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丁督护歌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73 2019.08.25 01:25

  “二公子小心点!”

  等船一靠岸,刘乞率先跳了出去,随后小心翼翼的将刘义真扶着下得船来。

  “二公子!”

  “是继续赶路还是今夜就在这镇上休息?”

  刘乞带着亲卫四散开驱逐闲杂人等,而渡口已经有马车在那里等候着,这时崔邵笑着问刘义真。

  “啊~”

  刘义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力的伸了个懒腰,抬头看了看天色。

  嗯。

  太阳当空天气很好,时候也还早。

  “不赶路了吧!”

  “今夜就在这瓜步镇上找个住处,明日一早再出发进城。”

  这小半月来深深的感受到了舟车劳顿的艰辛,既然马上就要到达建康了,那也不急于这一天半天的。

  最主要的他还不知道见了老刘如何应对,自己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哩。

  关中最终还是丢了。

  刘义真一行人退出青泥之后,王买德趁虚而入偷袭占据青泥关城,关中内外交通要道被截断一条。

  而朱龄石在得到刘义真已经安然无恙的消息后也是松了口气,赫连勃勃亲自率军对长安城进行昼夜围攻,他苦苦支撑已经很吃力了。

  城内的异族百姓趁机作乱,要将朱龄石赶出长安,朱龄石借此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焚毁了长安宫城后突围而出,与刘遵考帐下的龙骧将军王敬先在曹公垒汇合,然后由崔邵的内军里应外合之下击溃赫连昌在潼关附近的屯军退出了潼关。

  自己费尽心思施行的关中大撤退计划半途而废,那些百姓最终大多没能跟着自己安然撤到南方,想到这里刘义真不禁有些沮丧。

  “崔先生,傅将军何时归葬?”

  渭南之战,傅弘之兵败被俘,刘义真等人一直没有他的消息,等赫连勃勃撤出了长安,内军暗谍才查知勃勃临行前想收服傅弘之,可傅弘之宁死不屈。

  赫连勃勃震怒之下将他扒光了扔在冰天雪地里,而傅弘之就这样一直果身叫骂而死。

  忠臣之血,痛撒长安!

  “下个月初七!”

  “邵已代二公子送上了钱帛助葬。”

  崔邵想了想回道。

  可怜傅弘之的家人一直都在焦灼的等着傅弘之的消息,可最终还是等来了噩耗。

  傅弘之一生戎马倥偬,死后却被胡虏弃尸荒野不得安宁,他的家人只能备些他生前常用衣物建一座衣冠坟冢,而唯一能安慰人心的,傅弘之死在了长安城,离他的家乡灵州以及客居之地冯翊都很近。

  “二公子要亲自去祭拜么?”

  崔邵又问了一句,二公子一向宅心仁厚,关中之战折了傅弘之这一员大将,他一直为之深深自责。

  “崔先生有心了!”

  “待傅将军出殡那天,还请先生莫要忘了提醒义真”

  刘义真感激的对崔邵道谢,这几个月自己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许多事都是崔邵在旁帮衬。

  “二公子如此信任邵,这些都是邵应当做的。”

  崔邵知道刘义真近来精神一直不好,南下一路观光沿途风光好容易恢复了些,看着刘义真现在精神不振的模样,他赶紧转换个一个话题。

  “王将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听闻二公子归建康,已经托人告知邵要登门拜谢二公子。”

  退到洛阳后收到的都是关中节节溃败的讯息,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在建康修养的王镇恶终于清醒了。

  命运就是这样的捉弄人,沈田子、傅弘之横门之乱,作为关中主帅的王镇恶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往后一系列令刘义真焦头烂额的事情都因此而起,可正当事了,王镇恶却奇迹般的恢复了。

  若是王镇恶早几个月前就恢复,自己应当不会如此狼狈。

  “当初若不是二公子执意要冲营救人,王将军恐怕是凶多吉少。”

  那时候崔邵还是北雍州主簿王智手下的书佐,不过听闻刘义真在横门之上的作为也是佩服不已,不然后来刘义真征用他也不会答应的那么痛快。

  “二公子,这小镇的驿站太简陋了住不下这么多人马,镇上只有座客栈像模像样,属下已经派人给包下来了。”

  刘义真和崔邵正坐在马车里谈论着,这时刘乞掀开帘子向刘义真汇报,既然不赶路了,安排住宿吃食这些琐碎之事,只能由他去操办了。

  “刘将军辛苦。”

  崔邵看着刘乞一脸讨好的模样无语的摇摇头,这刘乞跟着二公子后面骄横跋扈惯了。不过刘乞、刘仲虽然没什么本事,可都是宋公为二公子挑选的贴身护卫,深得宋公和二公子信任,自己自然不好再多说其他。

  “你这刁奴。”

  刘义真瞪了一眼刘乞,知道他又在狐假虎威借着自己的名头在外耍横。

  既然他已经包下了客栈,自己也不好再过多责备,而且他考虑的也很周到,身边这么多属下跟着自己风尘仆仆这么长时间,是该好好修整一下了。

  事后再多给客栈主家一些银钱作为补偿吧!

  ……

  “督护北征去,相送落星墟。帆樯如芒柽,督护今何渠?”

  行至客栈门口,崔邵和刘义真下车正欲进门,却忽然听得有人在一旁吟唱起来,歌声哀挽,如泣如诉让人不由的悲上心来。

  刘义真还在奇怪怎么有人在客栈附近吟唱哀曲;崔邵本来是笑吟吟的下车,倾耳仔细听了一会眉头紧蹙看了看刘乞;刘乞则涨红着脸怒气冲冲,若不是周围有好多百姓旁观他恨不得拔剑直接将那几人砍翻。

  “督护初征时,侬亦恶闻许。愿作石尤风,四面断行旅。

  闻欢去北征,相送直渎浦。只有泪可出,无复情可吐!”

  那几人却不理刘义真一行人,继续旁若无人的吟唱着,各自击掌为节,周围的百姓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窃窃私语。

  “成何体统!”

  崔邵面色不渝,说话的口气都不对了,示意刘乞赶紧驱散他们。

  “哟!”

  “刘公子好大的威风!”

  “就是不知道当初在胡人面前是不是也这样飞扬跋扈?”

  这时候刘义真才察觉到事情的异常,感情这几人是冲着自己来的。

  可自己最近一年多一直在北地奔波,何曾又在建康得罪过人?

  难道是前身给自己遗留的麻烦?

  刘义真心思百转,转过头去看向那几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