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忙里偷闲得几回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71 2019.09.03 00:26

  “嘎吱——”

  大熊猫花花拿起一根箭竹一掰两断,首先将竹叶全部捋下来塞进嘴里,待竹叶吃完,方将竹竿一节一节的啃了。

  “它的牙口真好。”

  又晴羡慕的看着笼子里的花花,她是孙夫人留给刘义真的丫鬟,因为乖巧懂事便被刘义真留了下来。

  又晴才七岁多一点,正赶上换牙,大门牙豁了两颗,说话都漏着风,对她来说,有一口花花这样的牙齿简直太幸福了。

  “扑哧——”

  小丫头禾儿忍不住笑了出来,又晴自幼便被卖进了公府,按理说也没吃过多少苦头,可她一直像个没吃过饱饭一样,而且尤其喜欢啃大猪蹄子,后厨里每每有剩下的猪蹄,都被她腆着脸哄去了。

  “你还换牙呢,等过几年,你的牙比花花还好。”

  “真的么?”

  又晴摸了摸自己豁了口的门牙有点不自信,没了大门牙,吃饭都不香了,更是啃不了大猪蹄了。

  “当然!”

  禾儿龇着一口大白牙向她炫耀。

  “你看阿姐的牙,小的时候掉的比你的还少,现在不都长起来了么。”

  “那就好。”

  又晴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小胸脯,差点此生就和大猪蹄子无缘了哇。

  这时后面的抱着一堆竹子的啸之也松了口气,他也正是换牙之时,小孩子年纪见长知道害羞了,最近说话都不敢张大着嘴。

  “二公子,这还有!”

  听到牙齿还能再长起来,啸之总算是放下了心事,开心的将竹子递给刘义真。

  “刘乞,跟刘伯商量过了么,后院能圈起来么?”

  刘义真伸手接过竹子开口问刘乞,当初大熊猫刚进府的时候,只是用木头围了一圈栅栏,结果哪里挡得住能上能下的花花,花花看上去憨憨的,可跑起来比家里的猎狗还快,众人围堵不住,差点还咬断了部曲的一条小腿,后来还是刘乞、刘仲带人用盾阵将它围住关了起来。

  “府里地方倒是还够。”

  刘乞苦笑着指了指后院,用手划拉出一大块地方。

  “这里以前是后花园,宋公接手以后不好这些便荒废了,圈养花花是正好。”

  “只是花花爬上爬下跟个猴似的,除了院墙还没什么能挡住他,刘伯正琢磨着从度支部那里借些工匠再砌几道院墙。”

  “为何要去度支部里借,外面不是可以招一些人来么?”

  公器私用对于其他人来说再正常不过了,这里是京城还能收敛点,好多为官之人外放完全将府衙里的兵勇当做自己家奴,动辄呼来喝去要他们为自己劳役,可刘义真打心底有些反感这些潜规则。

  “我的二公子哎!”

  刘乞叫了个屈替刘伯辩解,二公子这想法总是与众不同,大家伙都是这样做的,堂堂公府还怕什么?

  “后院私地哪能让那些不明不白的人随意出入,而且度支部掌管的工匠比外面那些人的手艺可要好多了。”

  听刘乞这么一说,刘义真也不再坚持,水至清则无鱼,更何况刘伯跟着老刘后面管理家事多少年了,别看他平日里对自己恭恭敬敬的,可真为这点小事为难刘伯,老刘那里就说不过去了。

  见二公子面色不渝,刘乞又傻乎乎的跟他硬顶,小丫头在一旁看着心里暗乐,也就是咱们二公子脾性好,换了别的主早拉下去打了。

  “二公子,上次夫人所说的朝服布料之事,夫人准备了有些时日了,今天正好有空二公子去挑选一下吧?”

  小丫头换了话题以期望刘义真不要纠结在这些小事上,这件事孙夫人已经叮嘱自己好几天了,可二公子一直借口忙着没空去挑。

  朝服布料?

  是有这么回事,可最近一直太忙没时间都忘了这茬。

  朝廷每年为官员发放五时朝服布料,按五个时节发放五种颜色和布料,春天为青色,夏天为朱色,季夏为黄色,秋天为白色,冬天为皂色。

  按照制度,诸受朝服,单衣七丈二尺,科单衣及皞五丈二尺,中衣绢五丈,缘皂一丈八尺,领袖练一匹一尺,绢七尺五寸。给裤练一丈四尺,缣二丈。袜布三尺。单衣及皞袷带,缣各一段,长七尺。

  可这几年老刘一直对外用兵,府库空虚,大多时间只是给与几尺绢糊弄了事,现在正赶上春夏之交,该是换朱服的时候了。

  孙夫人嫌朝廷发放的布料太次,替老刘和刘义真精心准备了一些,一直在等着刘义真去挑选。

  “那一会就去看看吧。”

  刘义真伸出脏兮兮的双手,这都是喂熊猫抓竹子弄的,小丫头会意立马吩咐其他人去准备热水湿巾。

  “二公子,崔先生有要是事求见。”

  刘义真刚洗干净双手,就有小丫鬟匆忙赶到后院向他禀报。

  得,又去不了了。

  刘义真向小丫头递过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还是正事要紧呐。

  “禾儿,一会你去替我挑一挑吧。”

  反正这这种事自己也不擅长,以前买衣服都要同学陪着去帮他搭配,更何况现在去挑布匹,那更看不出好赖了,小丫头懂,让她去挑选自己放心。

  “是!”

  小丫头也无奈的应下,二公子做惯了甩手掌柜,自己当然能者多劳,可孙夫人好些时日没跟儿子细聊了,一会免不得要在自己面前牢骚一顿。

  “崔先生这么着急是有什么大事么?”

  崔邵是进不得后院的,只能在前面等着,刘义真进了屋看崔邵在里面转来转去,嘴里嘟囔个不停,心里一惊怕出了什么大事。

  “二公子……”

  刘义真从背后说话崔邵也吓了一跳,刚想说话见他身后跟着几个仆从立马停住。

  “你们下去吧!”

  看崔邵挤眉弄眼欲言又止的样子,刘义真会意让跟在身后的下人出去,房间里顿时静了下来。

  “现在四下无人,崔先生可以坦然告知了吧!”

  什么事还要避开他人,刘义真有些好奇,仔细打量了崔邵一番,看他的样子又不像发生了什么坏事。

  “二公子,你上次让我查的事有眉目了?”

  什么事?

  崔邵今天说话怎么藏头露尾的只说一半?

  哦哦哦!

  看崔邵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刘义真突然明白了。

  “快说!”

  “你查到了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