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清明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打上门去

大宋清明录 虫草田十 2059 2019.06.06 00:05

  只不过片刻的工夫,那张家便涌出了三五十个精壮,各个操枪弄棒,凶神恶煞的便挡在了王玄义的面前,王玄义见状,却也面不改色,只正色对这些泼皮说道:

  “尔等听好了,今日我乃是带了这开封府的令签、牒文前来拿人,若是有人胆敢阻拦,便是与官府作对,形同造反……”

  “别听他胡说,大少爷说了,今日谁能擒了那个领头的,大少爷重重有赏,若是出了事,自有张家给咱们撑腰啊!”

  “啊……”

  随着人群之中有人鼓噪,这些泼皮便举起了枪棒直朝着王玄义众人冲了过来,王玄义见对方执迷不悟,便也不再多费口舌,只见他猛地一个垫步,就朝着人群之中冲了上去。

  “呀!”

  只见冲在最前之人猛地举起一根木棍便像王玄义砸了下来,王玄义见状却不硬抗,只一个侧身便躲过了对方的全力一击,随后便见他一脚踹在对方的小腿胫骨处,那人便一个狗啃屎摔倒在地,随之痛苦的抱着小腿哀嚎了起来。

  “哎呦!”

  王玄义眼见后面又要来人,便用脚尖挑起那掉在地上的木棒,随后便舞动着冲向了人群。

  “呀!”

  “先办了那个穿绿袍子的……”

  人群中有人一声呼和,便见那泼皮全都朝着王玄义一齐拥了过来。此时此刻,王玄义已然分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围住了自己,只见他把那手中的棍棒舞的是虎虎生风,但有胆敢上前者无不中棒倒地,一时之间,那些泼皮竟连近他的身都做不得。

  “哎呀,一帮废物,这么多人,怎么还打不过他一个,快……快去请后院的马教头,庞教头来……”

  那张家大少此时便坐在这大门之内,但见他爬在梯子上隔着围墙瞧着外面的战况。眼见着自己手下的喽啰人多势众,却半点奈何不得那王玄义,张衙内不由得一阵着急。

  “衙内,马教头和庞教头来了……”

  “见过衙内……”

  “两位教头,快,快去给门外之人一点颜色看看,不然……他还当我张家无人……!”

  “衙内,您便看好吧!”

  那马,庞两位教头得了自家衙内的命令,便拿也起兵刃一起出了张府,随后便指着王玄义说道:

  “那个不开眼的,居然敢到张家抓人,今日便要让你见识见识这张家的厉害,来呀,旁人都给我闪开!”

  马教头一出大门,便想着在张衙内面前争个头功,于是只见他拿起了自己善用的一对铜锤便朝着王玄义冲了过来。

  “快,快闪开,马教头来了,千万别被他的锤砸着!”

  人群之中有泼皮见识过马教头的厉害,但见马教头出山,便立刻提醒旁人闪开、随后又朝着王家的两位兄长围了过去。

  这王玄义正自用棍棒料理着张家的泼皮,却不知从哪里突然递过一对铜锤,一时之间只能用手上的棍棒去格,只听得咔嚓一声,这手中的棒子便被那铜锤咋成了两截。

  这王玄义情急之下,忙闪身躲过对方的全力一击,这马教头一击抢先,便是得势不饶人,只一对铜锤耍的好似流星追月一般。王玄义手上没了兵刃,便只能步步后退,便在这时,那躲着他人上前的王敬却猛地从地上捡起一根长棍朝着王玄义所在地方向扔了过来。

  “院判,接着……”

  眼看着王敬扔了一根长棍过来,王玄义便连忙后撤几步,随后脚踏身后影壁便是一个飞身,只见他纵身一跃,便轻巧地接住了那王敬递来的棍棒,待他再落地之时,那马教头已然又朝着王玄义扑了过来。

  “啊……”

  眼看着对方又要故技重施,想要用蛮力来砸自己的长棒,王玄义却以棒做枪,只一个垫步便也冲了上去……

  那马教头不待进身,便见对方手上的棒子直奔自己的咽喉而来,这下马教头不由得大惊失色,连忙舞动手中的铜锤格挡。可正当他举起铜锤护住咽喉之时,却见那棒头却突然转了方向,直朝着他的腹部扎来。

  “啊!”

  “嘣!”

  马教头一个不留神,这腹部便被对方捅了一棍。一时之间他只觉得这腹部翻涌,真是说不出的难受。马教头此时已然知道对方厉害,便不敢大意,只见他连忙用双锤护住自己,却不想这王玄义的枪法确是越来越快。

  马教头适才得了先手还不曾察觉,此时再一交手,却再无刚才的痛快,但见对方的一杆长棍突然变枪,这招数全都是奔着自己要害而来。马教头一时之间护得住咽喉却护不住腹部,护得住胳膊,护不住下盘,情急之下,便见这浑身都是破绽。

  “呀!小贼莫要猖狂,吃我老庞一刀!”

  那庞教头本以为凭着马教头的本事足以收拾对方,但见那绿袍官人又夺了枪棒之后,马教头顿时便落了下成,庞教头此时便要以二敌一,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

  就在王玄义全力抢攻那使锤的教头之时,突然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他便在腰间将长棍换到了左手,随后看都不看,便一棍刺了过去……

  ……

  这张家府门前的一番争斗的消息,只片刻便穿过保康门来到了相国寺前。这相国寺每月冯五便是万姓交易之时,此时在相国寺前,不少百姓还在议论着上次王院判教训张衙内的事情。却在这时,忽听到人群中有人鼓噪道:

  “那王院判又带人去张家抓人了,咱们大伙都去看看啊!”

  “什么?开封府真的要收拾张家的恶霸啦。你不会是骗人吧!”

  “骗人,现在那王院判就在麦积巷中跟张家护院泼皮交手呢,刚才送水的孙七可是亲眼看见的……”

  “诶?那王院判要是真的去张家抓人,我可得去亲眼看看,今天的生意,不做了,不做了……”

  “对,大家一起去跟院判叫好助威,走啊!都去麦积巷去看热闹啊!”

  ……

  随着人群之中一声喧哗,不少在相国寺前讨生活的商贩便收拾起货摊直奔那麦积巷而去,眼见有人带头,只顷刻间,这大相国寺前便稀拉拉冷清了许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