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清明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店宅务

大宋清明录 虫草田十 2088 2019.05.01 00:10

  金明池畔,杨柳依依。看着眼前这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致,王玄义不由得心驰神往……

  “王贤弟,实在够不着就算了吧!”

  站在树下的苏易简看到王玄义立在树杈上摇摇欲坠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心的提醒了一句。说来这状元公也真是个怪人,别人前来送行都是送些别礼盘缠什么的,唯有这位王贤弟,却执意要效仿古人,爬到树上去折那柳树枝。虽说这折柳送别乃是一桩雅事,但做到王状元这种份上的还真是不多见。

  听到树下苏易简的呼喊,王玄义只往下看了一眼,便一个翻身扯住柳枝,随后便犹如灵猿一般几个卸力便落在了地上。直到此时,王玄义才发现自己刚才坠的急了,手上只来的急撸下了一把柳叶。

  苏易简见到此状,连忙侧过头去掩饰自己的笑意。只见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又回过头来,拱手向王玄义说道:

  “贤弟美意,在下已然心领了,只是这柳叶得来的实在不易,刚才若是害的贤弟受伤的话,为兄就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苏易简说着,便从王玄义的手上拿起了一片柳叶来别在了自己的幞头上,随后躬身向王玄义再次行礼。当他起身之后,又向站在王玄义身后的那些同年们拱手告别别,这才矮身坐进了一旁的马车里。

  “诸位,同年,有缘的话,望来日富贵相见!再见啦!”

  “再见啦,太简兄!”

  ……

  望着渐渐远去的车马,王玄义叹了口气。随后暗自腹诽道:

  “总算是又送走了一个,要是每一个都奉上别礼的话,真不知要花费多少银两呢!不过,这今明池畔的柳树也太不经折了吧,这才几天的功夫,都得爬树啦!”

  看到苏易简走远了之后,状元公却依旧站在那里暗自摇头,不少尚未辞别的同年便上前对他劝道:

  “王兄,这苏兄已然走远了,王兄还是不要太过担心了吧!”

  “啊,走远啦!哎,这才几日的光景啊,没想到大家就纷纷各奔前程了,也罢,也罢!在下还有俗事缠身,就先告辞一步,告辞一步了!”

  看到王玄义送行过后居然转身就要走,诸位同年不由得面面相觑。说来也真是奇怪,这状元公连日来既不参加聚会,也不与他人交际,只是在听得有人要离京赴任的时候,他才会出面相送。这状元公的性格,也太过孤傲了吧。

  王玄义看到对方那窥探的眼神,却只是暗自低头行了一礼。只见他径直来到了王敬的身边,先是翻身上马,随后便拨转马头朝着城内而去。直到进到了城内之后,王玄义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诶,老爷,您怎么又不跟这些同年们一起出去吃酒啊!”

  “吃酒?要吃酒也得要有银子才行,我现在吃的穿的,全是管你借的,哪有余钱跟他们出去品酒吟诗啊!算了,还是早日寻个住处为好!”

  王玄义话音刚落,便催马快走了几步,王敬见状,也连忙跟了上去。两人沿着新郑门大街向东直行,随后又向南过宝相寺来到了杀猪巷一带。待行到曲麦桥头之时,两人方才下马。

  看到曲麦桥旁不远处开封右厢店宅务(西城区廉租房申请接待机构)的牌子。王玄义便将自己的马匹交给了王敬,待王敬拴好了马匹之后,两人这才进到了店宅务的厅堂之中。

  待王玄义通报了自家姓名,只稍候了片刻,这里的管事便亲自迎了出来。

  “下官便是这勾当左厢右宅务的公事官,不知上差前来,未能远迎,罪过……罪过!”

  当日在那崇文殿山,官家亲口为王玄义许的差遣乃是判开封府左军巡院事。要是说起来,这店宅务乃是开封府下辖的一个小部门,专司开封府内官属邸店,计值出租及营选修缮之事。看到这新科状元突然找上了门来,公事官不免有些紧张。不过,王玄义乃是个好脾气的,他看到对方如此的客气,便也礼数周到的回应道:

  “公事官实在是太客气了,冒昧来访,实在是有些礼数不周!失敬!失敬!”

  “岂敢!岂敢!”

  ……

  王玄义同那公事官客套了一番之后,待下人送上了茶水。两人才渐渐地切入了正题。只见这王玄义眉头一皱,便语带带为难的问道:

  “敢问公事官,这东京城内,可有那便宜些的院子吗?”

  “哦,上差这是……“

  “实不相瞒,在下近来这手头上……实在是有些周转不便,所以便特意来此,想要借问一处好的住所!不知公事官这里……”

  “状元公当真?莫不是来说笑的吗?”

  听到王玄义来这里租房居然是为了自己住,这公事官不由得吃了一惊。想这大宋堂堂的状元公,竟然也来这店宅务寻住所。他不免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额,实在抱歉,刚才是下官僭越了,不过大人您乃是状元之才,这官署邸店,如何住得……如何住得?”

  “哎?……别人住得,我怎就住不得,难不成公事官您……有什么难处不成?”

  “啊……不不不!非是在下为难,只是这店宅务所辖的邸店,据是在城内偏僻之处,且大多狭**仄。实在是不适合大人啊,大人若是愿意,我倒是认识几个机灵的庄宅牙人,定能为大人寻得一处好住处的!”

  “庄宅牙人?实不相瞒,我尚未娶妻,且家中人丁单薄,只有高堂老母一人而已。若是寻得这每月数贯的宅子来住,舒服倒是舒服了,可这挑费……却也着实可惜!倒不如,寻得一处舒服的住所,乐得个逍遥自在……”

  “状元公果然好胸襟啊!也罢,这官署邸店虽比不得私属的宅邸,却胜在租金便宜。只是这位置,怕是指能在城内的边缘所在了!”

  “哦?公事官果然有好的住所吗?”

  “有是有,不过却是在这杀猪巷中。名虽不雅,但也胜在环境清幽,院落宽敞,只是……这杀猪巷乃是位于东西教坊之间的一处小巷,若是遇到什么年节庆典之类的,不免会有所打扰,所以……”

  “无妨,无妨,我却不是那多事之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