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听政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39 2019.08.31 23:58

  听政,就是带个耳朵听着就行了。

  刘义真日常刺史府打卡听政,扬州下辖京畿重地,地位比荆州还高,老刘自然不会像以前一样任由他胡闹,因此别说就他和崔邵两人,就算是把以前的关中班底全盘照搬他也翻不起任何浪花。

  除了重大事情禀报老刘以外,刺史府比较重要的事都有徐羡之、傅亮、谢晦等一干人等处理,知道自己无足轻重,刘义真索性放开了不管,反正天子脚下也闹不出大事情。

  “那件事怎么样了?”

  刘义真将小丫头支了出去,伸了个大懒腰,板着脸恭恭敬敬的看别人作事,竟然也这么累。

  “二公子,真要查么?”

  崔邵苦着脸问刘义真,二公子还真胆大包天,敢把注意打到宋公头上了,那是他老子,出了问题自然不会为难他,可宋公灭了自己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轻松。

  “让你查就查,出了事由我来担着。”

  这种事劳烦崔邵是有点过分,可刘乞、刘仲两个粗人自己实在是不放心。

  “二公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切皆有宋公和孙夫人替你把关,这……”

  “这有什么可调查的?”

  崔邵也是后悔自己一时心软接了这么一个烫手的事情,话说二公子这想法也真奇葩,宋公替你安排亲事到了时候进洞房就是了,还要搞什么暗查?

  诸人不都这么过来的么?

  牙一咬心一横,眼睛一闭盖头一掀,你看自己的娃娃都比二公子大了,多美的事!

  “让你查你就查。”

  刘义真烦闷的趴在桌子上,不过内军正在扩张时期,还让崔邵给自己干私事的确有些不好。

  看来内军又增加人手了,当初在关中看崔邵和刘氏二将已是勉强维持了,现在摊子铺的这么大,靠他们三个实在是忙不过来了。

  不过这事急不得,眼下也没有什么放心的人选。

  “是!”

  崔邵无奈的答应着,不过这个时候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崔邵想了想又对刘义真提出了要求。

  “内军建康新立,尚无什么得力人手。”

  “况且此事又涉及宋公和夫人,一时半会恐怕难有什么头绪。”

  果然,自己这刚在想呢,崔邵就向自己叫苦了,刘义真这事实在是难为他了,不得不出言安慰。

  “放心,此事我会向夫人先打听清楚的,等有确切的消息你在去细查。”

  “崔先生也不想义真遇人不淑是吧?”

  刘义真叫苦连天的向崔邵卖萌打滚,先让他把事情记在心里再说。

  老刘和孙夫人还在谋划,他们看准了哪家姑娘还不知道,但刘义真可不想就这样把自己交代了。

  “还有什么其他事?”

  趁崔邵没反应过来,刘义真立马换了话题就当他是答应了自己。

  “大事么?”

  说到正事崔邵也收起苦脸郑重起来,将手中的一叠黄纸翻了起来,这多亏了桓玄,不然若是还用竹简,怕崔邵每天都得赶着牛车向刘义真汇报消息。

  “勃勃已经回了统万城,留下赫连璝作了南台尚书镇守长安,不过叱奴侯提已连续多次出潼关向蒲阪进攻,听暗谍的消息毛将军怕是坚持不久矣!”

  毛德祖自关中陷落后就留在并州刺史刘遵考手下镇守蒲阪,潼关一失,他就独自面对着赫连璝和叱奴侯提的压力,可司州新复,自立都还是问题,当初自己在洛阳的时候也是为蒲阪、河北何东的事烂头焦额。

  现在毛修之独自领军更是束手束脚,面对北地索奴自保自己不错了,哪里还有精力去支援并州?

  看来河东、河北二郡怕是保不住了。

  刘义真叹了口气有点烦躁,这些都是自己当初丢了关中的后遗症,河东、河北都是大平原无险可守,晋军再怎么英勇也无可奈何。

  “还有呢?”

  “王将军已向宋公请命,要求出外领兵,不过据邵所知,宋公暂时还踟蹰不定。”

  “哦?”

  刘义真想了想是有这么回事,王镇恶前段时间拜访自己的时候除了感谢,还暗示希望自己能在宋公面前美言几句让他出外领兵。

  不过这事刘义真没敢打包票,老刘对王镇恶肯定有安排,既然拖了他这么长时间肯定有自己的打算,自己这个时候贸然掺和进去反倒不好。

  “那大人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呢?”

  刘义真知道老刘行大事就在今年了,王镇恶这么一员猛将放在建康“养疾”实在是暴殄天物。

  “怕是跟小沈将军有关。”

  崔邵斟酌了半天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虽然对二公子十分放心,但有些话还是不能说的太直白。

  沈林子?

  他不是在荆州辅佐刘义隆么?

  不过略一思索刘义真便明白了,沈林子深得老刘喜爱,对的没错是喜爱,关中平定诸将都升官出外就藩,可老刘一直舍不得放沈林子出去,去年刘义隆镇守荆州,老刘实在放心不下两个幼子,才让他跟着去了。

  傅弘之殉国了,可横门之乱的主谋沈田子却还活的好好的,王镇恶和老刘之间还隔着个沈田子,不解决这个问题,怕老刘实在不放心王镇恶出镇。

  若是没有沈林子,那也好办,实在不行就诛了沈田子给王镇恶出气,现在这样恐怕还是要王镇恶自己低头了。

  “王将军已经答应宋公既往不咎,任命这几天要下来了!”

  崔邵又看了看手里的黄纸说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老刘征伐四方为一世之雄不可能向属下低头,这事只能委屈王镇恶。

  “什么职位?”

  刘义真好奇的问道,王镇恶嘴上说不追究,可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老刘能放心他?

  “左将军,青州刺史!”

  左将军,青州刺史,这是升职了。

  也对,王镇恶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还要原谅罪魁祸首,老刘自然要补偿他,不过这里的青州是侨置的青州,治所在广陵,是从扬州划分出去的一部分安置北民的之地,跟与北方拓拔氏接壤的北青州不是一回事。

  “那檀将军怎么办?”

  青州刺史原是檀道济的弟弟檀祗,不过刘义真听说这个人不喜欢待在中枢就喜欢在外面浪,老刘怜惜檀道济的功劳让檀祗出镇广陵,没想到他郁闷不已天天醉酒浇愁。

  “暂时没有安排,估计不是去司州就是北青州!”

  崔邵想了想回道,内军还是太稚嫩了,有些绝密的消息暂时没办法打探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