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清明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秦王

大宋清明录 虫草田十 2042 2019.06.04 00:10

  “咚!咚!咚!”

  听到阁子外面传来了几声轻叩,坐在茶桌前的男子不由得赶忙起身,随后轻轻的拉开了阁门。

  “阁下可是相府的赵先生?”

  “在下正是!”

  ……

  男子听到对方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便连忙将这位赵先生让进了茶阁之中,随后环顾四周发现无人注意之后,这男子才迅速的拉上了阁门。

  “赵先生,今早秦王得了卢相公的报信之后,便一直惦记着此事,不知卢相公的意思是……”

  “相爷的意思是,望秦王能够尽快了解此事,以免给赵普等人授以口实。另外……这灵寿县主乃是开国功勋之女,若是此事处理不当,恐秦王会寒了勋贵们的心……”

  “所以……卢相的意思便是,从那王玄义的身上入手了?”

  “正是如此……不过卢相也嘱我再提醒秦王几句,这王玄义乃是后梁大将王彦章之后,又是今科状元,秦王若是要动此人,多少还是要考虑一下士林的反应的,这最好的办法……便是寻个由头将此人赶出东京,这时间一长……相信……此事便可就此平息!”

  那男子听完这位赵先生的一番交代之后,随即便起身恭敬的向对方行了一礼。赵先生见自己需要转达的话已近说完,便也连忙起身,随即向对方告辞道:

  “相爷的意思,在下已然如实相告,还请亲王尽快安排,不要再让赵普等人揪住此事不放,切记,切记!”

  “多些先生费心,卢相的嘱托,秦王必定谨记在心……”

  ……

  送走了那相府的堂吏赵先生之后,秦王府的这名男子又在阁中端坐了好一会儿,直到确定那赵先生已然离开许久之后,这名男子子才把茶钱压在了桌案之上,随后起身离开了这里。

  当这名男子出了茶阁之后,他先是环顾四周,确定周围没有人盯着自己。随后这男子才侧身走出了这张校阅茶坊,一路沿着录事巷回到了秦王府的后门。

  当这名男子站在后门外轻叩了三下之后,便见到这小门出轻轻的开了一道缝隙。随后这男子便闪身而入,回到了秦王府中。

  “王爷呢?”

  “王爷刚才遣人来问你的去向,快去后堂吧!”

  那男子听到同僚的提醒,不由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只见他轻车熟路的穿过了王府的亭台水榭,很快便来到了一处有禁卫把守的院落里,待他向那守在门外之人点了点头之后,他便直入院中,随后入堂拜见秦王。

  “你刚才可是见到了相府的赵先生?卢相公可有什么示意?”

  “回禀秦王,卢相公让您尽快处置此事,切不可让赵普等人抓住此时大做文章。除此之外,卢相公还提醒你切勿让勋贵们寒了心,但也万万不能对王玄义过于苛责,最好的安排,便是找个由头将此人送出东京,待事件平息之后,再做定夺……”

  “卢相公的意思是……既不能动那木桶张家……也不能动王玄义?”

  听完下属的回禀,这秦王赵廷美的心里却不由得犯了嘀咕。前几日他也曾从开封府的署吏那里听说了这左军巡院的判官和勋贵张家的公子起了摩擦。当时他公务缠身,自然便没把此等小事放在自己的心上。直到今日早朝之时,卢多逊在散朝后却突然声称赵老相爷在待漏之时曾问起过此事,赵廷美这才注意到了其中的不寻常之处。

  这赵普乃是两朝元老,早在自己的二哥当政之时,这赵普便已经是平章事了。后来随着三哥继任,这赵老相爷又有了拥立之功。便是这样一位两朝老臣,又岂会平白无故的惦记这么一件小事?

  “难不成,他是想借题发挥,插手我这南衙之事?”

  赵廷美想到了这里,不由得有些警惕的向下属问道:

  “那个王玄义你们查清楚了吗,到底是什么底细?”

  “禀秦王,这王玄义的底细,小人已然全都查清楚了。他家虽然是后梁大将王彦章的后人,但因家道衰落,早已与寻常百姓无异。小人打听到这王玄义在中状元之前,乃是留在郓州寿张与家人种田为生,日子过得虽不能说窘迫,却也很难称得上富贵……不过此人到了京城之后,却很少与其他士子交往,据说他在春闱之前,每日便待在那宜秋门外的久住徐员外家读书。以至于在他被钦点状元之后,大部分的士子居然都没听过他的名号……”

  “哦?这王玄义倒是不显山露水,可是却不声不响的就这么中了状元!”

  “王爷?”

  “继续说,那他到开封府之后的表现又是如何?”

  “这个……此人能力极强,才刚上任便破了城外杨善人庄上的无头将军一案,再后来……再后来便是他与那张家衙内发生冲突之事了,前几日,还有城中百姓为王院判送来了匾额和谢礼,感谢他出手教训了那张家的衙内……”

  “哦……还有这种事情?”

  赵廷美听到了下属的一番介绍,心中却不由得感到有些惋惜。仅凭下属刚才的汇报,这秦王赵廷美已然认定王玄义是一位难得的能吏了。便是这样的人才,若是在自己的手上得到重用,再假以时日的话,赵廷美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把这东京城里经营的比三哥在任时还要好。不过很可惜,现在赵廷美却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

  “为今之计,还是万万不可授人以口实才是,这王玄义,本王却是于他无缘了!”

  秦王在心中稍作计较之后,便向自己的下属继续问道:

  “你替本王想想,若是想把这王玄义打发出动京,便是安排个什么职位最为稳妥呢?”

  “王爷,这夏汛快到了,我看……便不如打发他去修河吧!”

  “修河?”

  “是呀,王爷!这修河可是开封府的历年大任啊,若是让王玄义担起此事,一来可以彰显王爷的器重之意,也算是没有让士林寒心,这二来吗?也可借机打发这王玄义离开东京,我们对勋贵那边,也算是有了交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