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清明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御前分辨

大宋清明录 虫草田十 2076 2019.06.15 00:10

  “陛下,那一日在大相国寺前,车夫孟三被张家的恶犬咬成了重伤。我因此便将他安置到了开封府附近的邸店调养伤势,却不想这孟三竟然因为这场不幸染上了恐水之症!”

  “恐水之症?”

  “是的,已经请金水堂的孙大夫诊治过了,确实是恐水之症,发病者怕光怕水,浑身盗汗,最后会全身痉挛而死。此病乃是不治之症,只在有犬伤之人身上发病。若是不严加看管,待病人病发,咬伤他人,便会将此病散播开来……”

  “王玄义,你……你血口喷人,我家的狗,怎么……怎么会有什么恐水之症……”

  不等王玄义说完,这张员外已然坐不住了,此时他听到王玄义的这番说辞,竟然是想把这恐水症的责任推到张家身上。张员外一时心急,便忍不住继续咆哮道:

  “陛下,他……他这是欺君,是死罪!”

  “王玄义,你所说的可有证据?”

  “陛下,苦主孟三现在就看管在左军巡院的大狱之中……”

  “来人啊,将这孟三给我带来,朕要亲自查看!”

  突然听到官家说要见孟三,秦王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只见他连忙向前一步对官家说道:

  “陛下!臣弟看管不力,这孟三已然在几日之前,死在了开封府中!”

  “人死了?你这个开封尹是怎么当的?”

  “陛下,此事需得怪不到秦王,我听那金水堂的孙大夫提过,《肘后备急方》有云,凡捌犬咬人,七日一发,过三七日,不发则脱也,要过百日乃为大免耳!细细算来,从这孟三病发直至今日却已过了七日,纵使秦王照顾的再用心,却也是无济于事……”

  就在秦王正感到无法向官家交代之时,却突然听到了王玄义为自己出言辩解,心下稍安之后,秦王却依旧不敢抬头面君。

  “陛下,这王玄义乃是血口喷人,我儿……我而终日与家中爱犬为伴,为何……却没有得这恐水之症……那孟三运气不好,死在了开封府的大牢里,如今死无对证,他王玄义,便是说什么都行了……”

  这张员外听得出来,若真是让官家信了这王玄义的说法,他张家今天就要倒大霉了。因此无论如何,张员外也不能让自己家和恐水症扯上半点的关系。

  “王玄义,这张家说你是血口喷人,你又如何分辨?”

  “陛下,那一日孟三病发,再邸店之中大闹了一场,当时在场之人俱可以为臣下作证。如若不然,这金水堂的孙思恪却也可以证明此事……”

  只听得这王玄义回答的在情在理,言辞恳切。官家顿时便已经信了一大半。现在,反倒是这张家在这里信口雌黄,惹人生厌。

  “陛下,这孟三现在是死无对证,我敢肯定,这一切绝对是不是王玄义故意设计,想要陷害我们张家啊!”

  “哦……陷害?”

  “是……就是陷害!”

  就在这张员外正绞尽脑汁的狡辩之时,却听见一旁的灵寿县主突然插嘴,却是不忿的向官家质问道:

  “陛下,别说这孟三不是因我儿而死,就算是……我家有先帝御赐的丹书铁券,他王玄义又有什么借口来我家闹事……陛下,您可得给我评评这个理啊!”

  这张员外一听妻子语出不逊,便连忙拉扯了一下她的衣袖。便在此时,这官家的心里就像是被灵寿县主的塞了一块大石头,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王玄义,你当日强闯张家,也是为了这恐水之症吗?”

  “禀官家,正是如此,不过那一日我只带了三名随从。考虑到还要将张衙内押解回府,因此便想着再回去召集人手,却不想……”

  “却不想什么?”

  “却不想秦王一片好意,让我先回家休养。紧接着第二日我便被人带到了大理寺来,这灭犬的要

  事,却是无法再做了!”

  “哦?刘判事,你却又为何将王院判带到了大理寺啊?”

  “官家,老臣那日不在府中,却是大理寺的袁评事接下了这县主夫妇的状子,他们状告王玄义以权谋私,公报私仇,老臣得了消息,便请了王院判前来问话……”

  “那你现在可查清了?”

  “查清了,查清了!王院判秉公执法,一心为民,根本就不是什么公报私仇!倒是这张家,仗着家中有先帝御赐的丹书铁券,却是横行乡里,无恶不作。”

  “陛下,这都是一派胡言,一派胡言啊!我张家世代忠良,要不然,又怎么会得了先帝御赐的丹书铁券呢?对了,这王家,他王玄义的家人,仗着在开封府有些势力,便无法无天,陛下,他们家连御史台的官人都敢当街欧杀,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听到这张员外又提起了丹书铁券,官家的心里却更生气了。一想到自己贵为天子,富有四海,却被先帝这一片破铁牌牌困住了手脚。他的心里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御史台,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你们也是接了张家的状子,才去王院判家找的麻烦吗?”

  此时此刻,只要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官家已然恼了张家的跋扈,若不是顾及到那道丹书铁券,只怕这张家人早就被官家下了大狱了。

  “陛下,我御史台非是因张家之故才去寻的王院判家人,乃是因为有人状告王院判狎妓失得,我等才会派毛主簿前去拜访的!”

  “狎妓失得?王玄义,你倒是艳福不浅啊!”

  “陛下,小臣已然被困在这大理寺数日了,却不知我何时狎妓,却是被他人撞见了!”

  “哈哈!狎妓失得,朕倒是想听听,这王院判却是如何狎的妓,怎么失的德啊?”

  眼看着自己说出的理由连官家都感到可笑了。这出班奏对的御史中丞却是冷汗连连。只见他转过身来,却是看到跪在堂下的两名歌伎,这才语气坚定的对官家说道:

  “就……就是这两个歌伎,她……她二人乃京中名伎,才色俱佳!那一日大理寺官人去见王玄义,却是一大早便撞见他正与其中一名女子私会,陛下若是不信……便可问问大理寺的刘判事,臣说的是也不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