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段宏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74 2019.07.05 19:35

  “二公子,王长史有令,你不能出去!”

  被禾儿裹得跟个球似的,刘义真今天想出门逛逛——禾儿就是一直照顾自己的小萝莉。

  然而在将军府里面怎么晃悠都没人管,刚想出门,就被门口的将士给拦住了。

  “二公子你看,现在外面战况不明,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护卫刘乞满心纠结,自家的主子自己知道,太尉在的时候还能压的住他,现在除了王修能勉强劝劝他,其他人的话是一个听不进去,做事完全凭喜好。

  这是被禁足了?

  刘义真不理一旁刘乞,看了看跟在后面的小萝莉禾儿。

  “二公子,你这病还没好,今个出来散步也够了,回去歇着吧!”小萝莉也很纠结啊。

  谁敢放这货出去就直接打死,王长史是下了格杀令的。上次放这货出去浪,结果大冬天的非要去冰面戏耍,结果“咕咚”一下破冰入水,好好的洗了个冷水澡,跟着一起去的刘乞和刘仲都倒了大霉,刘仲现在还躺着爬不起来呢。

  “呵!”刘义真轻笑一声,摇了摇头准备回去,话说要不是前身这么作死,这会也没自己什么事了。

  “哈哈哈……都挤在大门口干什么?怎么府里的花灯布置好了,今年元宵只能在长安过了,都用点心呢!”大门外传来一阵爽朗笑声,不过随后的言语夹杂着南北方言,让人听上去很吃力。

  “段参军来了!”见刘义真盯着自己,小萝莉禾儿赶忙俯首过来轻声告诉他。

  借着大病未痊愈的由头,刘义真假装认不清人记不全事,小禾儿则配合着帮自己“恢复”记忆,要不是现在战事紧迫没人顾得上自己,估计早就被拆穿了,这点小伎俩也就骗骗禾儿这单纯的小萝莉。

  惭愧!

  刘义真心思百转之间,门外进得一人,一见之下刘义真很惊讶,他认得这个人,前几天自己卧病在床,手下将军参议都来拜见过,当时一堆晋人中夹杂着一个外族刘义真印象很深刻,人多的时候刘义真没细究,后来私下小萝莉给自己解释了,那是自己的中兵参军段宏!

  段宏,鲜卑段部人。

  六十多年前,冉闵反赵自立,“杀胡令”下,羯人首当其冲,然后迅速波及到匈奴、羌等其他外族,最后发展到只要长的高鼻深目的都有被杀的危险,真真正正的流血千里、伏尸百万!

  北地乱作一团的时候,在辽西休养生息发展壮大的鲜卑诸部大举南下,慕容、乞伏、拓拔、秃发、吐谷浑部相继立国,段部和宇文部则是慕容部的小弟,跟着后面喝喝汤。

  段宏算起来还是慕容氏的外戚,却被慕容超所不容,投靠了拓拔氏的魏国,当听说老刘围攻燕国的时候,又举家投靠了老刘。

  这一波迷之操作看上去很神奇,不过胡晋近百年的互相厮杀早已经不能分清孰是孰非了,像张宾、王猛、崔宏、王买德一样投靠胡酋为胡人出谋划策的晋人不在少数,同样像段宏这样择木而息的胡人也是相继不绝。

  “二公子,这是怎么了?”段宏是外族投靠,见谁都笑眯眯的,看着刘义真被人围在门口,赶紧过来。

  “段参军,你看这……”刘乞见刘义真没理自己,正好段宏过来就顺势借个台阶解释,“王长史可是多次叮嘱过了,二公子这身体还没恢复,外面天寒地冻的,可不敢再出差池!”

  “我还当什么大事!”段宏一挥手让边上的将士散开,一边对着刘义真拱手作揖,“二公子也别怪下面人,都是听令行事。”

  这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刘义真心想。

  “可是王长史那边……?”刘乞还在那迟疑。

  “哈哈哈!”段宏大笑着给刘乞使了个眼色,一点都没有眼力见,“二公子要是不嫌弃,末将陪你出去走走?”

  刘义真这个小屁孩大家可以不当回事,段宏发话了大家立马散开。

  “好哇!”刘义真萌萌哒笑道,自己才十二岁,可以肆无忌惮的卖萌,本来不打算出门了,现在有人背书又何乐而不为呢,说完就跨过门槛走出将军府,小萝莉禾儿自然是紧紧跟着。

  “找几个机灵点的下人跟着,可不能再出事了!”轻声吩咐完刘乞,段宏也大步跟上。

  “二公子,今天算是出来早了,你看看这周边的商户人家都在布置着花灯,等到了十五那天晚上,千家万户灯火璀璨,端的是别有一番风光!”行走在长安城主道上,段宏操着别扭的洛音给刘义真解释着。

  “扑哧~!”小萝莉禾儿没忍住笑了出来,看了看刘义真,又抬头看了眼段宏尴尬的抿住嘴。

  “不得无礼!”刘义真赶紧斥责禾儿。

  “哈哈哈……”段宏到是很大度的笑了起来,没办法啊,这要是自家的奴婢,早就大耳瓜子扇过去了,这可是二公子身边的人,二公子赏罚无度、任人唯亲,一身的臭毛病,但毕竟是太尉的亲儿子,虽然不是世子,可要是能搞好关系,或许哪天就有用了呢。

  “无妨无妨,禾儿姑娘想笑就笑吧!”段宏笑着说到。

  “段将军入晋几年了?”刘义真也很尴尬,段宏的口音实在是太别扭了,赶紧岔开话题。

  “快十年啦!”段宏感慨道,“末将南投太尉是义熙五年间的事了,那时候二公子才这么点大!”说着用手在膝盖的位置稍微比划了一下。

  “那段参军你的官话还得好好学啊!”十年了学成这德行,刘义真笑了笑。

  “哈哈哈……”段宏也不尴尬,笑着说,“让末将提刀跟胡人干一架可以,学这官话实在是费心费力,末将是一提起笔就要打瞌睡!”

  你自己就是个百分百纯血统的胡人,刘义真腹诽。

  “是哩是哩!”说到这小萝莉禾儿立马有了同感,“小时候娘亲教我识字的时候就要打瞌睡!”

  跟这两个学渣没有共同语言了!

  “外面的战事怎么样了?”刘义真轻描淡写的问到,这也是今天愿意和段宏一起出来的最重要原因,关中战事激烈,自己在将军府什么消息都不知道。

  太憋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