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清明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心理治疗

大宋清明录 虫草田十 2040 2019.05.30 00:05

  “柔奴姑娘,你姐姐的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坐在宇文柔奴家的小院子里,王玄义便直接了当的问起了刚才那名女子之事,只见这柔奴先是叹了口气。随后才有些难过的说道:

  “还不都是为情所困吗?要是从头说来,事情还要从去年的春闱说起……”

  “我与姐姐并不是真的姐妹,我二人幼时皆是突遭家难,才被迫流落到了这教坊之中……想想那时,因为我年幼,所以常常受到他人的欺辱,那时若不是姐姐护着我,只怕我熬不到成年,便已寻了短见……”

  “柔奴姑娘,真是受了不少的苦啊!”

  “是啊!真是让官人您见笑了!”

  这柔奴说着,却拿起手帕来拭了拭眼角的泪痕,随后才继续对王玄义说道:

  “我姐姐本名张真奴,乃是那一代中,教坊最优秀的舞娘,他的舞旋之技,便是在这东京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姐姐从教坊出师之后,很快便成为状元楼花魁,那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钦慕于她的舞技。每一次献艺,便是连那状元楼的大门都要被人挤破了……”

  宇文柔奴说到了这里,脸上却不自觉地带出了几丝笑容。王玄义心中清楚,似宇文柔奴,张真奴这样的官伎,其实并不算是真正的妓女,他们虽然入了贱籍的,可若是放在后世,只怕便是当红的歌唱家和舞蹈家。

  “听起来还真是让人佩服啊!”

  “诶?官人您……何出此言啊?”

  “啊……柔奴姑娘不要误会,我只是联想到这东京城里习得小唱和舞旋之技的女子不知有多少,可却只有柔奴姑娘的小唱,和真奴姑娘的舞旋之技最让人津津乐道,这也着实不是一件易事啊!”

  “官人,我和姐姐终究是教坊中人,便是唱的再好,舞的再美,却也是脱不了这贱籍啊!”

  柔奴无奈的哀叹了一句,随后又向王玄义行了一礼表示感谢。王玄义知她并愿意多谈这技艺上的事情,于是便接着问道:

  “柔奴姑娘,这毛大成和真奴姑娘之间……又是如何结识的呢?”

  “这便要从去年冬天说起了,当时……天下各路前来参加春闱的举子们陆续汇集到了这东京城内,也正因此,这东京城里的各大酒楼也渐渐地热闹了起来。这其中,尤以临近太学的清风楼和位于马道街南口的状元楼最受这些举子们的喜爱……而我的姐姐,当时却是那状元楼的花魁。每到那些举子们在此聚会,我姐姐总是免不了会被人请来当众献艺,这一来二去的,便有了几名倾慕于我姐姐舞艺的举子和姐姐渐渐地熟悉了起来。这毛大成……便是其中的一人……”

  “这毛大成虽然家贫,却因为考中了举人而得到了家乡富绅的资助,且又生了一副好面相,相处的次数多了,我姐姐便也渐渐的注意到了他。”

  “后来呢?后来却又如何了?”

  “后来……那毛大成擅长词句,几次在状元楼内当众为我姐姐填词,我姐姐虽是这风尘中人,可在这教坊之中却那里遇到过如此手段的男子,不过数月的工夫,我姐姐便对这毛大成芳心暗许,两人……竟暗中交往了起来……”

  “果然是使得好手段啊!”

  王玄义听到这里,心理不由得想起了那一日毛大成来邀自己饮酒时的情形,谁又能想到,这一榜出来的进士,使起害人的手段来,竟然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呢?

  “这毛大成真是生了一双巧嘴,他用甜言蜜语哄骗了姐姐的一片真情。说是若他日金榜题名,便要娶了姐姐。姐姐当时真是鬼迷了心窍,竟然真的信了他的话语,她不但辞掉了在状元楼的差事,还用自己积蓄来供养这毛大成与其他举子之间的交往,渐渐地,这毛大成每日里花天酒地,姐姐的积蓄却是被挥霍一空。”

  “要是说起来,这毛大成也却是有些才学,春闱高中之后,他见姐姐再也诈不出什么钱财来了。便渐渐地,不再去找姐姐了,姐姐她整日以泪洗面,却依旧相信着这毛大成当初的承诺……再后来……”

  “再后来又怎么样了?”

  “再后来,这毛大臣殿试得中,一下子便成了官身。当时我姐姐还残存着最后的一丝期待。不过……我很快便从其他的士子那里打听到……这毛大成已然被张家榜下捉婿,和张家三房的大小姐定下了婚约……”

  “张家?那个张家?”

  “大人果然不知?这张家便是这东京城里鼎鼎有名的木桶张家……”

  “什么?我道他为何如此处心积虑设计陷害,原来他却是这张家的东床快婿……”

  “官人,这毛大成真乃是蛇蝎心肠,我姐姐落得今日的境地,全都是拜他所赐……”

  宇文柔奴说到了这里,不由得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却见到这王玄义却在不停的摇头,好像……在思索什么一般……

  “王官人,姐姐的事情,在下已然如实相告,敢问官人,姐姐这心病,可有……医治之法?”

  “柔奴姑娘,请恕在下直言,这医心病之法,首先便要得到对方的充分信赖,当日我为王敬看病,乃是因为王敬本就对我信任有加,所以我说的话,他便能听到心里。而我与令姐乃是初次见面,只怕我说的话,她却不一定听得进去……”

  “大人……这……这可如何是好?”

  “若是姑娘同意,从今日起,我便需每日来这院子里探望真奴姑娘,如此方能建立我二人之间的彼此信任,只有这样,方可进行下一步的治疗……”

  “王官人此言当真……”

  “当真,其实我所学的,并非是什么祝由之术,乃是那窥探人心的学问,只有赢得了真奴姑娘的真心信任,我才有机会用催眠的方法进入到他的内心世界,从而找出她咳嗽不止的心理原因,其实……我本人更倾向于把这种方法称之为心理治疗……”

  “心理治疗?小女子……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