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清明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恶有恶报

大宋清明录 虫草田十 2125 2019.06.13 00:05

  “咚!咚!咚!”

  “堂下何人击鼓,来呀……给本官带上了!”

  耳听到御史台外一通鼓响,门外胥吏立刻便引了一男子进来去见官人,待那男子被带上堂来之后。今日负责坐堂的范御史却是直言问道:

  “堂下所立何人?因何击鼓?”

  “禀上官,小人……小人乃是那大理寺的弓手,名叫孙七,今日前来,是专为告官员不法而来!”

  “哦?那你要状告何人不法?”

  “小人……小人要状告开封府左军寻院院判王玄义,狎妓淫乐,有失体统……”

  “王玄义,你……为何要告他,难不成,你和他有什么私怨不成?”

  “大人,非是小人与他有私怨。乃是我听这城中百姓之中,人人都说这王玄义乃是一位大大的好官,可那日我奉上司命令去他家中带他问话,却见他正与那白矾楼的行首宇文柔奴暗中私会。小人虽不才,却也知这大宋官员严禁狎妓。便是这等龌龊之人,却是道貌岸然,真是把我等百姓都给骗了,小人……小人今日便是舍得一身剐,也要揭穿这个伪君子的真面目……”

  范御史坐在堂上,听完这孙七的一番陈述,不由得大敢意外。这官员狎妓,虽然于法不合,可在御史台,却很少有人以此事为借口参奏官员。毕竟……要是细纠起来,这东京城里的大小官员,蓄养歌伎的却是不在少数。

  可是今日,这大理寺内的一小小弓手,居然跑到御史台来状告开封府的王玄义狎妓失德。这里面若不是有人暗中指使,范御史便是打死也不信的。

  虽然孙七突然捅破了这层大家心照不宣的窗户纸,可范御史却是不得不接下这个案子。正所谓民不举官不究,这御史台乃是代官家监察百官的机构,若是有案不查,单是官家那边便也是说不过去的。

  “孙七,你既敢状告官员,便也应该知道这告状的规矩,若是所说不实,本官可不会轻饶了你……”

  “小人所说句句属实,那一日我和大理寺的同僚一齐撞破了他二人的私情,若是大人不信,还可派人去那白矾楼仔细询问,他二人的丑事已然是人尽皆知……”

  “好,来人啊,把这案子转给吏案察,让他们尽快给本官一个答复……”

  “是!”

  ……

  这范御史在堂上一通吩咐,立在堂后偷听的毛大成却是暗自点头。这案子既然到了吏案察,便是御史台已然接下了此案。再往后,只要让这宇文柔奴承认了她与王玄义之间的私情,这狎妓的事情,便算是坐实了。

  毛大成想到了这里,便转身离开,朝着六察司公廨所在的方向走去。

  待他来到了六察司之后,却是环顾四周,只给在此间忙碌的监察御史何正臣递了一个眼色,对方看到毛大成之后,便连忙放下手上的事情,拿起幞头便出了公廨。

  “可是成了?”

  “成了!这孙七已然把私情捅到了御史台,范御史已然把此事交给吏案察。接下来便全由姐夫您做主了!”

  “放心吧!既然是自家之事,我又岂会有所怠慢!这样……我现在就遣人随你去那杀猪巷,你且把人给我抓回来,待我寻个老道的狱子严加审问,我就不信……她不承认和王玄义之间的奸情……”

  “哈哈……如此……就有劳姐夫了,只不过……这宇文柔奴还真是个难得的美人啊,若是她肯认罪,姐夫还要下手轻些才是!”

  “子才可是起了怜香惜玉的心思?你若喜欢,便在外面寻一处地方,等案子了结之后,我便把人给你送去。”

  “这……我又岂敢夺姐夫所爱……不妥不妥……”

  “诶?我家里那个母老虎,只怕若是让他发现了,这人便是连命也没有了,你且在外面替我养着,我若得空,便去坐坐!”

  这毛大成和自己的连襟何正臣一通商议之后,便在这时,却有胥吏带着公文来寻何正臣。何正臣应了一声,随后接下公文。待他打开一看,果然便是王玄义的案子。

  “去回复范御史,就说本官一定会尽快查实的!”

  何正臣见那胥吏走后,便立刻带毛大成回公廨取了手续。便在此时,毛大成已是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御史台,前去那杀猪巷抓人去了。

  当毛大成带着御史台的胥吏公人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这杀猪巷之后,便瞬间将此处围了个水泄不通。王家人听到门外又有响动,便连忙出来查看,便在这时,却见那毛大成引着人直朝着宇文柔奴的小院闯去。

  “你们要干什么……”

  王家两位兄长见到又有人前来闹事,这压抑在心中的一肚子火顿时便要爆发了出来。

  “我乃是御史台的官员,今日前来是要带白矾楼的歌伎宇文柔奴回去问话,旁人若是胆敢阻拦,便是妨碍公务,视作同犯……”

  “我看谁敢,若是有人敢闯,先问问我王家人同不同意……”

  便在这毛大成一声令下之后,这王家的两位兄长却是抄起棍棒便将那御史台的官人挡在了巷外。又那不识好歹的差役向王家兄弟伸手,却是不到一个回合便被打的人仰马翻,这毛大成本以为抓一个女子简直易如反掌,可谁知道半路却来了两个管闲事的。这王家兄弟毫不厉害,眼看着便把自己带来了的帮手一一放倒,他竟吓得要拨马逃走。

  “你们……你们这是反了,无法无天!无法无天!你们等着……”

  原本端坐家中正在为安定郡公之事感到伤感的宇文柔奴,突然听到门外一阵嘈杂,以为是有人又来寻王家麻烦,便赶忙出门查看。却在这时,这张真奴也跟了出来,待她姐妹二人听到来者乃是为了抓柔奴之时,张真奴便顾不得自己身子虚弱,径直跑出去拦在了那骑在马上的官人之前。

  “官人,且慢……是……你!”

  “啊……你……你怎么也在这里!诶呀……”

  这毛大成看到张真奴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心中有愧,便要拨马回避,却是一个不小心摔下了马来。便在此时这马儿一通乱踏,却是一脚踏在了毛大成的要害部位……

  “啊……”

  只一瞬间,这毛大成突然一声哀嚎,随即口吐鲜血,竟就这般死在了这杀猪巷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