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关中大撤退6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35 2019.08.03 23:03

  “先生,鹅羽动了!”

  “嘘!”

  韦祖思一抬手,一条两寸小鱼随之而上,被边上的吟之捡起来扔进鱼篓中。

  一寸二寸之鱼,三竿两竿之竹。

  刘义真一众人等正为南迁的事愁绪万种,而韦祖思却过着骚逸欲绝的日子。

  他自诩名士,当然要风流倜傥,不管是姚家也好刘氏也好,关中的主人不管怎么更替,他都是那个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韦名士。

  不过听说赫连勃勃近日里攻势愈发的凶猛,那是个野蛮之人,若是由他占据了关中,到时候自己该以何种态度对他?

  思虑了半天,韦祖思没有想到什么应对之策,而鱼饵被河里的游鱼给吃尽了也没反应过来。

  “收竿吧!”

  韦祖思拿下草编的遮阳帽扇着风,吟之闻言赶忙将胡凳和鱼竿收将起来。

  “怎么先生不钓了?”吟之边收拾边笑着问到。

  “闷热!”韦祖思闷声道。

  的确,正直半下午,一丝丝的微风都没有,韦祖思钓这么一会鱼就汗流浃背。

  “那先生快回去吧,阁楼里凉快些!”

  吟之麻利的收起渔具,跟着韦祖思后面往回赶。

  “先生不好啦,有歹人强抢后山的瑞兽!”

  两人没走一会,就看到有仆从向这边奔将而来,看到韦祖思和吟之急吼吼的喊到。

  “怎么回事?”

  吟之大步越过韦祖思,扶住了喘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仆从。

  “韦先生,下午我等几个看天气闷热,去后山准备给噬铁兽备些干净的凉水,却见得几个人歹人要将瑞兽装笼偷运走!”

  那仆从缓了半天,断断续续的对吟之和韦祖思禀报着。

  “那你们就无动于衷看着他们偷走瑞兽?”

  吟之气急败坏的问到,这不怪他生气,韦氏是京兆大族,仆从部曲众多,能在家门口让人抢走了神兽,传了出去那还得了?

  “先生……”

  仆从为难的看了韦祖思,欲言又止。

  “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吟之恨不得伸手扇他一个大耳光。

  “有什么难言之隐?莫着急,慢慢道来。”

  韦祖思拦住了准备动手打人的吟之,温和的问到。

  他心里其实已经猜到几分,现如今整个关中敢得罪他韦祖思的屈指可数,而年后已登门拜访的刘家纨绔子正好算一个。

  “我等几人自要阻拦,可那些人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

  仆从见韦祖思没有动怒,定了定心思解释道。

  “谁人这么打胆子,敢跟我们韦家动刀兵?”吟之怒极反笑,“你们这帮废物,他们有刀,你们没有么,手里拿的都是烧火棍?”

  “可是……可是……”

  那仆从见吟之满脸狰狞说话又吭哧起来。

  “吟之你退下!”韦祖思挥手让吟之退到自己身后。

  “那些人都甲胄俱全,隐约间小的还瞧见他们藏着劲弓强弩,小的们……”

  仆从涨红着脸没说出口,京兆一霸韦家的仆从部曲被人吓的不敢动手,丢脸可丢大了。

  “他们可有什么言语留下?”韦祖思想了想问道。

  “有的有的……”那仆从慌不迭的点着头,“那些人强抢了瑞兽,说是什么桂阳公刘公子请韦先生登门一晤!”

  果然是他,韦祖思点了点头了,关中除了刘寄奴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儿子,没有人敢如此行事。

  “哼!”

  韦祖思冷笑一声,“刘家那纨绔子不过罟网之鱼罢了,谅他也威风不了几天。”

  “还是先生高明!”吟之谄笑着拍马屁,“那先生要去长安城么?”

  “怕甚么?”韦祖思一甩大袖,“且去会一会他,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说完韦祖思大步往回,吟之恶狠狠的盯着那仆从看了一会赶忙跟上。

  ……

  “怎么回事?”

  几人刚行至门口,发现木楼已被人封住,隐约间听见后院里吵吵闹闹传来一阵哭爹喊娘之声,吟之刚忙上质问。

  “什么人?”

  见有人靠近,门口的几个军士立拔刀将三人围住。

  “什么人?”吟之反笑,“你们不告主人而入还有脸问什么人?”

  “桂阳公、安西将军、雍州刺史刘将军帐下内军办事,快报上名来,若是闲杂人等速速回避,不然刀剑可不长眼睛!”

  几个军士没有理会吟之,手握着刀剑慢慢靠近。

  “退下吧,韦先生回来了,不得无礼!”

  门内走出一人对几个军士吩咐道。

  “在下刘乞,奉我家二公子之命,请韦先生府内一叙!”

  刘乞打量了一番这三人,见韦祖思没有说话便自报家门。

  “刘将军好大的威势!”韦祖思应声而出,“想不到年前一别,刘公子还记挂着韦某!”

  “不敢不敢!”刘乞伸手请韦祖思进院,“刘某之是奉命礼请,韦先生可不要误会!”

  “有这么礼请的么?”吟之气愤不过脱口而出。

  “韦先生,你这仆从要好好管教一下,不然出门在外被人打死都不冤枉!”

  刘乞上下打量了一下吟之,别过头笑着跟韦祖思道。

  韦祖思没有理会刘乞,径直往院内去了。

  “是你!”吟之手指着院里拿些青竹正在饲喂噬铁兽的啸之怒道,“是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吟之……先生……”

  啸之闻言吓得一抖,手里的竹子都掉到地上。

  “我……二公子……”

  吭哧了半天没说出话来,啸之望了望刘乞向他求救。

  “可以起运了么?”

  刘乞伸手摸了啸之的小脑袋,问边上的军士。

  “刘将军,已经按啸之的指引伐了不少箭竹,可以起运了!”边上整理竹子的军士赶忙拱手。

  “那你们先走!”刘乞将啸之抱上车驾吩咐道。

  眼见着一队军士护送着运送瑞兽的车队缓缓驶出,啸之还在那车上挥了挥手。

  “你们砍箭竹就砍箭竹,恁地糟蹋韦某那些珍稀之竹作甚?”

  一直淡定的韦祖思看车上有不少墨竹、斑竹,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

  “韦先生见谅,刘某手下都是些粗人!”刘乞不以为意的拱手致歉。

  “韦先生请吧,二公子可是盼着韦先生好久了。”刘乞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韦祖思上马车。

  “哦!对了,二公子知晓这只是韦先生一处别业,已另遣其他人去请韦先生家人了!”

  这刘义真到底要干什么?

  韦祖思一言不发上了马车,一干仆从婢女哭哭啼啼的跟在后面。

  一种不详的预感漫上韦祖思心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