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神兽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92 2019.07.19 23:03

  刘义真知道王修是未雨绸缪,希望能遍寻贤士一解关心人手不足的困局,韦祖思名声最大,只要他同意辅佐刘义真,其他观望之人自然要跟着表明态度。

  所以进门行礼坐下,刘义真就把主动权交了王修。

  “王长史,近日关中大雪未歇,行路不易!”韦祖思将手从暖炉上拿开,一边微笑着对王修说着,一边端起桌上的热酪浆轻饮一口。

  刘义真看到下人给他们奉上是热茶水,于是对边上伺候的小童招招手。

  小童看了眼主人不情愿的磨蹭过来,像模像样的作揖行礼:“喏!刘公子有何吩咐?”

  “给我换一杯!”刘义真指了指韦祖思手中的酪浆对小童笑道。

  “哦?”韦祖思诧异的看了看刘义真,“南人尽好饮茶,想不到刘公子倒是口味独特!”

  “哈哈……”王修打了哈哈,“中原沦陷,衣冠南渡,南人也好,北人也罢,俱是大晋子民,不过地易俗改,各有民风罢了!”

  王修说的倒是实情,北人南渡,南臣叛降,南北互相交融,各地风俗杂合交流,已经不能单纯的以南北来生生划分了。

  “哈哈……”韦祖思笑着看了看王修,也不争辩,对小童吩咐道:“啸之,给刘公子换一杯热酪浆!”

  “今日王长史来的正是时候,后山雪竹相应,青白相接,端的是江左难得见到的风情。”见刘义真接过小门童啸之递上的酪浆,韦祖思笑着说到。

  “正有此意!”王修也笑吟吟的回道,“今日得见名士,不虚此行!”

  “哎!”韦祖思摆摆手,“甚么名士,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不过虚名罢了,实在汗颜!”韦祖思谦虚的说道,不过脸上满足的笑意是掩盖不住的。

  刘义真饶有兴趣的看着韦韦祖思和王修两人互推太极,这韦祖思真有意思,又是聊天气又是聊风情,就是不往正题上引,打的什么主意一清二楚。

  王修估计知道今日怕是要空手而归,故而索性放下心思跟他攀谈起来。

  两人聊的正酣,刚才退下的吟之又进来了,看了看韦祖思欲言又止。

  “吟之,贵客在此,无需隐瞒!”韦祖思板起脸对吟之斥道。

  “今日相谈甚欢,韦先生若有要事,修下次再来叨扰!”王修拱拱手道,今日是不作指望了。

  “哎,王长史毋须介怀,祖思可无甚背人之念。”韦祖思慎重的对王修回个了一礼,看着吟之道,“何事吞吞吐吐,还不快道来。”

  吟之身子伏的更低,迟疑道:“先生今日与王先生、刘公子相谈甚久,吟之怕误了饲喂瑞兽的时辰。”

  有神兽?

  木屋里的暖风熏的禾儿小丫头昏昏欲睡,这时候一听有神兽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后山有神兽?”刘义真觉得有趣,古人喜欢攀附,找些稀奇古怪动物就传言是神兽、祥瑞。

  “哦?”王修也奇道,“不知道是何瑞兽,修等可有福分开开眼界?”

  王修对这类神兽、祥瑞还是持有谨慎态度的,但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王修也想见识见识。

  “哈哈……”韦祖思说到这终于有点兴奋了,“且容韦某卖个关子,请刘小公子和王长史移步后山。”

  几人在仆从的扶助下上了后山,刘义真一眼望去,心里不禁感叹,这韦祖思还真爱竹,偌大的后山,除了其中装饰着种植的几棵树,大都是竹子,除了常见的毛竹、青竹、箭竹之外,还有不少的墨竹、斑竹等稀有种类,有些矮竹刘义真压根就没见过。

  就是不知道韦祖思是不是真的像他喜爱的竹子那样坚贞有节。

  “王长史,此处可堪入目?”韦祖思跟王修并行,得意的介绍着周围的景色。

  至于刘义真,一来还是个将行至学的少年,二来他韦祖思的人设就是不摧眉折腰事权贵,自然没多搭理他。

  “清心寡欲,虚怀若谷!”王修没我评价风景,直接夸赞起韦祖思来,“修若得此隐居之所,此生无憾矣!”

  “王长史谬赞!”韦祖思满脸笑意。

  “前面不远处就是瑞兽栖居之处。”这是跟在边上的吟之提醒诸位,刘义真也睁大着眼睛找寻看到底是何物。

  一只花白萌物正在雪地里打滚,发现刘义真一干生人,立刻前掌蒙面,低着脑袋,一会又迟疑的抬起头望着这边。

  “似熊,小头痹脚,黑白驳,能舐食铜铁及竹骨,骨节强直,中实少髓,皮辟湿。”王修看到眼前的萌物脱口而出。

  “噬铁兽耶?”王修讶道,“此物从何而来?”

  哪里头小了?刘义真暗中腹诽,这尼玛不就是大熊猫么!!!

  “正是噬铁兽!”韦祖思笑着对王修解释,“先前乡民所报,有异兽下山,专食炊釜,吾以重金赎之,放归后山,没成想此兽竟不愿离去,安居于此。”

  刘义真抬头望了望周围的竹林和山涧的小溪,心里暗乐,当然不愿意走,有吃有喝的,大冬天的找食物多不容易。

  “想不到韦先生有此造化!”王修看着前面撒野的大熊猫。

  至于禾儿小丫头,早就目不转睛了,小脑袋随着打滚的萌物转来转去。

  “噬铁兽么?”刘义真指了指王修腰间的佩剑,“长史借铁剑一用。”

  刘义真这纯属想逗逗韦祖思了,大熊猫是杂食动物,吃竹吃蜜吃肉,哪能真的食铁。

  “哎!”韦祖思伸手阻拦,示意了下跟在后面的仆人,“刘公子有所不知,神兽乃天地灵气所化,岂食凡铁!”

  这是后面的背着大包袱的仆人放下包袱,刘义真定睛一瞧,好家伙,一口黝黑的大铁锅。

  “此釜乃乡民用之已久,薰以百草,正是神兽喜食之物。”韦祖思指着大铁锅向刘义真解释。

  “祖思也是受乡民所启,乃以新釜易之!”

  这时仆从将大铁锅砸成一片一片,轻轻的扔到大熊猫打滚的地方。

  那大熊猫估计被豢养已久,没被惊吓到,看到有人扔东西过来,就缓缓捡起,放在嘴里“嘎滋嘎滋”啃了几口。

  刘义真看着神神叨叨的一行人差点笑出了声,冬天大雪封山,大熊猫下山觅食本就很正常,再说大熊猫性情温顺,一般不与人起冲突,乡民见到大熊猫啃铁锅,要么就是它当玩物玩耍,要么就是铁锅上沾有盐分它啃个味道。

  本来刘义真是不打算管韦祖思死活的了,现在么?

  韦祖思是救定了,刘义真看着舔了几口铁片又扔一边的萌滚滚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