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雏形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01 2019.07.22 23:39

  前线的战争还是小打小闹,夏军在等从统万城南下的赫连勃勃,晋军手握潼关、青泥两大关隘,傅弘之亲镇中军,坚守固城,在等毛修之入关。

  现在还不到三月份,刘义真知道,自己还有小半年的时间,待秋高马肥之时,胡夏的大军必然连绵不绝,到那个时候,是走是留都要看别人眼色了。

  “毛将军一路辛苦了!”王修将行礼的毛德祖扶了起来。

  关中无大将,毛德祖就像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王修和刘义真商议之后,决定让他领军布防左冯翊,从天水、扶风到南安再到冯翊,这已经是他第四次换治所了。

  “二公子、王长史,职责所在!”毛德祖是三品龙骧将军,对七品的长史王修仍然客气有加,盖因亲疏有别尔。

  “二公子,段参军南下,遇赫连昌诸军侵扰,幸得傅军护翼在侧,损益无多!”诸将入座后刘乞将近日的要事汇禀。

  段宏是紧随着王基南归的,诸将只知道他是帮二公子运送财物南下,刘义真那天给段宏送行的时候发现车队明显比自己要南运的物资多了不少,不过当时他睁只眼闭只眼,毕竟水至清无鱼,关中这么多将领,不见得都是两袖清风、清廉如水。

  王基护送人员南下已然惊动了赫连昌,只不过当时他不知道晋军的目的故而不敢轻举妄动,待段宏再过潼关时,动静太大引来赫连昌军队骚扰,幸好傅弘之安排人手在侧翼照应,不然肯定损失惨重。

  这对刘义真来说不是好事情,现在只是少量的运送人员、物资已经引夏军骚动,等关中人马大量撤离的时候,到时候沿途的安全是个大问题。

  “二公子毋须担心,勃勃不至,王德、赫连昌等人不过虚张声势罢了,且待末将会会他们。”毛德祖还不知道刘义真有南撤的计划,只以为这小公子要将关中劫掠的金银运到南方,人手不够调自己帮忙护送的。

  “有毛将军在,京畿自无恙矣!”刘义真只跟王修透漏过口风,这时候不敢明示诸将,只好含糊过去。

  “现如今非常之期,诸位当竭力同心,共渡时艰!”刘义真开始下令,这些都是提前跟王修商量好的。

  “王长史,京畿重地,不可不稳,要明示众将,约束士卒,诸族百姓安居,勿要扰民!”

  “韦别驾,畿内诸族混杂,众官佐明记在册,不可疏漏!”

  长史典军,别驾典吏。

  雍州别驾从事史韦华,掌关中诸吏员,不过现如今关中以军事为主,诸事务皆由外将兼任,韦华的存在感大大降低。

  “是!”

  “是!”

  王修和韦华分别领命,刘义真要趁现在时间还算充裕让韦华对关中的人员进行摸排以随机应变。

  “二公子,不知有何事吩咐?”众将领命出府,刘义真单独留下刘乞、刘仲哼哈二将,两人不知道有什么事交代自己,故而发问。

  “刘乞、刘仲,汝二人乃吾之心腹!”刘义真缓缓道来,两人问言俱是喜出望外、意气扬扬。

  “现有要事付汝二人,不知汝等可愿?”刘义真盯着两个人道。

  “愿意!愿意!”刘仲首先跳出来表忠心,自己养伤了大半月,风头被刘乞抢了不少。

  “不知二公子所为何事?”刘乞迟疑了一下,自从落水病愈之后,二公子行事想一出是一出,他心里忐忑不安。

  “沈、王二人相争,关中诸军不稳,赫连氏垂涎在侧,令你二人建内军,为将军府刺探消息!”指望韦华手下那帮人,只能将关中诸族巡查个大概,到时候真要撤离关中,哪些人能带走,哪些人愿意走,都需要心中有数,人员混杂必然引发大乱。

  “啊?”刘乞、刘仲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满脸的茫然,叫他俩做狗腿子伺候人可以,刺探消息哪里是他们能干的了。

  再说中军、前军、后军他们知道,这内军又是个什么玩意?

  刘义真知道他们俩是庸才,但胜在忠诚,如今也没有时间和机会去挑选能胜任这件事的人了。

  “不知道二公子要刺探何处消息?”刘乞看刘义真面色不善,赶忙问道,既然二公子说了,自己自然要表态,虽然没做过,但其中大概还是略有了解的。

  “京兆、右扶风、左冯翊、青泥、潼关、陇西、陇东……”随着刘义真一一个地名的吐露,刘乞、刘仲二人心里暗暗叫苦。

  “秦、凉、魏、夏!”

  什么?

  要不要人活了?

  两人瞠目结舌,二公子这要干什么,军中的斥候也干不了这活吧?

  “此事不宜操之过急。”刘义真看着吓坏了的两人出言安慰,“先从畿内慢慢来,缓缓向外扩张!”

  只是京兆,还好,两人送松了一口气。

  “那二公子要刺探什么消息?”刘仲好奇的问道。

  “流言传闻、怪诞逸事、诸民事、诸军事……”刘一真说一件事伸出一个指头,说着发现指头不够用索性收了起来。

  “诸官吏事、诸异族、关中遗民还有最重要是伪夏诸军动向,凡有用者,尽皆在内!”

  不等两人再问,刘义真又接着安排:“首要人等你二人可挑选府中侍卫可信者,外探消息者我已经知会段参军,可从其军中遴选精锐斥候、骁骑!”

  看样子二公子已经图谋已久,刘乞看着侃侃而谈的刘义真心想,连段宏手下那点人马后没放过。

  当然他们不知道刘义真正是深思熟虑才考虑要启用段宏的人马,毕竟只有他南下,一来一回要好几个月,趁他不在做好安排,等段宏从南方回来时一切尘埃落定,自然隐人耳目。

  “无关紧要之事可招募治内良家子、无赖子、商贾、流民甚至异族代为打探!”刘义真想了想有补充道。

  “不要吝惜钱银,一切度支皆从府内!”刘义真知道想要马儿跑就得给它喂饱。

  “可是……”刘乞面露难色,“王长史那里?”

  “记住!”刘义真死死的盯着两人,“此事止三人知耳!”刘义真划拉一个圈圈,“若有外传!决不饶恕!”

  “内军诸事宜,止报吾处!”刘义真斩钉截铁的说到。

  “是!”

  刘乞、刘仲两人喜忧参半,领命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