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渡河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42 2019.08.17 23:53

  “毛司马,白日里义真情绪不好,得罪了司马,还望海涵!”

  赶了一天的路,到了天黑众人商议之后还是停了下来,占据了有利地形扎营休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四周都有胡人大军,如果一直不眠不休的赶路,疲惫之时很容易为敌所趁。

  “二公子言重了!”

  毛修之将硬邦邦的胡饼烤热了撒上佐料递给刘义真。

  “野外辛苦,众将士南下心切没什么准备,二公子趁热吃点吧!”

  刘义真接过胡饼掰下一块胡乱的塞进嘴里,现在也不讲究什么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了,饿了一天能有热腾腾的吃食已经很好了。

  “那些百姓呢?”

  刘义真纠结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白天二人争论了好长时间,最终在崔邵的劝解下还是相互妥协,各自退让了一步。

  毛修之没有再要求加快行军速度,而刘义真也放弃了让军队协助百姓撤离。

  “二公子放心,众将士安营扎寨,已经给百姓划出了一块背风之地!”

  毛修之摇摇头,这二公子自己接触时间不长,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太妇人之仁了。

  “那就好!”

  刘义真也暗暗叹了口气,现如今这个时代不是自己以前生活的那个时候,有些事情仅仅靠自己强求还是勉强不来的。

  “二公子,蒯将军趁胡人不备已经强占了渡口,明日就可以渡过渭水了。”

  毛修之想了想还是将实情给刘义真说了出来,不然怕到时候这二公子又不知轻重整出什么幺蛾子。

  “只是那赫连璝屡战屡败,怕是不会善罢甘休,明日渡河可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胡人反应这么快么?”

  刘义真心里一惊,焦急的询问毛修之,渡河是最凶险的时候,如果将百姓丢在河边不管,后路已经被堵死了,到时候百姓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岂止是快!”

  毛修之苦笑着摇摇头。

  “傅将军渭水一败,整个渭南都落入敌手,四处都是夏军的斥候游骑。”

  “这附近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窥探呢!”

  毛修之挥舞着冒着青烟的木棍四处指了指。

  “再说那赫连璝身为勃勃世子,从年初一直败到如今,若是轻易放我等过河,勃勃也不会轻饶了他!”

  “那该如何是好?”

  刘义真抬头看了看四周,想寻找百姓们的驻地在哪,这些人都是跟着自己出城的,自己最不济也得护卫他们的安全啊。

  “二公子,如今朱将军坐镇长安城,冯翊一线还在苦苦支撑,而王敬先又在潼关吃了败战。”

  也不管刘义真听不听得懂,毛修之像倒苦水一样将关中如今的形势一股脑说给刘义真听。

  “咱们这一路人马,如果不能迅速撤离至青泥,那么除了退回长安则别无他法。”

  “关中已无兵可援了!”

  退回长安?

  其实不用毛修之说刘义真心里也明白,就算是退回长安城那也只能保一时之平安,等叱奴侯提的大军一到,整个关中便与南方断了联系。

  真到了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只能困死长安城了。

  “可……”

  刘义真抬头望了望远处,四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了,暗黑的空间仿佛有什么饕餮巨兽正张开着血盆大口在等自己入彀。

  “唉!”

  刘义真挥动的双手无力的垂下,自己能怎么办?

  毛修之能怎么办?

  缓缓的靠近了火堆,刘义真感觉身上顿时暖和多了,看了看一言不发的崔邵和段宏,他撇过头像是在和谁赌气。

  “二公子!”

  段宏脸皮厚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可崔邵没法子置若罔闻,他看了看若无其事的段宏赶紧拱手给刘义真行礼。

  “毛司马所说,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如今形式所迫……”

  说了一半崔邵也说不下去了,自己是在做什么混账事啊,劝二公子将这么多百姓的生机舍弃?

  “崔先生别说了,明日再情况而定吧!说不定那赫连璝屡败之下已失了锐气不敢再有异动!”

  争论了一天了,刘义真不想再跟手下人争吵,挥挥手示意自己需要休息了。

  ……

  一夜再无他话,第二天天还未亮,毛修之就赶紧催促刘义真起来上路。

  出发之时天色已经微微见明,刘义真被崔邵拉上了马,今天要渡河,马车太耽误事已经弃之不用了。

  等大军开拔,刘义真才看到外围一些零零散散百姓已经起来大声呼喊着家人和同乡的名字跟着出发。

  大军是驻扎在两片丘陵夹着大路的险要之处,毛修之给百姓安排的确是背风之处,可也是敌人偷袭唯一的平坦之地。

  不理毛修之的小心思,刘义真坐在马背上用力的揉着脑袋,昨天做了一夜的噩梦,早上又起的这么早,以前没吃过什么苦头的他感觉十分的疲惫。

  “二公子,前面不远就是渡口,斥候已经和蒯将军的前锋大军碰上头了,今日若是没有什么变故,很快便能过河!”

  行进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毛修之终于给刘义真带来了唯一的好消息,靠着崔邵迷迷糊糊的打盹睡了半天的刘义真精神一振,深吸一口立马感觉清醒了不少。

  “那赶紧加快行军速度,今日务必要全军过河!”

  不用毛修之崔,刘义真自己就着急了,身后跟着这么多百姓,知道马上就安全了,心里那根绷紧的弦也松了不少。

  不一会,远处的渡口便隐约可见,蒯恩的先锋大军已经抢占两岸要道,就等刘义真了。

  “二公子、毛司马!”

  “鄙人幸不辱命!”

  蒯恩见到刘义真和毛修之赶紧打马过来行礼。

  “赫连璝未料想我军如此迅速出城突围,待鄙人大军行进此地时,驻守的一队胡虏没反应过来便被全歼了,一个活口都没留!”

  蒯恩乐呵呵的跟刘义真解释着,此次最关键的是他出击够果决,胡人还来不及烧毁一切,木舟竹筏抢了不少,可确保大军迅速渡河。

  “那就好,那就好!”

  “蒯将军辛苦了!”

  得见眼前的一切,刘义真终于松了口气喃喃道。

  “对岸也被我军所占,二公子毛司马赶紧过河才是要紧!”

  这时候也不容磨蹭,蒯恩赶紧谢过刘义真后建议道。

  “好!蒯将军,那我就先护着二公子渡河!”

  毛修之亦不推辞,背上刘义真赶紧上了一艘大船。

  “胡人来啦!”

  “胡人来啦!”

  “胡人来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