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14 2019.07.02 00:36

  “林剑你的论文呢?其他同学都已经交齐了!”讲台上的教授拿着厚厚的一沓论文拍了拍讲桌,指了指林剑逼问道。

  “对不起教授,昨天我通宵熬夜赶来着。”林剑低着头,有种回到高中时代的感觉。

  “那赶出来的论文呢?”教授看起来很生气。

  “我......我......”林剑吭哧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我论文呢?不是让胖子帮我找资料来着?胖子人呢?

  “林剑你就等着补考吧!”教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啊!不要教授,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马上就能赶出来了!”被教授吓得一激灵,林剑睁开了眼。

  做噩梦了啊,吓死我了!

  爬出了厚厚的被窝,怎么这么冷?昨晚空调温度开低了?

  ???

  ???

  ???

  这是哪?

  醒来石化一段时间的林剑用力狠狠的揉了揉眼,嗯?不是幻觉?眼前的帷帐带着异族风情,床头和边上的雕刻栩栩如生,林剑一阵茫然,头上微微作痛。

  梦中梦?

  盗梦空间?

  看来真的不能熬夜了!

  林剑闭上了眼睛,过了一段时间再睁开,但是眼前却没有任何变化,眼睛的余光看见了掀开的被子,林剑伸手摸了摸,应该是羊绒的锦衾,很柔软,但没处理好,还有散发一股轻微的羊膻味。

  这时外面“嘎吱”一声,房门被打开,传进来一阵冷风,林剑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摸了摸脑袋自己好像在发高烧,赶紧拉过厚厚的被子裹上。

  “二公子怎么样了?有没有恢复些?”略带威严的声音传入耳中。

  “回长史,还是昨个那样,刚才文先生又看过了,说是偶感风寒又受了惊,以致外邪入体,吃几副药休息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了。”回复的是一个小萝莉,听声音迷迷糊糊的,估计是没休息好。

  “阿嚏!”鼻孔被堵塞难受的要死,林剑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呀!二公子你醒啦?”帷帐外钻进来一颗小脑袋,看样子很是欢喜,“二公子你有什么吩咐?要喝水么?”小脑袋眨巴眨巴自己圆溜溜的眼睛,很是可爱。

  “呃......”林剑刚清醒点的脑子立刻又石化,紧紧地盯着小脑袋,两个人都是有只露着脑袋,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

  “镇定......镇定。”林剑努力使自己能够平静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嗯?”看着林剑疑惑的样子小脑袋也是一脸的迷糊。

  “嘶.......!”愈是用力平复林剑觉得脑袋疼的更厉害了。

  看着林剑难受的样子,小脑袋的小手伸进帷帐想摸摸他的脑袋,可惜林剑是靠着墙坐着的,她短呼呼的小手划拉了半天却够不着。

  “二公子你躺着别动,奴婢去喊文先生。”挣扎了半天还是败给自己的小短手,小脑袋很是气馁,又急乎乎的爬了下去,“蹬蹬蹬”的出门而去。

  这时帷帐整个拉开,林剑扫了一下,自己应该是睡在暖阁里,老式的家具错落的摆放着,做工和用料看上去都很不错。

  “二公子你终于醒了?天可怜见,太尉临走把你交给老夫,老夫差点有负所托。”拉开帷帐的是一个老者,看上去四五十岁,说着说着眼泪就快要下来了。

  然而这个老者的出现让林剑的脑海哄的一下炸开了。

  “进贤冠是文职官员的主要冠饰,其形状前高七寸,后高三寸,长八寸,体现的差别主要是冠上梁的数量,有五梁、三梁、二梁、一梁,分别称为五梁进贤冠、三梁进贤冠,二梁和一梁则多加在进贤之后,也简称二梁冠、一梁冠。”看着老者的服饰林剑知道是古人所用,但他头顶那明晃晃的进贤冠林剑却是认得的,胖子的论文就是关于魏晋南北朝的社会变革,其中开篇就是衣冠服饰。(注1)

  林剑清清楚楚的记得不久前两个人在宿舍里讨论论文应该怎么写,已经找好方向的胖子得意洋洋的打开电脑给他看自己搜集的资料,其中关于衣冠服饰的胖子还收集了好多图片,胖子给林剑详细的解释了当时森严的社会等级,五梁的进贤冠是皇帝专用,跟远游冠相似,使用在正式场合以外,其他的上至三公下至朝中低级官员,各有使用的范围。

  我是谁?

  我在哪?

  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林剑恍惚的时候,外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一会,小脑袋又一蹦一跳的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位老先生,花白的头发,精瘦。

  这时林剑才察觉自己刚才为啥有种违和感了,小脑袋的服饰、小脑袋的梳的发髻,明显的古人样式。

  “文先生你快看看,二公子的病好像还没好,刚才还迷迷糊糊的呢?”小脑袋噘着嘴,不乐意的道。

  “嗯......我先给二公子看看!”老先生行了礼,不理大脑宕机的林剑,抓着他的手就把起脉来,完了又伸出鸡爪子一般的瘦手摸了摸林剑的脑门。

  “二公子没什么大碍!”老先生捋了捋花须,“只是前些时候跌入凉水中受了惊吓,外邪入体惊了魂魄,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说完又叽里咕噜的交代了小脑袋一些注意事项就收拾东西行礼告辞,留下小脑地歪着头一脸好奇的盯着林剑。

  “呃......”这个时候满脑子的浆糊,又被小萝莉这样的眼光盯着,林剑转过头看着小萝莉。

  “你叫什么名字?”也顾不上边上另一个泫然欲泣的老头了,赶紧打听情况才是正紧。

  “哼!”不说还好,林剑一开口,小萝莉的嘴噘的比刚才还高了,不过旋即她又伸出小手摸了摸林剑的脑瓜子,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叹息道:“看来二公子这次真的吓得不轻哩,现在还糊里糊涂的!”

  “呃......那个......”情报没探到,却被小萝莉鄙视了,林剑刚想组织语言,就被门外的一阵喧哗打断。

  “二公子,沈田子沈将军来看你了!”门外有人轻声禀告。

  沈田子???

  沈田子!!!

  林剑猛然想起了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