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清明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二探张府

大宋清明录 虫草田十 2050 2019.06.05 00:10

  “小义,刚才我可听前面说了,秦王来咱开封府了,我看那些判官啊,推官啊什么的全都到外面迎着去了,偏巧你却把我们几个叫出来,我还没见过这秦王张的什么样呢!”

  “是呀,小义,人家当官的都巴不得天天待在长官眼前,你倒好,秦王一来你却带着我们开溜,难不成,你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了,不敢让秦王撞见啊?”

  听着两位哥哥的调侃,王玄义骑在马上却是笑而不语。那一日他和王敬去张家,平白无故折了两匹好马。今日既要出门,王玄义便只能委屈两位堂兄徒步跟着自己了,不过……好在都是自家兄弟,便是出了门,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倒也不烦闷!

  “你们都别咋呼了,这天底下还有比咱们院判更好的官儿吗?你看那孟三,若不是遇到了咱家院判,又有谁能替他申冤,你们等着,一会儿咱们就去那木桶张家,把他家的那个什么狗屁少爷乖乖的捆回开封府,哈哈,倒时候,该怎么调理,就怎么调理,我可得好好出了这口恶气……诶,对了,怎么没叫上李巡检和张巡检,难道他们已经提前去张家门口堵着了?”

  “没有,我就没通知他们,今天去张家的,就我们四个……”

  “什么?”

  那王敬听了王玄义的解释,眼珠子差点没惊的掉在地上,他可万万没想到,今天去张家的就只有他们四个……

  “不是,院判!咱……咱们四个去干吗呀?那……那张少爷能乖乖的跟咱回去吗?”

  “哈哈,抓那恶少,便只咱么四个就够了,人多了,反而更乱!”

  王玄义骑在马上,俨然一副成竹于胸的样子,一时之间,这王敬到真是不知道王玄义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了。

  四个人这么一路走着,只不多时便穿过了保康门出了这汴州老城。待众人沿着保康街又向前走了一阵子之后,一过高桥,便来到了那一日曾来过的麦积巷中。

  入了麦积巷,两边便都是一些深宅大院了。王玄义的两位堂兄初次来此地,看着隐身于院墙之后的那些亭台楼榭的,不由得赞叹连连,便只有王敬心中担忧,默默地期盼着刚才王玄义说的都是些玩笑话。眼见得直到来到了这张家的大宅前,却依旧没有见到张,李两位巡检的身影,王敬这下子不由得垂头丧气的说道:

  “院判,您就真指着咱们四个就把那张家大少拿回去啊!”

  “怕什么,我乃是开封府的官人,这张家恶少在外面吃了官司,现在苦主已然把状子递到了我手上,我焉能不管,去呀,让那张家把案犯交出来,随我到开封府去……”

  这王玄义一边说着,一边就从自己的深袖中取出了令签和批捕牒文来交给了王敬,那王敬立在马旁恭敬的接到手上之后,随即便也不再犹豫。只见他将这两件东西举着,便昂首挺胸的来到了这张家门外……

  “站住,此乃县主的府邸,谁敢擅闯?”

  “开封府前来拿人,难道尔等还敢阻拦吗?”

  “呀呵?”

  那守在外面的门子本以为是什么闲人,谁知定眼一看,却是那一日来过的开封府的官吏,这下子那门人不由得捂着肚子大笑道:

  “哈哈哈,我道是谁呢,这不是那日被我家少爷奚落了一通,到最后连个屁都不敢放的小官人吗?怎么了,今天怎么没骑马来啊?是不是怕惹得我家少爷一个不高兴,又把你家的马给宰了啊?”

  “你……”

  这王敬眼见一个门子都敢轻看自己,一时之间只气得是涨红了脸,竟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滚滚滚,一边待着去,别站在这门口,挡了我们张家的好风水……”

  “我有开封府的令签和批捕牒文,赶紧叫你家少爷出来,乖乖的跟我们走,要不然,我们就冲进去抓人了……”

  “哈哈,就……就凭……你们四个……你们是吃撑了吧!走不走,再不走我就叫人赶你们走……”

  那王敬气不过对方的轻慢,便拿起令签和牒文举到了对方的眼前。那门子见状,却也不由得动起粗来推搡起了王敬。

  “你看好了,我们手上开封府签发的公文,今天……你家少爷必须跟我们回去……”

  “回去?你们开封府的公文,能管得住我们灵寿县主吗,我门家里供奉的……那可是先帝御赐的丹书铁券,你还敢拿着鸡毛当令箭,我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吧,这东西……对我们张家……不……管……用……”

  那门子一边说着,便一手夺了王敬手上的公文,随后便将那批捕的牒文一下,又一下,再一下的撕成了随便,随手扔在了王敬的脸上。骑在马上的王玄义见状,不由得面露铁色,随后便翻身跳下了马来。

  “你敢撕我的公文……”

  “我不但敢撕,我还要打你,来呀,去告诉大少爷,就说昨日那两个怂包的又跑来了,哈哈,我今天便要让你尝尝我张家的霸道!”

  那门子一边说着,随手就要挥拳去打王敬。王敬见状,便一个矮身躲过了对方的一击,随后便气鼓鼓的跑回了王玄义的身边。但见那王敬一脸委屈的对王玄义说道:

  “院判,他把咱的批捕牒文给撕了……小人……小人有负您的重托……”

  “行了,看来……今天是不能与这张家好相与了!来呀,随我进府……拿人!”

  “好!”

  只见王玄义一声令下,那王家的两位堂兄便活动着筋骨跟在了他的身后,随后四人径直朝着王家的大门走了过来。

  “就……就是他们,刚才还说,要把少爷带回开封府去,我看……他们存心找茬……”

  那门子回去唤了帮手,不一会儿便带着张家恶少身边的几个泼皮来到了府外,只见那王玄义带着人朝着府门走来,他便指着王玄义恶人先告状。

  “好啊,昨天才吃了教训,今天便有找上门来了,今天,变让你们知道知道我们张家的厉害……来呀,给几位官爷好好地松松筋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