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清明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县衙寻牛

大宋清明录 虫草田十 2190 2019.04.27 00:05

  三日之后……

  “王大哥,您的法子……真的好使吗?”

  站在在赤县县衙的大门外一条隐蔽的巷子里,王敬不由得觉得腿肚子转筋,整个人都有些站不住了。王玄义听他出声询问,便上下打量了一下王敬的样子。只见这王敬体弱筛糠面色惨白,显然是怕见官怕到了极点。

  “很好,你现在的状态很好,保持住,等一会儿进去什么也不用你说,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王大哥!”

  “好了,贤弟,富贵险中求,一会儿,就看我的好戏吧!”

  王玄义话音刚落,从自己的衣襟里掏出了一块破布,便塞进了王敬的嘴里。紧接着,他又从身后拿的行囊中拿出牛筋绳索来,将王敬五花大绑的捆了个结实。等到做好了这一切,王玄义先是从巷子里探出头来查看起了县衙外衙役们的动向,待确认没有人发现他们之后,他才用布袋子罩在了王静的头上。

  “王敬兄弟,等一下我押着你进县衙,你就拼命地嚎叫挣扎便是,明白吗?”

  王敬本要张嘴回答,可嘴里塞着东西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于是他连忙点头向王玄义表示知晓。

  王玄义看到衙门的大门已经打开,便再次躲进了小巷子里,他先从鸡笼子里抓出了一只公鸡来,挽住鸡脖子随后用力的撤下了一大片鸡毛。

  当王玄义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他又从腰间拔出菜刀来一刀割断了那只公鸡的喉管,紧接着,王玄义又拿出一只瓷碗来接住了流淌下来的新鲜鸡血。直到接了一大碗鸡血之后。王玄义便端着这碗鸡血走到了王敬的面前,随后用力的朝他的面门泼了上去。

  “差不多了,我们走吧王敬兄弟!”

  王玄义话音刚落,不待王敬点头回应便一把住他的领子把他从巷子里拖了出来,随后小声的在他的耳边说道:

  “叫!像杀猪一样使劲叫”

  “呜!呜~~!”

  被困住了手脚的王敬猛的被王玄义一脚踹在了屁股上,不由得一个狗啃屎,趴在了地上,就在王敬拼命挣扎的时候。只觉得脖领子一紧,他就又被人从地上给拎了起来。

  “站住,干什么的?”

  “县衙门前的兵丁衙役看到一个壮汉拖着一个被捆绑之人朝着衙门走来,不由得手按刀柄戒备了起来。而被罩住了脑袋的王敬,此时一听到衙役们的呵斥声,顿时觉得双腿绵软,连路都不太会走了。”

  “我要报官,这贼人投了我的牛,我是来找青天大老爷主持公道的!”

  王玄义话音刚落,便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又一脚将王敬踢倒在地。此时的王敬猛的被踹到在地,身上疼痛忍不住哀嚎了起来,可是他的口中却塞着破布发不出声来,只能呜呜呜呜的在地上挣扎。那衙役看到这一幕,顿时就觉这贼人已经被那壮汉吓破了胆。

  “你们在这儿等着,我这就去禀报县尉大人!”

  门口的衙役撂下了这句话之后,就连忙飞奔回去向上司通报了。王玄义看到对方离去,便又将王敬从地上拎了起来。然后假装气愤的不断喝骂着。没过多久,刚才跑进去的那名衙役便又跑了出来,随后对王玄义说道:

  “县尉大人让你两个到公堂上说话,可有状纸!”

  “状纸在此!”

  王玄义一边说着,便从袖管中取出了事先写好的状纸,随后交给了那名差人。紧接着他就揪住王敬的衣领,迈步走进了赤县县衙的大门。

  当王玄义和王敬二人被带上公堂之后,只听得一声惊堂木响,三班衙役齐声高喝道:

  “威~~武~~”

  王敬虽然目不能视,但却听得真切明白。大老爷一声惊堂木,直吓得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而王玄义则站在堂下,拱手向县尉大人行了一礼(宋朝百姓见官不跪,,只有认罪才会下跪,见官下跪是从明清才开始的),随后高声说道:

  “望大老爷替小民做主啊!”

  “堂下何人,所为何事,速速讲来!”

  “禀报大老爷,小人我……乃是郓州寿张一牛户,姓王名二。平日里以贩运牛马为生。几日前,小人押着三十头牛来到赤县境内,却不想被贼人趁我酒醉之时尽数盗了去。为了追回牛群,我循着贼人来不及清理的蹄印和牛粪找到了一处院落,随后便和隐藏在那里的贼人争执了起来。”

  “因小人平日里走南闯北,学得了一些拳脚上的皮毛。因此只只三拳两脚便制服了贼人。小人我急于寻回牛群的线索,于是就对二人使了些手段,逼迫二人说出了这牛群的下落,原来两人所偷窃的耕牛已尽数送到了本地富户李琎手中。”

  “哦?有这等事,你……可有证据?”

  “小人有,小人已经从贼人口中问得,这两名贼人中的一名,正是那李琎的外甥王敬,他们甥舅二人联手盗窃我贩运的耕牛,真是天理不容。只不过,这王敬在我赶往县衙的途中,趁我一时不备跳入了蔡河,已然不知去向了!”

  “王敬跑了!王二,这证人都没了,你又如何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呢?“

  “禀大人,这王敬虽死,但他的同伙牛三能证明我所说的据是事情,您看,被我绑着跪在这里的,就是牛三?”

  “哦?这牛三的脸……为什么被罩着啊?左右,将牛三头上的布罩除去!”

  “是,大人!”

  “大人且慢?”

  ……

  就在一名衙役奉了县尉之命想要过来摘去王敬头上的布套之时,王玄义连忙出声阻拦。县尉看到此情此景,不由得心有不解的问道:

  “怎么,难不成还有什么问题?”

  “大人,这小贼脸上的布套,实在是小人特意为之,因为……小人……实在是怕吓着大人!”

  “这又是何意?”

  “只因小人寻牛心切,不得已对这两名小贼使了些手段,这牛三的鼻子,已然……已然被小人……割去了!”

  听到王玄义的这句话,县尉大人才注意到布套子上已经浸透了鲜血。一想到跪在堂下的是个没鼻子的家伙,县尉大人就一阵膈应的对王玄义教训道:

  “啊呀呀,你这莽夫,即便他是贼人,你也不能如此对他……算了,算了,不看也罢!不看也罢!”

  “大人,这小贼已然吓破了胆,您若有疑问只管问他!”

  “哦?堂下所跪之人,你可是牛三啊?”

  听到堂上大老爷闻到自己,此时已然冷静下来的王敬不由得连连点头,将自己认作了牛三。

举报

作者感言

虫草田十

虫草田十

有读者问为什么书名叫《大宋清明录》,清明二字取自《明公书判清明集》。

2019-04-27 00: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