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清明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柔奴的担心

大宋清明录 虫草田十 2035 2019.06.08 00:10

  “列位不知都听说了没有,就在这两个多时辰之前,在这东京城里却是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有道是这王院判怒从心中起,只两膀一较力便将那张府门前的石兽平地托起,只听这王院判大叫一声,那千斤巨石便飞也似的撞向了张府大门……”

  “且说这张衙内进了开封府之后,还不等那王院判问话,便吓的尿了裤子,你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跟你们说,这是我在开封府的熟人说的,绝对是真的,千万别往外面说去……”

  ……

  入夜之后,这东京城内的瓦肆勾栏,酒楼妓馆便如以往一般再次喧嚣了起来。作为天下财富聚集之地,这大宋东京的繁华自是不必言表,而依托这东京城内的百万人口以及厢坊制度的逐步瓦解,整个城市的娱乐活动也达到了空前的繁荣。

  不过……今晚和以往略有不同的是,在这东京城内的一些酒楼内,有人却是把瓦肆勾栏中最受欢迎的合生艺人请了过来,专讲白天时在麦积巷中王院判大战张衙内的事迹。

  所谓合生,乃是这京瓦技艺之中说话类技艺中的一科。余者还包括小说,讲史,讲经三技,合称为说话四艺。而合生之技与其它三者最大的区别,便在于所说之事多为时事热点,街头热闻。这不,这王玄义大闹张家的事迹才不过过了两个时辰,整个东京城内的合生艺人便已经编排出了各种版本的故事,一时之间,众说纷纭,便是那没亲眼得见的,却也分辨不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了……

  “且说这王院判只三两下便斗败了这张家请来的两名教头,便在这时,却又窜出来了一个使铁枪的拦住了王院判的去路。我道是这位好汉也真是班门弄斧,那王院判乃是那铁枪王老太师的后人,您说您使什么兵刃不好,却偏要使铁枪,这不是……鲁班门前拉大锯,关公面前耍大刀,纯属丢人现眼吗?”

  “哈哈哈……”

  便在这合生艺人吴八儿使了个诨话的活之后,全场顿时打笑了起来,连带着坐在楼上阁子中的宇文柔奴都忍不住扑哧一声,却是笑出了声来……

  “哈哈哈……娘子,我还不知道这王状元今天这么厉害呢,便是连那号称混世魔王的张衙内都敢抓,听说他还把这张府门前的石狮子给举起来了,上次我们去赵宰相家献艺,不是正好路过那麦积巷吗?张家门前的那两个石狮子,可真是不轻呢!”

  小虫娘听到一向端庄优雅的宇文柔奴竟被那吴八儿给逗乐了。便忍不住跟柔奴说起了王状元的事来,两人晚上从那杀猪巷里出来的时候,恰好却遇到了那王状元带着家人又回到了杀猪巷中。小虫娘当时看到那王玄义浑身灰头土脸的样子,还以为他们是遇到了歹人,却没想到这东京城里最恶的恶霸,现下也已经被王玄义给抓回了开封府了。

  “王状元可真是好样的,那张衙内在这东京城里嚣张了这么久了,也就只有王状元敢管,我还以为这状元公不过是书读得好,却没成想竟然连武艺都这么厉害……”

  “哎,真希望王大官人不会惹上什么麻烦才是,这张家……却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就在这小虫娘正兴高采烈地向宇文柔奴夸赞王玄义之时,却听见这柔奴突然叹息着说了一句关切的话语。小虫娘一时之间没听懂,便有些诧异的向柔奴问道:

  “小娘子,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这吴八儿不都说了吗,连秦王都称赞王状元做得对……”

  “虫娘,若是这合生先生真能知道其中的内情,便也不用在这白矾楼里混饭吃了。你就说,我平日里带你去那些朝中大员家中献艺,那一次我不是小心伺候,还不是因为这些大人物不似我等这般心思单纯,若真是哪句话说的不对,你我便是一场灭顶之灾。可这王状元,今日竟然如此鲁莽,真不知道,他到底是真有依仗,还是一时冲动啊!”

  “娘子,虫娘听不懂你说的,虫娘只知道这王状元,今日乃是给我们东京的百姓大大的出了一口恶气,要不然,怎么这白矾楼的主人竟然连合生先生都请过来专讲这事儿呢!”

  宇文柔奴听到这小虫娘的话语,虽然没在说话,可这心里不知怎地,却是愈发的为王玄义感到担忧了起来。

  “有道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当年爹爹不也是因为替百姓出头,我宇文家才落得了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吗?”

  这宇文柔奴一联想起自家的遭遇来,却不由得更是为王玄义担忧了起来。连带着,就连这合生先生的表演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虫娘,待明日咱们回去之时,且从柜上支一坛上好的羊羔酒回去。我得去劝劝这位拗状元,要不然我只怕他这开封府的差事也干不长,迟早要把人得罪光的!”

  “羊……羊羔酒,小娘子,这白矾楼的羊羔酒,一坛可要四十贯啊!您……您……”

  “若是能救了这拗状元,便是四百贯我也使得!切记让柜上给我留一坛,我有急用……”

  小虫娘看自家的小娘子突然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一下子便着急了起来,她便痛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不过此时这小虫娘的心里却是非常的心疼,这可是四十贯啊,若用在她们一家三口身上,便是一年的花销也够了。

  “明明都叫羊羔酒,为何这白矾楼的却是比外边的贵的那么多……”

  小虫娘得了自家小娘子的吩咐,便连忙起身出了阁子,随后径直来到了一楼散座的柜上交代了一句。管事的掌柜一听说是柔奴姑娘要的,便痛快的一口答应了下来,直说明日便派人送柔奴姑娘回去的时候再一并捎回去。虫娘听过之后,这才放心的回去跟自家娘子复命去了。

  ……

  却说这王玄义此时已然回到家中,正鼾声如雷的抱头大睡,却不知这一场大祸已然临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