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撤离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50 2019.08.20 23:57

  “毛司马!”

  “毛司马!”

  亲卫顶着大盾将蒯恩护送到毛修之临时的指挥之地。

  “胡虏的攻势太猛了!”

  “这个赫连璝完全不要命了!”

  战斗已经从早晨打到了现在,赫连璝仗着人多一波一波的消耗着晋军,完全不给休息的空隙。

  晋军虽然仍占据着谷口,可伤亡已经越来越大,蒯恩都亲自顶到一线督战了。

  “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毛修之沉着脸问道,援兵是指望不上了,外围的斥候传过来的消息是长安城已经被赫连勃勃亲自带军围住了,而赫连璝带的狼骑已经绕过山谷往南合围,想要将这里的一部跟青泥关隔绝开来。

  “不知道!”

  蒯恩苦笑着回答,晋军现在完全靠着一口气在撑着,赫连璝这种不惜命的打法对晋军尤为不利,前面的战斗太激烈了,要不是亲卫舍命保护,他都被暗地里的神射手射死好几次了。

  “毛司马!”

  “鄙人留下断后,你带二公子先离开这里!”

  蒯恩看了看被刘乞等人围的死死的刘义真跟毛修之建议。

  “现在不能走!”毛修之抬头看了看天色,“赫连勃勃的狼骑人强马壮俱是精锐,出了山谷跟他们相遇那简直是九死一生!”

  “我的司马哎!”

  蒯恩着急的劝说,他在前面跟赫连璝已经交手了大半天,自己的人马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完全不知道。

  “趁着狼骑还没有合围赶紧走!”

  “鄙人再去冲杀一阵让赫连璝不敢动弹,不然等狼骑绕到后面了想走都走不了!”

  “不行!”

  毛修断然否决了蒯恩的计划,他不能拿二公子的性命去赌,大白天在平原上行军很容易被狼骑给撵上。

  到了晚上,就算是狼骑人多势众,自己这边趁着夜色突围的概率也大一点。

  “再等等吧!”

  毛修之最终下了决断,他吩咐自己的亲卫跟随着蒯恩去前面支援。

  “毛司马好意鄙人心领!”蒯恩直接拒绝了毛修之的帮助,“司马到时还要护送二公子突围,身边多留着人马以备不测!”

  蒯恩来的快走的也快,山谷那里战事紧急,要不是晋军提前占据了地利恐怕早就守不住了,他还要赶过去指挥作战。

  “二公子,你往里面些!”

  刘乞一边看着周围的情况一边将刘义真往人堆里推了推。

  “呵!”

  刘义真无语的笑了笑,现在这刘乞看着架势挺认真的,可真要让胡虏突破了外围,就他手下这几个人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崔先生,你说我们这次还能走的了么?”

  刘义真看着身边愁眉苦脸的崔邵问道,从一开始的兴奋到后来的愤怒再到恐惧,现在刘义真已经麻木了,一个人再有多少想法,可真正的身临着乱战之中,感受到的只有深深的无力。

  “二公子放心!”

  崔邵见刘义真问自己赶紧露出笑脸。

  “毛司马和蒯将军身经百战,一定能抵挡胡虏大军的!”

  崔邵努力的笑着跟刘义真解释,可在刘义真看来,崔邵挤出来的笑脸看上去着实瘆人。

  “那就好!”

  刘义真没有跟崔邵辩解,刚才看毛修之和蒯恩争论他知道现在情况不容乐观。

  可哭丧着脸有什么用呢,反正自己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二公子!”

  毛修之将自己身边的人遣散之后面色严峻的盯着刘义真。

  “蒯将军那里暂时没有什么大碍!”

  “可胡虏人太多了,这样一波一波的消耗下来迟早要出事!”

  毛修之没有隐瞒军情,再说这个时候再隐瞒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还是要另做打算!”

  “怎么打算?”

  刘义真没有说话,崔邵赶紧上前询问,连行礼都忘记了。

  “等天黑了由末将护着二公子先行撤离!”

  毛修之看了崔邵一眼没有责怪他的无礼,将自己跟蒯恩商议好的计划说了出来。

  “可蒯将军哪里……”

  崔邵皱着眉头问了一句,话说一半就知道毛修之什么意思,情况如此紧急,自然语需要有人牺牲了。

  “胡人也战了快一天了,他们比我军伤亡更大,更需要修整。”

  毛修之没有理会崔邵,但还是跟刘义真解释了一句。

  “再说天色一黑也不适合大战,蒯将军还是有机会脱离的。”

  刘义真当然知道毛修之说这话是宽他的心,就算是蒯恩真的能趁赫连璝不备悄然离开,可后面还有一天的路程,他们那些断后之军能不能跑过胡骑还是个问题。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刘义真抬头看了看毛修之问道,现在这个时候自己不给别人添麻烦就是最大的助力。

  “入夜就走,赫连勃勃的亲卫狼骑在往南合围,可他们绕了一个大圈,入夜之后也不适合迅速行军。”

  毛修之顿了顿,又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就算是不巧碰上了狼骑,夜间由大军吸引住他们,末将派小部人马将二公子送到青泥还有有把握的!”

  “那就听毛司马的!”

  刘义真看毛修之已经计划好了便不再说什么,不管怎么筹划,都是牺牲别人来保全自己,他心里实在是不好受。

  ……

  天色一黑,毛修之的手下便行动起来,山谷那里震天的喊杀声也逐渐弱了下去,毛修之分析的没错,胡人也需要修整。

  刘义真被刘乞背在背上,为了不耽误赶路,几个亲卫轮流背着他前行。

  “二公子!”

  刘乞喘着粗气转头看了看刘义真,不过夜色里众人也不敢点火,刘乞暗中也不知道看没看清。

  “据斥候回报,过了前面那道山岗就可以骑马了!”

  “刘乞你辛苦了!”

  刘义真感受着刘乞身上的湿气,现在入秋时间不短了,夜露之下自己都觉得冷嗖嗖的,可刘乞却是满身的大汗。

  “有甚么辛苦,这些都是刘乞该做的!”

  刘乞满不在乎的笑呵呵的回复刘义真。

  “末将家里穷,小的时候就跟着阿爹去耕田,那才叫辛苦,二公子你多才多重啊!”

  “哦?”

  “刘乞你还耕过田地?”

  刘义真算是消磨世间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刘乞闲聊。

  “怎么没有?”

  刘乞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