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嘻哈三人行(2)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35 2019.08.26 00:52

  “刘公子。”

  “我等三人相约来这栖霞渡口踏青,已然在镇上的客栈住上好几日了,也不能说你刘公子要住就将旁人全部赶出来吧?”

  “凡事总要讲个先来后到吧?”

  见慧琳出声了,颜延之也不甘示弱站了出来。

  “两位先生。”

  “这位高僧。”

  见谢灵运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周围的百姓也被他们煽动起来,他们虽不敢明正光大的指责刘义真,可窃窃私语之声明显大了起来,崔邵不得不出来平息事态。

  “我家二公子年幼不谙世事,在外都是由属下人代为行事。”

  “方才刘乞行事鲁莽冲撞了诸位,崔某在这个给各位陪个不是。”

  “此事跟我家二公子无关,诸位可莫要迁怒我家公子。”

  崔邵俯下身给谢灵运三人赔礼道歉,态度很诚恳。

  “你算哪根葱?”

  “清河崔家?”

  “不是?”

  谢灵运不屑的看着崔邵打断了他,见崔邵否认之后轻蔑之意更甚。

  崔邵闻言一口老血差点喷出,不过讽刺自己的是谢灵运,他只能强忍着怒气摇摇头表示自己跟清河崔氏并无瓜葛。

  “这样吧,三位住哪个房间我让刘将军还给空出来,若是诸位不嫌弃我家二公子手下这些粗人,咱们也可以帮着将诸位的行李物归原处。”

  崔邵强装着笑脸,自己已经将姿态放到最低,希望对方能接过这个台阶顺势而下。

  “可是……”

  旁边的刘乞有些着急,崔邵这么一说什么过错都是自己的了,冤不冤啊,再说让那三人住了进去,二公子的安全怎么保障。

  “哎!刘将军!”

  崔邵伸手按捺住刘乞,尽量化被动为主动,小小的拍了对方一个马屁。

  “三位都是当世名士,断不会危及二公子之安全。”

  “谢先生,就看在刘将军一片忠心的份上,饶恕他这一回?”

  “崔先生既然这样说,我等也不是蛮不讲理之人……”

  见刘义真一方做足了姿态,颜延之想就坡下驴缓解尴尬局面,毕竟他颜氏不比谢氏,对于宋公,能不得罪还是尽量不得罪。

  “不行……”

  这时谢灵运却断然大手一挥拦住颜延之,否决了崔邵的建议。

  “那谢先生要怎么才满意?”

  崔邵心里恨得那个牙痒痒啊,笑容都有点勉强了,这人怎么这样油盐不进呢?

  “赶我们出来的是你们,现在要我们再住进去也是你们。”

  “那拿我等三人当什么了?”

  “你们家刘公子的应声虫?”

  谢灵运不理崔邵,转头看向刘义真,话里虽是说着崔邵,可到底指向谁却很明显。

  刘义真看了看傲娇的谢灵运摇摇头,这还蹬鼻子上脸了。

  “谢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能做到的义真绝不推辞。”

  见崔邵都招架不住,刘义真知道自己不出面不行了,笑吟吟的看着谢灵运问道。

  名士么,就跟顺毛驴一样,得哄着。

  “他、他、他。”

  谢灵运随手指了指客栈门口还未离去的几个人,见刘义真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就是很不爽,得给他出点难题。

  “还有他们几个,都是好端端的住在客栈被你的恶奴赶了出来,他们不住进去我等三人也不住进去!”

  “谢兄……”

  慧琳听谢灵运提出这个要求也是无奈,刚想劝又摇摇头满脸歉意的看着刘义真表示爱莫能助。

  谢兄出身陈郡谢氏,何曾关心过百姓生死,提这些不过是要为难那刘公子罢了。

  不过依他那轴的要死的秉性,自己这个时候上去劝说也是自找不快,还是看看那刘公子怎么应对吧,只要事态不是那么难堪自己最好还是闭嘴。

  “哈哈哈——”

  刘义真闻言哈哈一笑,这谢灵运情商果然不是一般的低。

  “好,就依谢先生的。”

  “义真南下述职,本就不该扰民。”

  “刘乞,还不快将众人都请回去!”

  背锅侠刘乞又一次闪亮等场,说实话自己也是应该好好管管刘乞这帮下人了。

  建康不比长安,高门大族都聚集在此,得罪了他们也是无端给老刘树敌。

  划不来。

  “是!”

  刘乞刚想再争辩几句,看刘义真瞪着自己只好委屈的应下,这都什么事啊,以后出门还是要好好翻翻黄历再说。

  “这样谢先生总该满意了吧?”

  刘乞指挥着自己的手下刚才赶出客栈的客人的行李往客栈里搬。

  一边是手握大权的宋公之子,一边是名满天下的陈郡谢家谢灵运,那些客人哪里敢说什么,只能跟着后面又住了进去。

  再说反正也拿到了双份的银钱,还是闷声发大财的好。

  “哼!”

  “我们走!”

  谢灵运傲气的昂首挺胸带着仆从大摇大摆的离去,至于他的行李自然是不愿意让刘义真的手下帮忙搬运。

  颜延之和慧琳则分别向刘义真拱手行礼之后也跟着离开。

  “都散了吧!”

  憋屈了老半天,崔邵这时才找到自己的存在感,一挥手大喊着让围观的百姓散开。

  “崔先生莫要生气。”

  刘义真看着一脸郁闷的崔邵忍住笑劝解他,平时都是崔邵劝解自己,想不到今天自己也能宽慰一下崔邵,这都是拜谢灵运所赐。

  “二公子,邵不生气。”

  “邵就是有点……”

  崔邵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本来他们关陇崔氏就是微末小族,被谢氏子弟强压一头也不丢脸,可心里却有一股邪火发泄不出来,他自己都有点不明白怎么回事。

  “想拿鞋底板呼在他的脸上?”

  刘义真笑着指了指前面颐气指使的接受众人膜拜的谢灵运问崔邵。

  “对!”

  “呵——”

  听刘义真这么一说崔邵立马应声答到,旋即又释然的笑了笑,终于明白了自己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就是被人装逼了还没办法上去打脸再装回去呗。

  刘义真对崔邵的心态看的明明白白的,谢灵运的趣闻轶事太多了。

  别说区区崔邵了,他可连全天下的才子都不放在眼里,今天这才哪跟哪啊。

  “走吧!”

  刘义真大步往客栈走去。

  有这么一个妙人跟自己同住,最近怕不是有趣的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