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元宵血 祭门户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99 2019.07.13 01:11

  “你还有脸说!”王修狠狠地拍了拍桌子。

  “怎不能说?”沈田子梗着脖子挣扎着,后面刘义真几个侍卫差点没摁住。

  “近日军传言,王镇恶欲尽杀南人,据关中以反!”沈田子被压在地上,昂着脑袋大喊。

  “以流言杀人,沈敬光谁给你的胆子!”王修怒极反笑,“近日长安城是有流言相传,不过二公子已令人严加查访,擅杀大将,沈敬光你罪不容诛!”

  “二公子,此事关系重大,王将军关中威望甚高,若不惩处,恐难塞万民之口!”王修对刘义真揖了一揖道。

  “王叔治你敢杀我!”沈田子眼都红了,拼命的挣扎。

  “我要见太尉!”

  “我要见太尉!”

  “你有何面目再见太尉!太尉临行,以小将军付我等,当共思竭力!”王修冷笑,“如今大大敌当前,汝等不思相携共佐,反倒内争不止,如此报效太尉耶?”

  “二公子,不要听这个老贼所言?!”沈田子见王修一心要杀他,赶紧向刘义真求情。

  “王镇恶家在关中,本不可信!”沈田子喘着大气道,“其祖王猛,晋人也!不思报国,反助胡虏,王镇恶不过一脉相承罢了!”

  “王将军入晋,向来忠勇!”王修看着沈田子冷道,简直不思悔改!

  “沈将军,王猛是王猛,王镇恶是王镇恶,不要混为一谈!”刘义真摆了摆手。

  “二公子切不可为贼所蔽!”沈田子急了,“其弟王宪,已为索虏之奴,王氏家传,不过如此!”

  索虏,鲜卑拓拔部是也。

  鲜卑起于东胡诸族,匈奴势大,东胡诸部分别退守鲜卑山和乌桓山,本来不为人所知,后来跟着匈奴侵汉才为史书所记载。

  其中慕容部尚白,被称之为白虏;拓拔部辫发,被蔑称为索虏、索头。

  “永嘉以来,中原失陷。诸家大族或为生计,屈身胡虏,亦无可厚非!”沈田子说的是王镇恶的弟弟王宪,他跟着伯父一直留在邺城,如今已是拓拔魏国之臣。

  说到这王修叹了口气,他本是京兆灞城人,亦是北人,当年南渡之行,多少同乡好友皆死于非命。

  “沈将军,你还有什么要说?”刘义真看着沈田子问道。

  “王镇恶先前私藏姚泓辇车,他早有异心,二公子不要被他蒙蔽!”沈田子嗓子喊的都有点嘶哑了。

  “荒唐!此事早有公论,沈敬光你挟私报复,如今还敢胡乱攀附!”王修怒骂道。

  沈田子说的是去年一桩公案,当时王镇恶攻入长安,纵兵劫掠,后来有人向老刘举报说王镇恶私藏秦主姚泓的辇车,是有反心。老刘于是私下派人调查,发现王镇恶剔取了装饰的金银,把车遗弃于垣侧,这才放心下来。

  “二公子,沈田子胆大妄为,必须枭首示众,方可稳定军心!”王修向刘义真行礼,请刘义真下令。

  “老贼安敢!”沈田子用力的的拱了起来,把刘义真的侍卫都震退几步。

  “二公子,田子对太尉之忠心,日月可昭!”沈田子目眦尽裂,眼睛红的似乎要滴血,“太尉东行,就密嘱吾等,钟会不得遂其乱,以有卫瓘之故!王镇恶密谋反叛,今日我只不过先发制人,何罪之有?请二公子明察!”

  果然,刘义真感到一阵头大。

  王修的处理是对的,诛杀沈田子,震慑宵小,西北大局才能快速的稳定下来。

  但是这件事背后到底有没有老刘的暗示,刘义真自己也把握不准。

  正是老刘临走前说的两句话,才让沈田子有了今天的决断。

  一、猛兽不如群狐。这就是明显的给西北划分阵营了,王镇恶是猛虎,其他人是群狐。“卿等十余人,何惧王镇恶!”老刘的本意也许是让沈田子安心辅佐刘义真,但这话给人的遐想空间太大了。

  二、钟会不得遂其乱者,以有卫瓘故也。三国末,钟会、邓艾伐蜀,平定成都之后钟会决定占据蜀中自立,于是陷害邓艾、勾结姜维,结果卫瓘假意顺从,却趁其不备引大军入城,最后钟会、姜维皆死于乱军,卫瓘平定了蜀中大乱。

  如果说前面一句沈田子拿来攀附还有所勉强,后面这一句简直就是明示了。

  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老刘想分化关中诸将相互制衡的计策明显失败了。

  “带下去严加看管,先禀报太尉吧!”刘义真挥了挥手让侍卫把沈田子拖了下去。

  沈田子有罪,但他是老刘的家将,该怎么处理,还得看老刘的态度。

  “王长史,一切等大人定论吧!”王修还想说什么,刘义真直接阻止了他。

  就在这时,先前被派去保护王家诸兄弟的刘乞回来了,沈田子果然已经派人手去斩草除根,刘乞赶得及时,救下了诸人,当时王康都吓得躲进粪坑里,刘乞去救他的时候他还不信。

  “二公子,王将军诸兄弟俱在营外,都要请二公子主持公道。”刘乞进来禀报道。

  “王长史,还得劳烦你了。”老远就听到外面的嚎哭了,刘义真揉了揉额头两边,心里一阵烦躁,今天经历了太多,他需要休息。

  大乱平定,段宏和傅弘之留在大营安稳军心,王修除了安抚王家诸兄弟,还要去慰问在此次内讧中受伤的将士,他们才是最冤的。

  来的时候是跟着侍卫的战马,回去的时候刘乞已经准备好了车驾,有时候刘义真还真离不开刘乞这样的狗腿子。

  多会伺候人!

  回到府前,瞧见老管家正带着一班下人在祠门祭户,今天城中大乱也给他们吓的够呛,后来城中稳定了老管家说这是节俗不能免要坚持继续。

  所谓祠门祭户,就是准备好豆粥浇上油膏,用杨枝插门,随着杨枝所指,摆上酒脯饮食,用豆粥插着杨枝祭祀,保佑风调雨顺以及出入平安。

  只见老管家已经摆好了酒水干脯,正对着杨枝祭拜,后面一班下人都肃穆无声,禾儿小丫头也混在其中,双手合十,嘴里默默地在念叨着什么。

  等看到刘义真下车,小丫头眼睛一亮,悄悄地跑了过来,高兴的喊到:“二公子,你回来啦!”

  刘义真看着高兴的小丫头,心里的烦闷去了不少。

  是啊!

  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