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流言起长安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229 2019.07.07 22:27

  “你们从哪里听来的流言!”段宏抓着被捆起来的流民的衣服吼到。

  “小的……小的出来想乞些吃食,一路上都有人在议论这事!”被段宏封住了衣领,那流民吓得半死,唯唯诺诺的答道。

  “二公子,这是勃勃的奸计,想要离间我军,万万不可受骗!”段宏这时沉不住气了,事情太大了,赶紧向刘义真解释。

  刘乞的手下抓住的几个都是氐人的流民,前秦败亡之后,氐人的地位一落千丈,鲜卑、晋、羌相争,氐人流离失所,无处安身。

  今天这几人出门想找点活计混点吃的,没成想听到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流言,晋国征虏将军王镇恶打算占据关中自立,背叛晋国朝廷。

  这流言传的有鼻子有眼的,说是王镇恶打算将跟着晋太尉刘裕西征过来的南人全部杀掉以绝后患,然后派数十人送刘义真南返跟刘裕缓和关系。

  几个氐人流民听说了这流言兴奋极了,当年王景略辅佐宣昭皇帝,君臣相携传为一时佳话,这下子王景略的孙子当政,氐人的境况肯定大大的改善。

  几个人也不找活计了,围在墙角兴奋的讨论着,结果被刘义真的侍卫给全部拿下了。

  “二公子,不得不防啊!”刘乞脸都绿了,王镇恶这是什么意思,一个不留么?

  “二公子,王将军自入晋以来,随太尉平刘毅、击司马休之、灭姚泓,每战多身先士卒,断槊被箭亦不退,其人之忠心,吾不及也!”段宏据理力争,王震恶是关中诸将之首,现在赫连勃勃大军压境,他一死,关中群龙无首矣!

  “回府,召王长史相商!”刘义真正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这流言不管是谁放出来的,一定要弹压下去,不然一旦传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几人一言不发的往回赶,刘乞的手下带着抓到的氐人流民提前回去通报,其间段宏和刘乞想说什么看着刘义真面无表情的脸都没说出来,这时候说错一句话都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等几人赶回将军府,王修已经在中堂踱来踱去等着了。

  “禾儿你下去休息吧,刘乞你带人戒备!”刘义真没有拖泥带水,直接发号施令。

  “是!”刘乞赶紧带人下去布置。

  “是!”小丫头也知道事态紧急,看了看刘义真就离开了。

  “王长史,这是伪夏乱我军心之举,切不可姑息!”甫一坐定,段宏就急切切的对王修揖道。

  “多事之秋啊!”王修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道,“太尉刚走,赫连勃勃就操军南下,现在长安城危机四伏,轻举妄动怕是落入了别人的圈套!”

  “唉!”王修又叹了一口气,太尉将将幼子并西北诸事托付给自己,现在太尉刚走一个月,就乱象丛生。

  “城中流言刚起,现在弹压尚来得及!”段宏向南拱手,“太尉临走,嘱咐我等携手辅佐小将军,现如今危机就在眼下,岂能迟疑顾望!”

  “再者说!”段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若这流言传至诸军,引得将士哗然,上下各有异心,山崩堤溃,就在眼前!”

  “是啊!”王修看了看坐在自己边上的刘义真,“我就是当心如此,现散布流言之人在暗,若是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四处索人,恐怕被有心人所用!”

  王修不仅仅当心这个,所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既然这流言能传将开来,说明它在关中之民的心里有一定的可信度的。

  而且,王震恶怎么想的呢?

  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

  王修斟酌了半天,却是难以决断。

  看着王修举棋不定的样子,刘义真徐徐开口道:“王长史,段参军,摆在眼前的有两个问题。”

  “一是如何解决流言四起的境况。”刘义真竖起手指,“关中之地,晋戎杂居,现下长安城流言四起,外族尤其是氐人蠢蠢欲动,如何安稳的将流言弹压下去才是正途!”

  “二公子说的有理!”段宏附和道,现在长安城的流言对王镇恶不利,可是万一传将开来,演变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段宏自己可是一个纯正的外族。

  王修看了看刘义真没有说话。

  刘义真再竖起一根指头:“最重要的是要查清这流言的源头,偌大的长安城,流言不知道传将开来多长时间,这流言从何而起?”

  “这肯定是勃勃干的好事,专乱我军军心!”段宏恨恨道。

  王修没有搭理段宏,他想的比段宏要多,不过眼下更让他好奇的是眼前的二公子。

  二公子要说不学无术肯定是冤枉了他,可太尉南征北战,虽然经常带着诸位公子随军教导,但大体上是疏于管教的,平日里被属下几个刁奴撺掇着净不务正业,眼下却是关心起时局来了,真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王长史以为如何?”见王修紧紧地盯着自己,刘义真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赶紧出声打断王修。

  “二公子说的不错!”王修欣慰的捋了捋胡须,老天开眼,难道在自己的谆谆教导下二公子突然开窍了?

  “要不将诸将召回长安以商对策?”段宏想了想道。

  这是个昏招,刘义真心里叹息,看来段宏真的着急了!

  “不妥!不妥!”果然,王修出言反对,且不说王镇恶到底有没有问题,临阵召回大将实乃兵家之大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段宏也知道自己的办法不行,可就这样干坐着实在是心有不甘!

  “二公子有何妙计呢?”王修笑着看了看刘义真问到,刘义真他们回来之前他就想了许多,只不过思绪混乱没想到关键,现在却是不着急了。

  这是存心要考校自己了,刘义真仔细的想了想。

  “眼下最重要的是民心,关中遗民一心向晋,倒是不足为虑。”刘义真边思索边回答,“长安城内外混居的这些外族尤其是氐虏要尤为关注,不管流言是从何而起,赫连勃勃的大军在外,只要控制住这些外族,其他的自然不足为惧!”

  王修缓缓点头,示意刘义真继续。

  “其次,要派人严加巡查,可以明察也可以暗访,弄出动静不要紧,但一定要让藏在暗处的人投鼠忌器,不敢再有所妄为!”

  “还有呢?”段宏也不傻,看出了王修要考校自己的学生,自然要配合着。

  “关中大军才是我等立身之根本,要严密监控诸军动向,大军不乱,长安城自然安稳如山!”

  虽然还有许多漏洞,但已经是考虑的很全面了。

  “那就按二公子说的办!”

  王修和段宏相互欣慰看了看对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