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清明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甥舅对质

大宋清明录 虫草田十 2186 2019.04.27 00:10

  “堂下,案犯李琎何在?”

  “禀大人,案犯李琎乃本县富户,尚未到堂!”

  “左右,速速将这李琎带到堂上,于苦主当面对质!”

  “得令!”

  县尉大人一声令下,随即从签筒中抽出了一只令签来弃于堂下。出班衙役领了令签,便向县尉大人行了一礼,随后疾步走出了公堂。不过一个时辰,那名领了令签的衙役便将灵签交回,随后对县尉大人回禀道:

  “大人,案犯李琎已然带到!”

  “哦?将案犯李琎押上公堂!”

  “带案犯李琎!”

  “带案犯李琎!”

  ……

  只听堂上衙役将县尉之命传了下去,便见得几个捕头用铁链拴着一个老者走上了堂来。为了不让跪在地上的王敬被李琎当场认出来,王玄义看到对方刚一上堂,变大呼小叫的说道:

  “好啊,就是你偷了我的耕牛……”

  王玄义说着就要上去于李琎撕扯,县尉大人看在眼里,便随手拿起那惊堂木,用力的拍了下去。

  “啪!”

  “尔等不得咆哮公堂,成何体统?”

  ……

  “大……大人,就是他,就是这个李琎偷了我的耕牛,快判他吧大人!”

  “判什么判,是你审案还是本官审案,再要插嘴我先打你二十大板!”

  ……

  听得县尉出言训斥,王玄义这才安分的站在了一旁。随后只见这县尉大人对着李琎高声的询问道:

  “县民李琎,今有郓州牛户告你盗窃耕牛三十余头,且有人证,你可认罪?”

  “啊……大人,冤枉啊!冤枉啊!大人!”

  那李琎一听有人告他偷盗耕牛,不由得大吃一惊,随后便跪倒在地大呼冤枉?

  “冤枉?案犯牛三,你与那王敬一同偷盗王二耕牛可是事实?”

  听到大老爷问话,王敬极力克制着心中紧张,连忙点了点头!

  “即是事实,那这所盗之耕牛,可是尽数送到了本县富户李琎的家中?”

  听到大老爷再问,王敬又再次点了点头。

  “大胆李琎,在人证面前,你还敢抵赖不成?”

  “大……大老爷,我……我真的没有偷牛啊,这都是……都是陷害!我……我与那王敬虽然是甥舅关系,但他和我素不亲近。几日前,更是因为琐事和我大吵了一架,我知道了,定是那王敬和人串通图谋害我?王敬呢,叫他出来和我当面对质!”

  ……

  眼看得这李琎已经被逼上绝境,就差这最后一把火了,王玄义不顾县尉的警告,便再次出口向李琎质问道:

  “李琎!那王敬被我当场拿下,正要扭送官府之时已然投了河,此刻已然是一具尸体了吧!而你,偷了我的牛还百般抵赖,真以为我没有别的证据了吗?大人,我那三十头牛皆是由六头牛牸所生牛犊而来,只要让我进得他家牛圈,我自然有办法找到我的耕牛!”

  听到那诬告之人说到王敬投河已死,李琎的心里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悲痛来。没想到,这外甥王敬已经遭人毒手。一想到对方为了这三十头牛连杀人的事情都做的出,李琎不由得更是害怕。他养牛多年,自然知道那牛牸与牛犊舐犊情深,只要将牛牸牵出,那牛犊自然就会跟过来,如果真的让那诬告之人进到自家的牛圈,到时候,对方只需认出当日王敬留下的那六头牛牸。自己就真是百口莫辩了!

  “大人,休要听他胡说,我……我根本不认识他,我怎会偷他的耕牛?”

  “好啊,李琎!都死到临头你还敢嘴硬,大人快遣差人与我一同去牛棚,我只需片刻便可把自家的耕牛辨认出来!我说过,我家的那三十头牛皆是由六头牛牸所生,你看我会不会认错一头!”

  听到这壮汉又在胡搅蛮缠,李琎也越来越感到害怕。这偷盗耕牛本来就是重罪,现在还是偷盗三十头耕牛,那就更是罪上加罪。要是今天不能在县衙里向县尉大人分辨清楚,只怕自己就要被这歹毒之人给害死了。想到了这里,李琎又想到王敬投河的事情,心中计较。

  “既然王敬已经不在了,那自己也就不怕他找上门来了了!”

  想到了这里,李琎便突然改口说道:

  “你这歹人,我何曾偷过你的牛,难不成,你是从他人处知道了我外甥曾经寄养了六头牛牸在我那里,便想诬告我吗?”

  “你说什么,什么那六头牛牸是你外甥的,那明明是我从大名府贩来的耕牛。”

  “那就是我外甥的牛牸,几年之前他去蜀地返货,故而将那六头牛牸寄养在了我的家中。这么多年来,加上陆续生下的牛犊,却有三十头之数!你这歹人,不知是从何人处听得此时,便想着诬告于我,浑水摸鱼!”

  ……

  听到这李琎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要的话,王玄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为了避免李琎反悔,王玄义又再次向他问道: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刚才还说是你的牛,怎么这么会儿功夫,又成了你外甥的了!”

  “我说……我说一百遍都可以!那三十头牛都是我外甥王敬寄样在我那里的!”

  ……

  “哈,李琎,你中计了,你看此人是谁?”

  王玄义一边说着,一边将王敬所带着的布袋子拿开,随后从他的口中取出了破布来用力的在王敬的脸上擦了一遍。这一擦不要紧,李琎立刻便坐倒在地,顿时便什么都明白了。

  “王……王敬!”

  就在王玄义摘下布套的那一刻,县尉大人简直下了一跳,正要出声呵斥。可谁想面套取下后,那跪在地上的男子居然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郎。除了脸上一脸血污之外,鼻子和五官已然玩好无损,那里有被人割下的样子。

  “大胆王二,你们……你们居然戏弄本官,左右,给我打!”

  “大人息怒,我等实在是没有办法才会出此下策的。李琎,刚才你已然当着大人的面承认了王敬的牛牸连同小牛依旧在你手中。难道……你还敢抵赖吗?”

  “这……”

  “李琎,你刚才所说本官也听到了,难不成,你还敢抵赖?”

  “大人,不敢!不敢!我这就将所贪耕牛如数奉还,如数奉还!”

  “嗯,那就好!现在你的案子已了,那本官就说说这戏弄朝廷命官之罪。左右,将案犯王二连同苦主那少年杖责二十,撵出县衙!”

  ……

  听到县尉大人要打自己和王敬,王玄义顿时吓得连连求饶道:

  “大……大人!学生知错了,大人!“

  “退堂!”

  “大……啊!啊!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