的是那一抹清丽的背影。

  林奕静静地看完了所有梦境片段,他的心变得无比宁静,哪怕这一刻就立即死去也了无遗憾。

  他忽然明白了,不是所有东西都要独自拥有才完美,也不是完好无缺的人才值得一颗真心以待。

  赵清语是不完美的,但她的身世,她的悲悯,都成了她独一无二的印迹,无法转移复刻,也不必执着于抹去。

  从前的林奕背负了太多无谓的杂念,才使得他一次次与幸福擦肩。

  这一次,他明白了……

  林奕缓缓将手伸向了灯影,他甘之如饴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如同灯芯般消融。

  与此同时,赵清语也将手伸进了同一个地方。

  只是她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她的母亲——赵曦敏。

  一生凄惨苦痛的母亲无怨无悔地将她带到了这个世界,哪怕在世时没能看到她幸福,但仍旧愿意以魂飞魄散为代价替她铺下坦途。

  没有以她精血炼就的赤血珠,就没有往生梦境……或许她和林奕都早已死在了云陵一战,卫亭云的手下。

  她愿意追随母亲的脚步,将自己献于梦境,化为一个守护者,永永远远地注视着心爱的人。

  ……

  而这边的林瑶,则是看到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万万没想到的人影。

  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

  一个,但凡见过就绝不会忘记的人。

  纪安。

  林瑶歪着头,滴溜溜的杏眼里有着大大的好奇与茫然,她看着那抹如谪仙般飘然绝尘的背影,脚步不自觉地想要靠近。

  “神仙哥哥,是你救了我吗?”林瑶娇俏的话音空荡地回响着,像是透过了一堵心墙传递到了眼前人的耳朵里。

  那人缓缓回过头来,不是纪安又是谁?

  他的眉目有些遥远,仿佛只要一眨眼就有可能随风消逝,再也不见。

  林瑶如同中了迷蛊一般,就这样凝视着他的面容痴痴地伸出了手,像是要去触摸高高在上的神像。

  就在她的小手即将碰触到纪安的面孔时,近在咫尺的薄唇微启,吐出一句充满磁性的话来:

  “冒犯仙者,你可赔得起?”

  明明是责问的话语,可落在此刻的林瑶耳朵里,就如同勾起她三魂六魄的引子,她几乎下意识地接了一句:“赔……我,可以吗?”

  一声轻笑,绽在她心尖上,如一颗小石子砸进了一汪秋水,激起千层浪。

  那人说:“可以。”

  于是,林瑶的手就稳稳地贴在了纪安冰冷的脸庞上,明明没有任何温度,林瑶却觉得自己整个人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与哥哥,与亲情不同的温暖。

  那是她从未有过的感受。

  纪安就像是一块为她量身定做的碎片,填入她残缺的灵魂。

  一切,都恰到好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不早不晚。

  他是她命中注定的相遇。

  林瑶带着对未知的新奇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她的手也随着灯影中的那抹虚影变得透明,渐渐地,她便完全与纪安的影子融合在一起,消散在天地之间。

  有那么一秒,林瑶还以为这只是自己的一场美梦。

  可就在她方才闭上眼的瞬间,无名神山脚下,织梦渊峡谷的入口处,与灯影中的幻象一模一样的人影同时消散了,悄无声息地入驻了一颗柔软的心房。

  那人的脸上,也有相同的陶醉与知足。

  缘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七十年了……他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宿。

  ……

  不论他们三人看到是谁,灯影都代表了他们在这个人世间最大的留念。

  只有坦然接受它,认知到自己与其之间的联系就如同天地间两棵独自生长而又命运与共的树木一般,方才能找到自己与自然的连接点。

  寸寸交融,重获新生。

  这也是长敬和吴杳悟得的真相。

  没有永生的躯体,只有永生的意识。

  天地没有肉身,却哺育了千秋万物。

  她,无处不在。

  如今,长敬也做到了与天地同在,他带领着吴杳,带领着情同手足的伙伴跨越了生与死的界限,一举封神。

  本质上来说,他们并没有从这个世界离开,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存在。梦元之力既组成了他们的血肉,同时也是他们感知外界的媒介,更是他们开创新世界的力量源泉。

  长敬想要做的,便是一如百年前的澹台女所做的事——打破原来的社会秩序,创造下一个百年盛世!

  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要解决的难题就是储梦石的枯竭。

  五大控梦术,最常用的是幻梦术,最复杂的是织梦术,最高深的是凝梦术,而最根本也最容易被人们忽略的则是储梦术与取梦术。

  先有储梦与取梦,才有将其转化为梦元之力的可能。

  因为储梦石的存在,使大多人忘记了梦境并非是游离在人体之外的简单事物,它并不能随意从人体内抽取,更无法长时间贮存。

  它是一种由梦元之力组成的独一无二的意识形态。

  那么,如果必须要有一个取储梦石而代之的载体,最合适也最不容易发生排异反应的就是意识本身了。

  事实上,这种方法并不能再叫作储存梦境了,而该称之为“融梦”。

  长敬想要做的,就是以梦元之力吸引梦元之力,以意识容纳意识,凭他们五人之力,在无名神山的织梦渊峡谷这么一个得天独厚的幻梦境中凝聚出一个“灵渊”来!

  直接省略储梦这个步骤,将天下万民的梦境都直接提取到灵渊这个大池子中,由他们五人像是以往分阁内的五大阁主阁老做的那样,将梦境提炼成至纯至净的梦元之力,再以相同的路径反哺回梦境的贡献者自身。

  如此,即使没有储梦石,也不必担心世界倒退回百年前的样子了。

  织梦渊依旧是织梦渊,只是人人都天然获取了储梦术与取梦术的渠道。

  不借助外力,只需要他们自身的意识修炼。

  只有每个人都学会寻找与自然的连接点,开放自己,接纳万物,感受到来自源质的吸引力,他们才能窥探到梦境的秘密。

  长敬也就能找到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痕迹与气息,融合他们,吸收梦境,反哺能量。

  至于其他的什么根本无需担心。

  即使是东西帝国地位最为崇高的皇帝陛下,也不必担心长敬等人会窥视到他们的隐私,或觊觎到他们的权势,金钱。

  因为,没有了躯体的长敬等人才是真正的无欲无求,俗世的贪嗔痴欲于他们而言如黄土无异。所有梦境到了他们的眼前也皆会化为无任何属性和记忆的能量体,抹去所有属于个人的印记。

  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永生永世地与梦境为伴,与天地同责,滋养万物。

  这还只是第一步。

  长敬的存在,不止是为了解决织梦渊关于储梦石枯竭的困境。

  他还起着连接所有人事物的作用,他就是一座桥梁,将自己与吴杳,与林奕、林瑶、赵清语四人维系在一起,也将全亚安大陆的人都联系在了一起。

  他们能看到同一片天空,也能看到同一段梦境——由吴杳主导,林奕和赵清语辅助编织的梦境,一如他们此前的合作模式。

  吴杳就是天生的造梦人,她有无所限制的织梦天赋,她可以创造一切她所能想象到的画面,引导所有视梦人的情绪波动。

  蜕变之前,她还只是一个天才织者。蜕变之后,她便是新一代情绪之神。

  情丝万千,织无不尽。

  她的使命,便与织梦女神澹台女一样,将象征着幸福、美满、安乐的赤境降临人间。

  或者说,她便是织梦女神的化身。

  而林奕和赵清语的合体则是真正完成了往生梦境的构建,没有往生梦境为依托,就算是长敬也无法铸造和维持能够容纳所有亚安人梦境的灵渊。

  往生梦境同时也是长敬与万民接触的精神路径,它最大的作用便是唤起储存在人脑中的梦境,探知往生。

  至此,这场梦境盛宴的最后一个环节。

  便是反哺。

  过去,实现这一功能需要依靠梦境提炼出梦元之力后再利用凝梦术制造出诸如长梦丸、梦灵珠这类可食用的衍生品。

  但是至此之后,只需要林瑶的两手一挥罢了。

  瞬发的凝梦术,足以涵盖整个“灵渊”的冰封之力,一个起息间便足以完成。

  冰凝仙子林瑶的力量,与长敬、吴杳和林奕赵清语相比本还是差了一点的。

  但是,她有了纪安。

  五大渊老之一,唯一没有化身树人的自由人。

  也是唯一一个,与林瑶灵魂契合的人。

  他的消散是偶然,也是必然,他甘愿为了林瑶献出自己最后一抹精元,只留一缕魂魄留驻林瑶的心角。

  虽不能像长敬和吴杳那样心神合一,却算是以另一种方式将自己留与林瑶作伴。

  他成就了林瑶,也成就了织梦渊。

  他完成了渊老的使命,圆满离去。

  不止是他,还有织梦渊峡谷里的守心人、守誓人,守恶人、守梦人。

  原先的五大渊老皆在看到长敬境界飞升,肉体消散于世间的那一刻露出了犹如深刻在树脉之上的笑容,亘古永恒。

  他们解脱了。

  这个世界,终究是交到了这些年轻人的手中。

  织梦渊的下一个百年盛世拉开了序幕。

  这一刻,无论是西岩帝国最为荒芜的沙地,还是东文帝国最靠近深海的偏僻岛屿,都能看到这样一幕。

  七色霓虹铺满了天际,日月同现,星珠挽联,如梦如幻的美景几乎令人停止了呼吸。

  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白鸽齐齐展翅翱翔于空,划出了一道纯白的帘幕。每个人都在这道帘幕中看到了梦寐以求的画面。

  那些深深潜藏在内心的愿望,都成真了。

  幸福,在一这秒,触手可得。

  这是一个由成千上万人的心愿筑造的美梦,亦是由一个无梦者谱写的盛世之歌。

  长梦,永无境。

  【终】

举报

作者感言

古井有季

古井有季

我做过很多梦,尤其是噩梦。我会在每个苏醒的清晨或黑夜,清晰地回忆起那些带着鲜血、恐惧与死灭的梦境。   2018年12月-2019年11月,我在自我否定的黑暗中度过,越来越多的噩梦几乎淹没了我的每个夜晚,我宁愿睁着眼睛不睡也不想要入梦。   2019年10月22日,我决定为我二十几年的噩梦留下一个更积极、更乐观的存在方式,于是我写下了这本《长梦无境》。   我不想去追求这本书的好坏,只想为我自己找到一个解脱的途径。   我想让故事里的人物活成我想要的样子,拥有那些我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   其中最重要的大概就是像长敬一般永远向前奔跑的大心脏吧。   他们走到了终点,我的梦境还远远没有尽头。   愿往后的岁月,勉之,勉之。

2020-05-29 22: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