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名士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05 2019.07.18 23:54

  “二公子,王长史今日要去拜访名士,差人来问二公子要不要同去?”刘义真正在房间里练着毛笔字,王子敬的《中秋帖》,正版的!王修的珍藏,被刘义真拿出来糟蹋,在外间伺候的禾儿轻声禀报。

  “名士?”刘义真收起笔,活动了下身体。

  “知道是谁么?”刘义真看着进来的禾儿问道。

  “奴婢不知哩!”禾儿笑着回道,小心的将书帖收拾起来,时间长了她也知道小主子的耐不住的脾性,有人打扰,今天是练不成字了。

  待禾儿将笔墨纸砚都收拾完毕,刘义真转了转双手回道:“也好,天天待在府里都发霉了,走!咱们一起去看看!”

  出门坐上马车,刘义真就迫不及待的问道:“王长史今日是要去拜访哪位名士?”

  “京兆韦祖思。”王修笑着对刘义真说到,“老夫的同乡,当初老夫陋居灞城的时候就早有听闻,如今趁此机会忝颜为二公子求贤!”

  韦祖思?

  这还真是个“名士”!

  刘义真不由的笑了出来。

  “怎么二公子也有所耳闻?”王修看刘义真笑了出来,不由的奇道,“韦祖思少读坟典,早有才名,当初伪秦主姚兴拜访,见而不拜,真任性也!”

  王修的脸上一片钦羡。

  刘义真悄悄地撇撇嘴,沽名钓誉的人哪个时代都有,韦祖思读书甚多、颇有才华不假,不过他的名声大都是被捧出来的,姚兴仁厚,他见而不拜,因此名声传的更大了。

  但刘义真可是知道的,赫连勃勃占据关中要召见他,结果韦祖思拜见诚惶诚恐,恭敬有加。

  姚兴尊贤讲礼,不拜不会得罪还能提高声望;赫连勃勃野蛮无礼,不拜必死。

  但赫连勃勃可不是以常理能揣度的,直接大怒将他砍了,理由很简单,当初你不拜姚兴而拜我就是看不起我,吾以国士待你,奈何以非类处吾?我如今没死,你都不拿我当帝王,等我死了你还不知道怎么耍笔杆子!

  赫连勃勃的脑回路就是这么奇葩,有名无实的韦祖思死的真冤。

  知道是去拜访韦祖思,刘义真顿时就没了什么兴趣,不过既然王修兴致勃勃,刘义真权当散散心了。

  京兆尹、右扶风、左冯翊是为京畿三辅,是汉代拆内史而置,后亦指辖区名,韦祖思京兆名士,就隐居在城外。

  马车出城不久,到了一处隐逸之地,刘义真下车看去,弯弯曲曲的河弯处,几幢小木楼隐在青翠的竹林里,周边点缀种着的几棵树,叶子倒是落的干净,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树干在一片青色中有些煞风景。

  “啊~”刘义真伸了个懒腰,深深的吸了口气,“这倒是个好住处!”刘义真笑着对王修说到。

  王修则艳羡的望着木楼:“韦祖思,真风流名士也!”

  刘义真不可置否,用力的踢了下脚下的一颗石子,石头飞将出去,顺着结冰的河面滑了好远。

  “灞城王修,特来拜访韦先生,烦请通传!”王修整理了衣着,对着外面的童仆行礼,他没有报自己的官名,而是以同乡的名义来拜访。

  “王先生请稍等片刻。”小门童倒是不敢倨傲,马上还礼,一蹦一跳的进去禀报去了。

  过了好一会,就在刘义真百无聊赖打呵欠的时候,小童又一蹦一跳的跑了出来。

  “王先生抱歉,我家先生说他不在家,四处仙游去了!”小童彬彬有礼的回复道。

  ???

  禾儿还没反应过来,刘义真差点笑出了声,这是个又单纯又傻的小门童。

  刘义真这边忍俊不禁,王修却是尴尬了,稚子纯真无可厚非,但是这韦祖思却是明摆着不想见自己啊,话说自己以前只是单纯的仰慕他,跟他又没打过照面,怎么就得罪他了?

  哟!这还端上了?

  刘义真心里暗笑,幸亏今天王修带了自己,不然肯定铩羽而归!

  “哎哎哎!先生都说他不在里面了!”小童看刘义真要往里面硬闯,急忙上去拦阻。

  “既然先生不在,那是谁告诉你的?”刘义真越看小门童越欢喜,捏着他的小脸蛋问道。

  “当然是……”小门童这才反应过来,赶忙用小手紧紧的捂住了嘴巴,小脸蛋涨的通红。

  “哎!你不能进去!”刘义真趁他不注意强行闯了进去,禾儿小丫头笑咯咯的摸了摸小童的脑袋,跟着刘义真进去了。

  王修这下丢了脸面,不过也顿足了一下,叹了口气,跟了进去。

  “赫连勃勃大军南下,刘家小儿不过是罟中之鱼,王叔治这个时候来求我,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刘义真还没进屋子,就听到里面人的谈话。

  果然是个自大的人!刘义真心想。

  “你不能进去!”小童迈着小短腿跟在后面喊着,眼看来不及了,“先生!先生!他们强闯进来了!”

  这时里面的谈话戛然而止,大门打开,里面出来一个约摸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衣着也是个下人。

  “谁家小子恁的无礼!”年轻的下人面色不渝,倨傲的问道。

  “晋安西将军,行都督雍、凉、秦三州之河东、平阳、河北三郡诸军事,领护西戎校尉、雍、秦二州刺史,晋刘太尉次子刘义真是也!”眼看有人挑衅,小丫头禾儿不乐意了,这段话估计背了好长时间。

  “这……”年轻的下人被小丫头报出来的一长串名头镇住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吟之,请刘公子进来吧!”屋子里传来威严的声音。

  “怎么?你家先生都发话了,你还拦在在门口做什么?”刘义真看门口的仆人没动,开口揶揄道。

  “请吧!”叫吟之的下人深揖一礼,急急后退,前倨后恭,他实在是无脸。

  “哼!”小门童赶了过来,噘着嘴对着刘义真哼了一声也跑进去。

  刘义真稍稍缓了一步,等王修过来一起进门。

  刚进门,刘义真就感到一阵暖风,暖风中还带着微微的清香。

  刘义真抬头看去,里面坐了一个大概三、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暖炉上暖着手,边上的仆人寻着机会轻轻的向暖炉里撒着香料。

  真的会享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