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永生长梦无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九章:挑衅

永生长梦无境 古井有季 3021 2020.04.01 19:41

  元仁一愣,林瑶的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语气认真又俏皮,但只要盯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睛,就能知道她并不是在开玩笑。

  “你什么意思?”元仁谨慎道。

  林瑶一弯嘴角,“就是字面意思。你一直不喜欢我们三个,每次遇到我们来找张……师父,你都会故意找借口躲开,你看我们的眼神里有恨意,难道你不是因为嫉妒,所以想要杀了我们吗?”

  她依旧将张远山称作师父,是猜想元仁定然是对张远山极为信服的,否则也不会在他叛走后,还继续着他未竟的事业。

  但在张远山眼里,他不过是个近侍,说难听点就是一条用习惯了的狗,而他们三个,才是张远山真正的徒弟。

  元仁藏在袖间的手逐渐握紧,青筋毕现,但他的脸上却将情绪隐藏地很好。

  他直视着林瑶的目光道:“我比你们早几个月进入右分阁,你和赵清语都是我的师妹,你哥哥更是右分阁的阁老之一,我怎么会想杀你们?”

  林瑶哦了一声,并不在意他是否情真意切,又状似天真地追问道:“既然你不想,那你为何要瞒着卫老来给我们送饭,还准备了毒药?”

  元仁的眼神中刹那间露出了一丝凶光,很快又消失不见。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林瑶瞥了一眼他的袖口道:“之前的饭菜都是卫老准备的,而且他总是在夜深时分,灵渊梦境开始吸纳梦元之力之前亲自来给我们送饭。但今日却是你,而且还选在了清晨时分。你应该是觉得,这个时候,我们三人定然是深陷于梦魇之中,最无抵抗力的时刻吧。

  但你没想到我已经苏醒,你本来准备下在饭菜里的药都还没来得及放进去,就匆匆收回了袖中,是吗?”

  原来,林瑶在看出他想要幻梦术自卫时,就看见了他藏在手心的东西。

  元仁盯着林瑶,未语。

  林瑶便继续道:“卫老小心翼翼地吊着我们的性命,必然是因为我们还有利用的价值。若是他知道了你擅自行动,甚至想要提前结束我们的生命,你猜,他会留着你吗?”

  元仁听到这里,忽然笑了。

  “没想到,最没心没肺的小师妹也学会动脑子了。”

  林瑶见元仁嘲讽她,反倒没有生气,心下还有些窃喜,这说明她猜对了!元仁真的是来杀他们的!

  元仁干脆从袖中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摆到林瑶面前,坦然道:“反正你们再过两天也是一个死字,而且还要以最痛苦、最耻辱地方式死在天下人面前,倒还不如死在我的手上,无声无息,干净利落。我这是在帮你们,小师妹。”

  他说得极为诚恳,林瑶都被“感动”地笑出声来。

  “元仁,你这是在说你自己吗?背叛织梦渊的誓言,祸害百姓,本就该永生永世囚禁在梦魇之中,不得生也不得死,以惩罪孽。你吃这毒药都算是便宜你了!”

  元仁的面孔逐渐扭曲,积压了近十年的不甘、嫉恨犹如带刺的藤蔓一般疯狂地从内心深处露出罪恶的枝芽。

  他就是想抢在卫老之前,亲手杀了林瑶三人!让他们永远都留在这阴暗、肮脏的角落让他看到天之骄子也如普通人的尸骨一样腐烂,带着浑身恶臭进入地狱。

  林瑶此时却异常地冷静,她故意拆穿元仁的心思,刺激他,激怒他,就是为了得到更多关于他们三人命运的信息。

  方才元仁已经说到关键之处,证实了卫老说的是真的,三日后他们就会死,而且还会死在天下人面前?

  耻辱?痛苦?

  他们三人在云陵城已久,城中百姓大多都识得他们,且在张远山一战中,因为帮助解除灵渊白骨一境,救百姓于幻梦之中,已是名声渐起,林奕更是右分阁的阁老,什么事会让他们遭天下人唾弃,且感到耻辱?

  难道……

  “我知道了,卫老是想让我们三个替你们这群叛徒背黑锅,为张阁主的死负责,为城中百姓的死偿命!”

  林瑶的脸上,有想通这一切的惊诧,但更多的是悲愤和绝望。

  从他们计划杀死张承开始,她和林奕、赵清语就成为了他们心目中最佳的挡箭牌,还有什么比张远山的弟子这个身份更能名正言顺地说明他们的“不轨之心”、“报复之欲”?

  张远山背叛织梦渊已经是昭告天下的事实,有其师必有其徒,上梁不正下梁歪,他们三个就算是当初救了云陵城又怎样?谁知道会不会不是为了隐藏身份,再图大业呢?当初重伤张远山的也不是他们啊,而是吴杳和万象圣手啊!

  世人皆会理所当然地认为,林奕、林瑶、赵清语三人是为了替张远山报仇才杀害现任的张阁主,为了完成师父的愿望而不惜破灵渊梦境残害城中万千百姓,以他们的性命作为要挟,夺权争利。

  这时,卫老等人再以锄奸惩恶的名义,救万民与水火,杀恶贼于众前,顺理成章地“重夺”右分阁职权,光明正大获得民众的支持,民心所向,右分阁管辖范围之内,再无任何人能干预他们的行动。

  不,不仅如此。

  黄老派他们来时,还有万象圣手领衔的诸多西殿能手,可也没阻止他们的计划实施,除非黄老离开京都,亲自出手才有可能拨乱反正,重掌局势。

  但,他们已经在被困在灵渊近半年之久了,黄老要是能出手早就出手了。

  还有三天,他们就要大功告成了。

  难道,连黄老,连西殿也被他们攻陷了吗……

  整个西岩帝国的织梦渊都将落入他们之手了吗?

  元仁看着林瑶悲愤交加,却又束手无策的模样,欲望的藤蔓从他的心底爬到了他的脸上,昭然若揭。

  他阴森森地笑着,“这是一个必死之局,你们就像是一颗棋子一样握在我们的手心里,我们想要你们怎么死,你们就得怎么死。天赋异禀,天之骄子又如何?

  到头来还不是为他人做嫁衣,给我做垫脚石!我要你们眼睁睁地看着我爬到你们头上,做人上人,受万民敬仰,进无名神山,入顶青云!”

  林瑶看着已经几近癫狂的元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其中关节。

  还有两天,一定还有机会……

  她故意露出同情的神色,似在嘲讽元仁的痴心妄想。

  元仁果然被她的眼神刺激,猛地伸手抓住了林瑶细嫩的脖子。

  林瑶强忍着突然降临的窒息感,紧盯着元仁,挤出一个讽刺的笑容:“我笑你……自以为是,白日做梦……你以为……我们是棋子……你就不是吗?”

  元仁双眼通红,如同着了魔一般,“我不是!卫老说,等你们死了,我就是右分阁的阁主,整个云陵城都会在我的脚下!用不了几年,我就会高升西殿,无名神山我想去就去,到那时候,你们的坟头草恐怕都二丈高了!哈哈哈哈!”

  他用双手死死地掐着林瑶,凑近她的脸,仔仔细细地看她娇嫩的小脸逐渐变色,血管的跳动逐渐微弱,那光滑的皮肤让他舍不得放手,林瑶小巧的红唇更是勾起了他最原始的欲望。

  “反正你都要死了,不如在临死前感受下极致的快乐……”

  林瑶已经被他压迫地说不出话了,可她的眼睛还能动,她看着元仁,就像是在看着一条被人遗弃在路边的狗。

  她在说,你好可怜。

  元仁原本想贴上她嘴唇的动作凝滞了,转而变成更加阴狠地怒视。

  “你在可怜我!你一直都记得我,记得我屈辱地输在你一招之间,输在我没有你的天赋,没有阁主作师父,没有兄长保护,也没有享受过别人艳羡的目光!你该死,你们这些人都该死!”

  “你还不知道吧,黄老也死了,没有人会来救你们,没有人!”

  他大声地叫嚣着,仿佛他说的都是事实,他平凡的出身,低等的品阶,都是因为林瑶的过错。

  林瑶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轻合,视线越来越模糊,她看不清元仁,更不看不清在他背后的林奕和赵清语。

  她已经完全无法呼吸,剧烈的疼痛和窒息感充斥了她的整个大脑,令她无法思考。

  她松开了手中早已断裂的绳结,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缓缓地从袖中抽出了小小的碎瓷片。

  也就在这时,她似乎听到了每到深夜时分就会响起的“嘎吱”声,可又好像是她的错觉。

  她拼尽全力甩出右手,将锋利的瓷片狠狠划过元仁的脖子。

  下一秒,一种温热的液体就喷溅在了她的脸上、身上,还有来自外物的沉重压迫。

  氧气重新灌入她的鼻间,随之而来的是浓重的血腥,充斥了她整个胸腔,令她下意识地干呕出来。

  紧接着,就是剧烈的咳嗽。

  仿佛恨不得将所有恶心的气息都咳出来。

  她想要将倒在她身上的元仁推开,想要站起来去救林奕和赵清语,可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用。

  终于,她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血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